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九节 突发事件
        在钢筋水泥铸就的现代化城市中,人们熙熙攘攘为名与利尔奔右突,忘掉了诗与美好,突然有一天,他们赫然发现喧闹的城市之中竟然隐藏着一方净土。

         这方净土,就是林秋白的小店,吃一顿饭,能让人心情宁静、开朗数倍的美食店——几个人挤在一桌,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狼吞虎咽,偶尔抬起头插科打诨,没有人情冷漠,没有成人世界的名利往来,极似传说中一尘不染的乌托邦。

         不过乌托邦也有‘缺点’,那就是但凡有人出个糗,必然会被各种玩梗,所以饶是以苏哲那种厚脸皮的人,也禁不起胖哥、喻妮他们机关枪一般的调笑与打趣,把桌上的美食全部吃干净,然后逃命一样离开。

         “小基佬走了。”

         “哎哟真走啊,笑得我肚子疼。”

         “小基佬用血一般的代价告诉我们,千万不要试图逾越林帅的规矩,不然后果很可怕。”

         “小基佬这个外号不错。”

         唐心怡抿了一口粉丝汤,温暖的液体贯喉而下,暖得她脸颊微微红润。

         由于美食店最近常常爆满,所以几个老熟人不能闲坐太久,吃饱喝足,便一脸满足的离开。

         陆陆续续接待了四十位食客,中午的营业时间告一段落,林秋白送走最后一位顾客,爬上二楼,不一会儿便又跑下来,将一张写满了字的A4纸贴在木门上,将A4纸上的褶皱抚平,林秋白锁掉店门。

         “唉,一天盈利近万呢,三天就浪费了三万!”

         他幽幽一叹,在心里把苏哲那家伙宰杀烹饪了一遍,然后沿着老街一路来到繁华大道,坐上了前往城南的地铁。

         ……

         傍晚五点,食客们成群结队来到林秋白的美食店门口,二三十人站在冷风中瑟缩颤抖,一个个捂紧身上的厚棉衣。

         然而紧闭的木门让他们如坠冰窖,仿佛一瞬间身上的衣服都被脱光了,一股寒意由脚直蹿向脑门。

         木门上白色的A4纸格外显眼,胖姐上前一步,大声朗读。

         “俗话说:月有阴晴圆缺,店有关门歇业,所以各位亲爱的食客朋友们,在此通知您,本美食店暂停营业三天(周一到周三停止营业,周三晚上正常营业)。若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这一段字字体显眼,为了取得一目了然的效果,林秋白还填涂了一遍。

         喻妮妹纸:“我去!林帅这个举动真的丧心病狂!”

         提前给自己下班的吴经理:“何止丧心病狂,简直人神共愤……”

         “又要空着肚子回家。早餐没排到队,中餐没排到队,晚上竟然直接不开门……谁有我背?”

         排队哥都快哭了,想吃一碗鸭血粉丝汤就那么困难吗?早上无缘美食,中午无缘美食,接下来三天都无缘美食,真是哔了狗了。

         “哈哈哈哈哈,大家陪我一起感受三天不能品尝林帅美食的痛苦吧,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林帅不会让我一个人独得恩宠,皇恩浩荡,雨露均沾真是极好的。”

         有人悲情有人欢喜,躲在后面偷偷‘观察敌情’得苏少爷听说林帅要停业三天,瞬间就打了鸡血似的,跳出来大笑。

         因为作弊被抓住,导致只有他一个人不能享用美食,所以他是不平衡的,想起接下来的三天内,朋友们都能在美食店大快朵颐、喝鲜汤狂啃油泼猪蹄,他就心如刀割。

         现在好了,大家都不能吃,真是大快人心。

         “雨露均沾哎,哈哈哈,雨露均沾~”

         苏哲得意忘形,在众人面前蹦跳。

         只是周围人都一脸关怀傻子似的看着苏少爷施展“逗逼秘籍·左右横跳”。

         “你们这样看我干嘛?”

         “哎,不是,我多吃了一份鸭血粉丝汤,蟹黄汤包,油泼猪蹄,结果还半点事没有,你们不应该一脸懊恼,对我的聪明才智羡慕嫉妒恨吗?”

         他很是费解。

         “你想多了小基佬,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呢——注:由于本店暂停营业,所以苏哲的惩罚从周三开始生效——林秋白留。”

         “不可能!”

         苏哲大惊失色,挤到门前,亲自看了一遍请假条,只见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看来小基佬真是独得林帅恩宠呢,写个请假条还不忘专门提起你。”

         可爱型妹纸脸蛋通红,不知道是冻的还是笑的,而她更是媚眼如酥的瞥了苏哲一眼,眼神中带着基情满满的味道,显然是拿苏哲开涮。

         受不了了!

         苏哲落荒而逃,而其它食客也陆陆续续离开,深冬实在是太冷了,没有林帅的美食暖胃,他们的脚趾头完全没有了知觉。

         而城南的金陵大牌档里,林秋白正坐在暖烘烘的酒店里,等待着上菜。

         “您的赤豆醪糟汤圆。”

         “放这吧,谢谢。”

         林秋白笑着接过碗。

         奶奶还在的时候,他经常能享受到奶奶的味道。看着碗种似粥似果冻的赤豆醪糟汤圆,闻到飘腾起来的轻微酒香,他忍不住心头一热。

         记得小时候总是眼巴巴跟在奶奶屁股后面等醪糟汤圆吃。

         奶奶用清水将精选白米涤净、煮熟之后,他就要问一句好了没,这个时候,奶奶自然要抓一把白米饭堵住他的嘴。

         尔后便是长达两个小时的煎熬,一直等到奶奶打开罐子,醪糟飘荡着淡淡的酒香之时,他又会不厌其烦的问好了没。所以慈祥的奶奶还是要先给他盛一碗堵住他的馋嘴。

         是以等到赤豆汤圆煮好,他已经吃得半饱了。

         当然,尽管吃得半饱,小时候的他也能再喝三碗汤圆!

         想到慈祥的奶奶,林秋白眼里有水雾凝聚,拿起勺儿,将浅红色的粥状汤汁送到嘴里,微甜的稠密液体在舌尖上流淌,淡淡的酒香沁人心脾。酒香很奇特,不是林秋白将粥汁吞下之后就消失了,而是继续在舌尖打转,甚至渗入大脑皮层,在那里留下深刻的印痕,让他味蕾兴奋了起来。

         “一份料理,如果不能诱发你美好的记忆,那就不算好料理。厨师烹饪,就是烹饪一段酸甜苦辣的感悟,重要的是走心。”

         林秋白放下勺子,措不及防的装了个逼,这是他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金玉良言’,不知道能不能触发厨神奥义?

         没有反应。

         林秋白还不气馁,搜肠刮肚又想了一句。

         【系统:宿主装逼辛苦了,加0.5分,任务完成进度5.5/20。】

         林秋白:“……”

         这0.5分就是系统对他不加掩饰的嘲笑与讽刺啊。

         好歹是他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智慧结晶,系统竟然无视他的才华,难道那段话不够装逼吗?还是逼格不够高?

         真是不能理解系统的脑回路。

         林秋白腹诽,埋头继续品尝美味。

         突然,某桌有个男人战起来,狠狠推开桌上碗碟。

         “服务员!给我滚出来!”

         “乒乒乓乓”

         一个个瓷制食具破碎,菜汤流淌了一地。

         “怎么回事?”

         “那桌搞什么啊?吃饭把桌子掀掉?还发那么大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