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警惕瘦长人
        “基本情况就是这些,警察那边你不用管,你叔叔想让你去米国继续深造,你再考虑考虑。”文言的语气一反在警局咄咄逼人的气势,在陈莫面前反而格外温和,三十多岁的女人,反倒有时候像陈莫的妈一样。

         “知道了文姐,你早点回去吧!”陈莫终于笑了笑,说到。

         不反抗又不顺从的态度即使是叱咤律政的女强人也一时无语,也是了解了解陈莫的性子,文言还是点了点头,转身走进停在路边的车里,简洁雷厉倒是一贯的态度。

         小车一路远去,陈莫默默的站在街头,蓦然间似乎觉得今天外面其它的怪物少了许多。

         皱了皱眉头,四顾一番。虽然警局这条路他来的不多,但总归知道这一片的怪物并不少,印象最深的是一只三四米多高细如竹竿的瘦长人,无面的头颅和一身西装礼帽的打扮总让人觉得不寒而栗,瘦长的身材即使是再隐蔽的角落第一眼也总会看见它,有时候陈莫午夜一个人在大街上浪的话,偶尔还会看到这种怪物默默的站在住户的窗前窥探,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能看见什么。

         只是此时夜色渐深,陈莫却并没有在这一块儿发现它的影子。

         “还不回去,站在这里干什么,等车?”宋云哲早过了下班时间,这时候出来恰好看见陈莫依然杵在警局门前,刚才文言咄咄逼人的态度可气的他够呛,这都还是提前有心理准备的。

         “没什么,我走了!”陈莫摇摇头道,说罢招呼也不打,转身就走,他总觉得那些怪物的变化会越来越失去控制,接下来还会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和警察走太近未必不是自找麻烦。

         还没走多远,一辆黑色霸道开了过来,按了声喇叭,拉开车窗又是宋云哲的脸。

         “这点儿估计不好打车,我带你一程吧!”宋云哲道。

         陈莫默默的看了一眼他的车,挑了挑眉毛。

         “算了,我不习惯跟男的坐一辆车。”

         “行了,我也不喜欢带汉子,就当朋友直接聊天吧,我还想了解一下你看到的怪物的事情。”宋云哲顺手拉开副驾的车门道。

         陈莫还想拒绝,眼角突然看到街道的尽头一条长影匆匆的晃了过去,神情顿时一动,还是坐了上去。

         “直走到最里面左拐,跟上去。”

         “跟上去?跟谁?那些怪物?”宋云哲嘴上连问,脚下却不慢,油门一点,车子立马冲了出去。

         陈莫懒得解释,说了他们也看不见,干脆直接不搭理他。

         宋云哲见陈莫不答话,也没在说什么,径直按着陈莫说的方向冲了过去。

         一转角,果然,瘦长人的身影再次进入视线,只是平常移动缓慢的它此刻却在发足狂奔,不知道是在追逐什么或是在躲避什么,并且速度一点都不比宋云哲的车慢,若不是它无法影响到现实世界,就这速度少不得造成一堆交通事故。

         “往哪儿走?”前面出现岔路,宋云哲连忙问道。

         “继续左转。”陈莫说到,边说边向周围四处搜寻着什么。

         “那个东西是什么样的?”见陈莫一脸严肃的样子,宋云哲忍不住还是开口问道。

         陈莫奇怪的瞥他一眼,活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见有人在自己面前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的这么认真的。

         “看过《警惕瘦长人》没有?”陈莫说到。

         这话让宋云哲脸色不由一变。

         “你是说会绑架儿童和恐吓人的那个?”

         “对!”

         宋云哲顿时不说话了,只一路打着方向盘往陈莫指的方向走。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瘦长人一直保持着车子可以跟住却始终追不上的速度,并且越走越偏僻,七拐八拐尽是空旷无人的小巷子,再窄点车都过不去。

         突然只听“砰”的一声,车身突然一斜,一阵急促的刹车,车头顿时撞在旁边的一处砖墙上,直接把砖墙撞的塌了下去,露出里面一间不知道多久没人住过的破屋子。

         再一抬头,瘦长人的身影已经没入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陈莫对着宋云哲大吼一声。

         “踏嘛的我怎么知道,车胎爆了!”宋云哲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整的有点懵逼,大晚上被一路带到这么个偏僻的犄角疙瘩里追一只鬼怪传说里的东西,还把自个儿车胎给爆了,以他的涵养也忍不住焦躁的爆了句粗口。

         好在俩人都不是没脑子的人,路况在车灯下看的很清楚,何况这种车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出现爆胎这种事。

         车前灯的灯光把破屋子照个通透,但两人却依然觉得心底莫名有些发凉。

         “下去看看怎么回事。”宋云哲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说到。

         俩人拿着车上的备用手电筒和电警棍,事出反常必有妖,容不得俩人不谨慎。

         下车前先拿手电筒环着车外照了一圈,俩人才下了车。

         “车顶,车底。”

         拿着电警棍,宋云哲警惕的环视着四周,对陈莫说到。

         陈莫自然二话不说用手电筒有把车顶和车底各扫了一遍,只是依然什么都没看到,连颗大一点的石子都没有。

         再一抬头,宋云哲脸色格外难看的盯着车胎,只见车胎面一道整齐平滑的口子张开着,灯光下就想一张狰狞的大嘴一般。

         “刀割的?”陈莫问道,他脑海中不由想起晚上的那只小丑,以及那两把削铁如泥的匕首。

         宋云哲指尖在开口上划过,脸色越发不好看起来。

         “至少是利器所致,车后面有备用轮胎,我来换,你看好四周。”

         不管陈莫是不是真能看到什么东西,至少,此刻也只能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

         陈莫点点头,在平常,这一路下来他至少能看到数十只怪物,尤其是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可这次却偏偏只看到那一个瘦长人,结合晚上的情况,陈莫不由有些后悔当时选择跟上来,只可惜,此时跑也没有用,只能硬着头皮等轮胎换好。

         拿着手电筒四处照射,两边都是墙,车被夹在中间,倒是视野观察可以轻松许多,手电筒只管扫好两边和墙壁上方即可。

         对着巷子尽头一扫,陈莫手电筒不由一顿,那只瘦长人不知何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哪里,修长的身材在手电筒的灯光下拉出一条细长的影子,没有五官的面孔看不出喜乐,这种模糊感让它显得格外可怖。

         突然,陈莫一身寒毛尽数炸了起来,目光不由集中在瘦长人脚下延伸出的那条细长黝黑的影子上。

         怪物和人类的世界只重合,不交叉,所以,在人类世界的光从来是照不出它们的影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