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阵源》
    从此齐天更加尽心尽力的去完成明赋真人交代下来的每一件事儿,即便他已经看出来只要他能继续活着,明赋真人不大可能会有高兴的时候再对他指点一二。

     后来的日子里,齐天能感觉出来自从练习了那个吐息之法以后,身体似乎潜移默化的发生了一些不足以察觉到的变化,具体是什么搞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好的变化。

     齐天是一个感恩的人,从他还是一个街头乞讨的时候,他就一直坚信“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一个乞丐有这样的想法很不可思议,本就靠着怜悯同情的施舍过活,却这般思做,不是自找麻烦吗?

     可齐天不这样认为,首先,齐天从不觉得怜悯同情的施舍算是恩情,对他来说能算是恩情的很少,自小带他乞讨,只要有一口食必定先给他的乞丐爷爷是一个,书院先生因怜悯领他进书院打杂不算恩情,但后来闲暇时教他识字算恩情,仙女带自己进山跟在仙人身边算恩情,明赋先生赐吐息纳气之法也算恩情。

     在齐天看来,参杂了怜悯和同情的是施舍,不是恩情。恩情是必须报答的,而且应该是滴水之恩报以涌泉,即便你还没有相应的报答能力,但你应该有这种品格。

     否则,你凭什么去期待别人给予你帮助或是恩惠,你又有何脸面去接受这些帮助和恩惠?

     思及报答恩惠,齐天不禁想起明赋真人对他视而不见的冷漠态度、以及他们之间没法形容的仙、凡差距,齐天挂着淡淡笑意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涩。

     不知这会不会也是一种痴心妄想?

     结束了看似无意义的总结沉思,齐天抬起头来看了眼小溪对面。

     一个人时,齐天并不喜欢低着头,他总是在这时才会抬起头来,观赏这个属于他一个人的世界。

     在小溪对面他曾见到过两只只在书院一本叫‘博物志’书上记载的凶兽厮杀,其凶残和恐怖至今让他感到恐惧,若是他对上绝对活不过三息。

     好在这些凶兽似乎不敢越过小溪,它们虽都看见了齐天,但也只能隔着两丈宽不到的小溪冲其凶恶的怒吼几声便罢了。可即便是如此,也吓得齐天心惊胆颤,自此,齐天再没有过要涉过小溪到对面去走走的想法了。

     回到山中居住的小木屋,齐天豁然间竟发现,在光木板的床榻上放着一本书册。

     蓝色书皮上端正醒目的写有两个字《阵源》。

     “这是明赋真人给自己的吗?”

     齐天一颗心不自禁急速跳动起来,捧着差不多有两指厚的《阵源》,手掌不住颤抖。

     “不是明赋真人还有谁?我错怪他了.....!其实他是愿意指点自己的,只是并非是在看他顺眼高兴的时候指点。”

     齐天所在的山林其实是一座雄伟的无法观其全貌的巨峰的山腰,只是整座山峰太大了,超出了凡人一般的想象,以至于出现“不识巨峰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的尴尬。

     别以为住在半山腰处就代表不会太高,这里的半山腰与天上漂浮浓厚的云层只有一百多丈的距离,与山下仰望的千丈高云层相比,这里的云层太低了,低的似乎凡人仰天大吼一声,也能让那云层产生波动。

     以白云为界,巍巍大山不知还有多大一部分笼罩在云层里,在白云下的山林里,穿着一袭雪白衣衫的中年文士站在一块裸露地巨石上,他正抬头仰望着头顶不是很高处的浓厚白云。

     他看的很出神,仿佛视线能够透穿那浓厚云层,看见巨峰隐藏在白云里可以想见的那部份一般。

     他喃喃自语道:“你究竟想干嘛?虽说你行事向来出人意料,但若是想教一个灵识资质极差,并且还‘大龄’地凡人修行,也未免太胡闹了点,即便那小子悟性尚可,但给他一本《阵源》,他....看的懂吗?”

     夜晚。

     被天上浓厚云层掩盖的山林里漆黑如墨,真真切切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木屋中,齐天借着桌上油灯发出的微弱灯光,翻开了那本令他整个下午,即便在给园子里的仙株浇洒溪水时都念念不忘的《阵源》。

     翻开书页,两纵醒目的大字映入眼眸。

     “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宇宙。”

     堪堪只有十个的两纵字,齐天却瞬间感觉一股大气磅礴扑面而来,击打在他脑门儿上、意识中,震的他险些没拿稳手中轻盈的书册。

     无疑,在世间存在着一些‘一句顶万语’的奇妙语言,但不是每个人看见它们都能起到‘一句顶万句’的作用,而是特定的人,在特定的环境时间里看到,瞬间福至心灵,犹如醍醐灌顶,从而显现出一句顶万句的妙用。

     此时的齐天就正经历着一次,一句顶一万句的奇妙旅程。当他意识清醒过来,再次注视着那十个字时,天生挂着淡淡笑意的脸上布满了震惊与敬畏。

     看似好简单的一句话,却犹如宏大的佛钟在耳边敲响一记,让人心震神摇,冥冥中感觉到一股雄浑晦涩,似乎包罗万象的气息。

     短暂感慨过后,齐天并未着急翻开书的第二页,而是不自禁开始沉思起来。

     “一朵花,怎么成为一个世界?一粒沙,又怎么是一个宇宙?”

     微弱灯光中,齐天抬起头,看向那些微弱灯光照不到的漆黑地方,眉头轻皱。

     齐天读过不少书籍,自然见过这般类似的简短晦涩开篇语,他们往往是书册典籍的精髓所在,之所以放在开篇,就是期望悟读典籍的人能从中得到些许真意,以便后来更好领悟典籍。

     齐天没想到这出至仙家之手的仙家典籍也有开篇语,心中又惊又喜,这种如此看似简单,但略微思嚼一下却如同平地惊雷的一句话,作为一部仙家典籍的开篇语,其中必有深意。只是苦于自己除了练习过一段不知名的吐息纳气之法外,未曾有过任何修仙练道的经验,因此虽然深刻感觉到这句开篇语极为不凡,但却犹如牛啃南瓜,无处下口。

     齐天只好从这句话的字面表意去努力的猜想“花和世界,沙与宇宙,肯定不是一样的东西,在此把她们放在一起论述,应该是仅以它们之间的共通之处作出的一个比喻。”

     齐天感觉自己想到点子上了,但眉头皱的更紧了。

     “但他们之间的共通之处在那里呢?”

     齐天极力的,发散开自己的思维。

     “花生长在世界里,沙存在于宇宙中,冬逝春至,春去秋来,花随着世界变化花开花谢,遵循着世界变化的规律……。”

     “对了。”

     一声不自禁的低呼中,齐天在万千思绪中,一把抓住了一个让他眼前一亮的关键词。

     “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