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文/学/城//
        【秦沫看着肖宁,许颖确实是除了自己,唯一和宋铭传过绯闻的人。但肖宁,这么说,到底是想表达什么呢?

         “因为许颖跟宋铭传绯闻是宋家默认的,而你,是宋铭默许的!”肖宁说着,轻轻叹了一口气。

         秦沫能从他的脸上读出一丝后悔的气息,这世上能让肖宁后悔的事情不多,但他现在却后悔了。

         是后悔牵头拍了这部戏吧?

         “你的意思是……”

         “秦沫,听我一句劝,许颖和宋家都不是你能应付得来的。”

         “肖宁……我不相信这些。”

         “我知道。”看着眼前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姑娘,肖宁叹了一口气。秦沫从小就是这种个性,像极了他妈妈年轻时的样子,所以,他才会这样担心吧……

         他想说等你遍体鳞伤的时候,就会信了,可看着秦沫那张坚毅的脸,终究还是把就在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网上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处理的。”肖宁看了一眼秦沫,又继续说:“你既然签了宋铭的公司,他也不会坐视不管。你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你的眼睛……”

         “我没事,你放心。”秦沫知道,肖宁说的这一切都是为她好。但大约是对方一上来就数落她,如同小时候一样,她就是不想给他好脸色看。

         “嗯……”

         两人就这样尴尬的沉默了一阵,肖宁终于再次开口,“有空的话,去看看我妈吧,她很想你……”

         “肖阿姨她,还好吧?”

         “嗯。”肖宁若有若无的应了一声,“想去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会安排好车。”

         “好……”

         又是半响无话,两人就这么沉默地站了一刻钟。

         肖宁终于同秦沫道了别,走到门口,脚步微顿,“不要和许颖正面较量,你会吃亏的。”

         说罢,也不等秦沫回答,就自顾自出了门。

         看着那扇已经关上的房门,秦沫有些懊恼。肖宁从小就喜欢数落她,所以,他们虽然关系不错,但时不时就会吵架。可事后回想起来,秦沫又总会觉得有些对不住肖宁。

         哎,小阿弟,你就不能委婉一些吗?

         *

         宋铭刚从场上下来,就看到萧彦身边站着苏晟,心里顿时冒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清俊的脸上看不出情绪,脚下却暗暗加了速度,萧彦和苏晟很自然的迎了上来。

         等走到宋铭跟前,萧彦不动声色的把上着网的手机,连带一块干净的毛巾一同递给宋铭。

         宋铭却没有去接毛巾,直接拿过手机,将视线停留在手机屏幕上。

         随着手指灵活的滑动,宋铭那原本没多少表情的脸开始出现一丝明显的怒意。

         “老板……”萧彦轻声唤了一句,想提醒宋铭,现在还是在片场。

         “我知道。”宋铭清冷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寒意,“去查一查,我从不相信巧合。”

         “已经在查了,只是……”

         “不管是谁,只要她敢做,就别怪我不客气。”宋铭这话说的很轻,轻到只有萧彦听清了。

         苏晟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问什么,从宋铭的表情他就知道,秦沫这事,宋铭是管定了。那么如果有什么需要他做的,他只管照做就好。

         还想等老板的下文,却发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

         “谁打来的?”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苏晟,萧彦的眉心猛的跳了一下,难道又发生什么事了?

         “老板,萧哥……”苏晟挂断电话,想复述一下电话的内容,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如果说,刚才他认定宋铭这事管定了,那么现在,他却犹豫了,确切的说,他没信心了……

         “怎么了?”宋铭也忍不住担心起来,苏晟这表情,怎么让他觉得这么瘆的慌呢。

         “老板,又出事了……”

         苏晟这话一出口,萧彦只觉得脑袋嗡的响了一下,看他这表情,就知道这事不小,怎么这节骨眼上,就这么多事呢?

         “什么事?”宋铭的表情却没有多少变化,只是拿着手机的手,不动声色的加了力道。

         “这……”苏晟是想说的,但实在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犹豫了一下,只好说:“您稍等。”

         他在手机上点了一阵,又把手机转个方向,递给宋铭。

         宋铭只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脸色就变了。

         萧彦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宋铭的脸上也看出事情的严重性。他询问般的看了一眼苏晟,苏晟却用最小的弧度朝他摇了摇头。

         “萧彦,让酒店负责人来见我。”宋铭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面色如常。今天原本就没有戏了,宋铭直接上了保姆车。

         宋铭刚回到酒店,就看到酒店经理和王婉都等在房门口。

         “怎么不去陪着?”看了一眼王婉,苏晟问道。

         “嗯……”王婉偷偷朝宋铭看了一眼,尴尬的笑了笑,欲言又止。

         宋铭的视线从王婉脸上扫过,“有事?”

         “嗯……老板。”避开宋铭的视线,她说。

         “五分钟后,敲门。”留下这么一句,宋铭就带着萧彦、苏晟和酒店经理进了房间。”

         王婉看着几人的背影,心猛的跳了一下。

         *

         房间里,宋铭半靠在沙发上,萧彦给酒店经理泡了一杯茶,苏晟安静的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

         “说吧,怎么回事?”宋铭淡淡的开口。

         杨经理稍稍抬眼瞄了一眼宋铭,酒店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宋铭的脸上却看不出喜怒,这让他很是紧张。

         捏了捏双手,手心已经在冒汗了,“宋总,是我们管理失误。”

         “是吗?”宋铭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却没有立刻喝。

         “我看是有内鬼吧?”萧彦却在这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杨经理原本握着的双手猛的一紧,算不上长的指甲,却在掌心留下一道红色的痕迹。

         “宋总……”

         “你来这里几年了?”宋铭却突然问到。

         “五,五年了……”

         “嗯,五年,年薪三十万,才一百五十万,确实还不够。”

         “宋,宋总……”

         “监控录像在哪?”宋铭将茶杯放茶几上一放,没有用什么力气,茶几上却仍旧溅上了一片茶水。

         那玻璃器皿和木质茶几碰撞发出的声音,让杨经理双脚有些发软,但还是硬着头皮说,“监控正,正好在修……”

         “哼,还真是巧啊!”萧彦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片递给杨经理。

         杨经理有些好奇的接过纸片,急切的打开一看,整个脸都垮了,“宋,宋总……”他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

         “杨刚,你头脑很活络嘛,拿着老板的钱,还赚着别人的外快?”萧彦看着杨经理,露出一张笑脸,只是这样的笑脸,却让人更加害怕。

         “不,萧彦,你说错了。我这里,才是外快。”宋铭淡淡的开口,连眼神都没给杨刚一个。

         “宋,宋总……”杨刚知道事情已经败露,还想说点什么,却看到宋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只觉得后背发凉,内心原本的侥幸都化作恐惧……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宋铭这时却突然开口。

         “好,好的。”杨刚不可置信的看了宋铭一眼,这样就让他走了?却在刚迈了一步的时候,听到身后的萧彦说:“门口会有人照顾你的。”

         原本就已经吓的不轻的人,腿一软,直接滚在了地上。

         “哼,我当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原来也不过是只软脚虾。”萧彦又说了一句,自顾自走到前面,打开门,四个黑衣保镖进门,两人合力把浑身瘫软的杨刚拖了出去。

         “老板,监控已经查过了,是被动过手脚,现在恐怕是拿不到了。”刚才进来的其中一个黑衣人对着宋铭说。

         “是原本就没有,还是流出去了?”宋铭抬起头,锐利的目光扫过黑衣人一眼,就让对方惊的低下了头。

         “流,流出去了……”他说。

         “哼!”宋铭冷哼一声,将目光集中在杯中漂浮着的一小片茶叶上,“恩,让王婉进来吧。”他淡淡的说。

         王婉被带了进来,感觉到房内气氛的异样,她暗暗握紧了拳头,“宋总,我有事要汇报。”

         宋铭抬起头,清冷的目光直视王婉的双眼,“说。”

         王婉将眼神瞟到别处,说话的声音控制不住地有些颤抖,“秦小姐,好像和肖制片人认识。”她说。

         萧彦和苏晟一起抬头,略带惊讶的看着她。

         ……

         *

         此时的秦沫,正躺在床上发呆,她根本不知道外面又发生了什么。

         心里不断回忆着肖宁说的话,“许颖和宋家都不是她能应付的。”

         宋铭的家庭背景,在网上根本查不到,就算是资深的粉丝,也无从知晓知道。按照肖宁的说法,宋家应当是很不简单的吧。

         那许颖和宋家扯上了关系,莫非她是宋家默认的宋铭妻子人选吗?

         秦沫越想越觉得郁闷,干脆不去想,转而拨通了秦语的电话。

         “沫沫……”对面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迟疑。

         “姐,你知道当初肖宁为什么要买下我小说的影视版权吗?”

         “这,我也不清楚,一来,这块不是我负责的。二来,那会出面的人并不是肖宁。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没,就是好奇。”

         “沫沫,你和肖宁……”秦语欲言又止。

         “怎么了?”

         “没什么,你的眼睛需要休息,别多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哦,好……”

         总觉得秦语想说些什么,可,她想说什么呢?

         还在想这个问题,突然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秦沫惊的直接从床上跳起。

         这房间的房卡在自己身上,是谁能从门外开进来?难道是打扫房间的阿姨进来了?

         披上衣服走了几步,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

         “宋师兄?……”

         想问问对方是怎么开的门,来不及吐出下一个音节。来人几步上前,把她推到墙边,压~在墙上,堵住双唇,夺走呼吸。

         宋铭的吻来的太过突然,秦沫的脑中瞬间空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