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失手
    王宁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由于天上没有太阳,所以完全无法估算时间。

     但令他惊讶的是,走了这么长时间,他的身体却没有出现半丝疲惫的迹象,反而精力愈发的蓬勃旺盛。

     “这是怎么回事?”王宁心中略惊。

     他的身体素质虽然极佳,但是也从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仿佛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但王宁不再多想,他要先找个过夜的地方,因为他不能确定,荒原的夜晚,会不会比白天还要恐怖。

     又前进了一阵子,他已走到了荒原的边缘,除了荒草,偶尔还能看到稀松的参天大树。

     远方,升起了袅袅青烟,隐隐有狗吠传来。

     王宁松了口气,步伐再次加快。

     就在不远处,一块高耸的土碑吸引了王宁的注意。

     他走了过去,只看见上面刻着一个迥劲的古字——禁。

     这个字和往生桥上的字同属‘夜郎天书’,王宁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也会出现这种神秘古字。

     整块土碑几乎风化,千疮百孔,只有这一个字保存完整,隐隐透露出一股说不明道不尽的韵味。

     “禁地么?”王宁喃喃,他伸出手,想要抚摸这块土碑。

     就在这时,一阵破空呼啸声响起!

     嗖——

     只听见一道箭羽夹杂着劲风,突然从侧面射来,迅如闪电,势若惊雷。

     这根黝黑的箭羽正指王宁头颅,下一瞬,就能将其贯穿!

     一切来的太突然,容不得半点反应。

     但王宁却屏住呼吸,瞬间转身,鬼使神差的探出右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接抓住了箭身。

     嗡嗡——

     长箭停在了半空,在王宁手中颤鸣、挣扎,再往前三寸,它就能要了王宁的命!

     空手接箭羽!

     就连王宁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能做到这样的事。

     他能感受到这支黝黑长箭中贯注了何等力量,可居然就这样被自己轻易的抓住了?

     此时,王宁才明白,自己的力量、反应以及各方面的身体素质,都得到了极大的增强。

     “是因为那滴玉血么?”王宁心中暗惊,他已经猜想到了,那滴犹如玉髓般的血不仅拯救了自己,同时也让自己的身体变加强悍。

     “擅闯禁地者,杀无赦!”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同时,放箭的人也不在隐匿,从不远处的大树后面缓缓走了出来。

     王宁目光一沉,望向了那道高大的身影,刚才想要射杀自己的人就是他!

     这位大汉皮肤黝黑,身材魁梧,穿着兽皮,颈上还带着各种奇怪骨饰,脸上抹着狰狞红纹,眼中更是泛着凶光。

     他拉开了一张巨大的骨弓,箭已上弦,指着王宁。

     王宁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这方世界的土著,而且此人来者不善,自己不能掉以轻心。

     “你好,我……”

     唰——

     还没等王宁开口,这位黝黑大汉再次放箭,这一次直指王宁心脏。

     这个时候,王宁才知道,弱肉强食才是这个荒古世界的道理,想要从眼前这个土著嘴里知道些什么,必须要用武力!

     想到这,他直接侧身躲过了利箭,脚下同时发力,以飞快的速度直接冲向黝黑大汉。

     如果不快速近身的话,王宁只会陷入被动。

     黝黑大汉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速度居然如此之快,眨眼间就冲到了自己面前。

     王宁扬拳,直接朝着黝黑大汉面目轰去,他不会任何打斗技巧,靠的只有自己现在超出常人的力量以及速度。

     这一拳凌厉无比,王宁都感觉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几乎都燃烧了起来,所有的力量也全集中在了右拳之上。

     黝黑大汉在经过短暂的惊愕之后,飞速的举起手中的骨弓,迎上了王宁的拳头。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黝黑大汉手中的长弓应声而断,而王宁的拳头却毫发无损,并且没有半丝停滞!

     这张骨弓是用蛮兽的骨头制造而成,质地坚硬无比,同时也是他们村落荣誉的象征。

     可在这个衣衫褴褛的青年面前,这张骨弓却像是纸糊的一样。

     一丝惊恐从黝黑大汉的眼底升起,他动了动嘴,吐出了两个字:“饶命……”

     嘭——

     话还没说完,王宁的拳头就直接击中他的脸颊,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间灌入他的体内。

     头骨当场碎裂开来,那股力量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直接破坏了他体内的一切生机!

     面目扭曲,恐惧凝固。

     这位黝黑大汉在被王宁一拳击中之后,便软绵绵的倒地了。

     王宁看着地上的大汉,猛烈的喘息着,刚才的动作也算是竭尽全力了。

     “对不起,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问一下……死……死了?”

     看到黝黑大汉一动也不动,王宁连忙弯腰探息,但是却发现了恐怖的事实。

     这个人被自己一拳打死了!

     “这……这怎么可能?”

     王宁往后退了一步,并且看向了自己的右手,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力量居然如此强大。

     眼前这个土著的身体素质绝对不差,甚至远超常人,但是却连王宁的一拳都承受不了。

     是他太不经打了?还是王宁太过于强大?

     很快,王宁就冷静了下来,这一拳他并不后悔,如果自己不攻击他,那么或许此刻倒在地上的人就是他自己。

     荒古世界,弱肉强食,王宁在荒原中就已经见识过了。

     站在逐渐冰冷的尸体旁,他一时间沉寂了下来,自己之所以变得这么强,全是拜那滴鲜血所赐。

     “这滴血液,究竟蕴含了怎样的威能……”

     就在这时,远方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少年呼喊:“源叔,源叔,你在哪儿啊?”

     听到呼喊,王宁并没有立马逃窜,人是他杀的,他也绝不推脱。

     很快,一位穿着灰布衣的少年出现在王宁面前,他生的瘦弱,额头也抹了一道红纹。

     当少年看到衣衫褴褛的王宁,以及躺在他脚下的乌源大叔,他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少年满脸惊恐,他转身就逃。王宁默然,他低头扫了一眼被少年称作源叔的大汉,目光变得坚毅起来。

     他的力量无疑变得强大了,但是他自己却无法掌控这种力量,所以才会失手杀了这位黝黑大汉。

     “看来该走了。”

     王宁又眺望了一眼远处的袅袅青烟,原本他还想去借宿,但是没料到如今却杀了他们村落的人,结下深仇大恨。

     谁也不知道定居在这荒原边上的村落拥有什么神秘力量,王宁也没自负到能与他们抗衡。

     返回荒原是不可能的,在思考了片刻之后,他决定沿着荒原的边缘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