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看见与橱窗中的小丑
        陈莫从来没给任何人说过。

         他的眼睛,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一些,现实中不应该存在的事物。

         见过晨光下飞翔的天使吗?

         见过街道上走过的巨龙吗?

         见过铁轨上徘徊的死神吗?

         见过在地下车库里狂欢的丧尸吗?

         见过从河里抬起水怪狰狞的头颅吗?

         它们就在你的周围,可能,白天它们曾路过你的身边,可能,黑夜里它们就徘徊在你的电脑桌旁。

         只是你看不见它们,值得庆幸的是,它们一样,不曾介入过你的生活。

         然而,这却是陈莫每天都会看到的,不论何时何地,可能它们就在马路对面公交站台,可能在远处高楼顶端,也可能,正和他面对面。

         好在,陈莫知道,就像别人看不见它们一样,它们同样看不见。。。我们

         只是这样的视界下,陈莫注定和人群格格不入。

         此时此刻,好像有些东西变得有些不同。

         正是深冬,鹅毛飞雪弥漫整个城市,使得这个灰色的世界显得更加冰冷,更加阴暗。

         一家商店的橱窗,琳琅满目的小商品和暖黄色的灯光在飞雪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温馨安详。在这浪漫的氛围之下,会吸引许多留恋于冬日情怀的顾客前来,仿佛室内的暖气温暖了身子,暖黄的灯光温暖了灵魂。

         这样的环境陈莫是从来不会过多驻足的,过早独自生活的他,在这种氛围下从来无法汲取到太多温暖的感觉。

         但现在他却站在了橱窗面前,隔着薄薄的玻璃窗,盯着里面。

         从这家店门口经过很多次了,但他从没有一次驻足过,这次却例外。

         当他经过的时候,很敏感的,一束仿佛如刀锋一般的冷感从他身上刮过,即使穿着一身厚厚的冬衣也依然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如果他没有驻足,或许。。。

         那是一个颇为漂亮的女孩子。

         淡淡的妆色,甜美的微笑,戴着一顶雪白的针织帽,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欣喜的拿着一个小饰品和同伴讨论着什么,欢乐的样子就仿佛是流连于人间的天使。

         然而她没有看到…

         那是一个小丑,一个开心的小丑。

         粉白的面孔上挂着一个大的可笑的红鼻子,嘴巴上夸张的涂了一圈厚厚的血一样的口红。肥大的五颜六色的衣服和可笑的帽子,还有那似哭似笑的脸。

         以及。。。两把小臂长的匕首。

         就这么似哭似笑的站在橱窗里面,暖黄色的灯光下就像是专门安排在店里迎宾的滑稽演员。只是没有人看见它的存在,有人面对面的走过,直接从它身上穿了过去,似乎这是一个没有实际形体的AR影像。

         小丑就这么无声的在橱窗里面逗乐着,对着每个站在它面前的人都抖着自己可笑的帽子,时不时再做几个夸张又好笑的表情,只是,却没有一个人能看到它的存在,没有一个人知道它滑稽的表演。

         陈莫站在橱窗外默默的看着,他经常这么观察这些只有他才可以看到的奇异生物,它们的表演就像是一场身临其境的默剧,可以看见它们在打斗、厮杀、捕猎、进食、或是生活。就像这只小丑,不断的站在那里表演着各种滑稽的动作,不知是想要逗乐哪位观众,或是在逗乐它自己。

         只是莫名的,那道如刀锋一般的感觉让陈莫感到强烈的惊悸,就好像噩梦即将到来,恐惧感从心脏深处延伸到每一根汗毛尖儿上,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

         终于。。。

         小丑似乎觉得了自己的滑稽表演没能得到任何人的欣赏,整个脸垮了下来,原本嘴角向上翘起的口红也变成向下弯的样子,眼神中尽是悲哀的神色。

         (不对。。。)

         陈莫寒意陡增,好像周围瞬间变得空旷一般,一股强烈的孤寂感几乎将他和周围的世界隔绝。

         难以置信的,小丑下弯的嘴巴慢慢翘了起来,一双灰暗的双眼突然开始闪烁。

         它伸出食指指着陈莫,嘴角开始夸张的向上弯曲。

         狂笑…

         就好像看到了有史以来最好笑的事情一般,完全难以抑制的哈哈大笑。

         甚至夸张的松开双手任凭匕首掉在地上,抱着肚子疯狂的笑了起来,笑的满地打滚,眼泪横流。

         陈莫缓缓后退靠住背后的路灯杆,满脸尽是不敢置信的颜色,心中寒意仿佛降到冰点以下,两腿就像被灌了铅一样,任凭如何捶打也挪不开分毫。

         “这位同志,你没事吧!”

         看到陈莫这反常的举动,一辆巡逻的警车停到马路旁边,打开车窗,一个年轻的小警察警惕的看着张旭问道。

         “跑,跑…跑…!”

         陈莫尽力的把空气吸进肺里,叫好像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扼住了喉咙,语无伦次的说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需不需要给你叫救护车?”

         小警察见陈莫这样子,顿时紧张了起来,连忙招呼坐在车里的同事一同下车走了过来。

         “小丑…有小丑!”

         被警察碰了一下,陈莫身上的紧张感似乎消散了一点,但那种孤寂感却丝毫不见减弱。

         “你说什么?有什么?”小警察顺着张旭的目光向橱窗内看去,他说话的声音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一样遥远。

         似乎终于笑够了,橱窗里的小丑终于站起来,表情依然是笑着,只是却是在嘲笑陈莫的自不量力。

         小丑重新捡起匕首,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个割喉的动作,另一只匕首遥遥指向陈莫,夸张的笑了笑,眼中全然是愉快的神色。

         “恐惧…吧!”

         狞笑消失,小丑把匕首在自己脖子上比了几下,只是看上去并不能感到满意,皱着眉头疑惑的看了看匕首,又伸了伸胳膊。啊,小丑突然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扭头看向身边依然一无所觉的女孩儿,并将两只匕首交叉的从女孩儿的玉颈间伸了过去。

         “嘿嘿嘿嘿嘿!”

         小丑龇着牙回头又对着陈莫笑了起来,匕首几乎贴在了少女的脖子上。

         而少女却依然一无所觉。

         “不!”

         陈莫身体好像瞬间回归了自己,突然大喊道。

         “哈!”橱窗内一声简短的音节。

         一道血线在空中划过一条惊心动魄的弧线,一颗年轻美丽的头颅兀自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突然飞起到空中。

         刹那,空气就像是凝滞了

         玻璃被碎裂般,一声尖叫瞬间打破了这几乎静滞的时刻。几个警察一个机灵,立即掏枪冲进商店里去。

         “不许动,所有人都蹲下!”

         小丑无所谓的笑了笑,用食指拭掉匕首上的鲜血,就像手上沾的是糖一样把食指伸进嘴里吮吸了一口。看陈莫还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它,立即开心的笑了起来,反手把匕首缓缓插进身边另一个还在惊叫的女孩儿的嘴里。

         匕首从嘴里插入,绕过脊骨穿了出去,女孩儿未死,只是惊叫声却戛然而止。

         似乎不满意女孩的叫声被打断,小丑拧着眉头看向女孩儿的眼睛。

         那一瞬间,女孩儿瞳孔中似乎倒映出了它的影子,随即匕首轻划,半边头颅带着脊骨直愣愣的被划开,女孩儿的眼中的神采兀自带着难以置信的情绪瞬间燃烧,又瞬间熄灭下去。

         有枪声骤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