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你就是齐天?
    空地的另一端,一只体型如同小山包般巨大,状若猛虎,硕大的脑袋上一双眼睛大如木盆,宽大的嘴巴微微张开也有普通木门一般那大小,两颗晶莹雪白獠牙长如兵矛,粗的地方估摸流云是环抱不下来的。

     这张扇地狱门要是放肆开启,一口得装下多少人啊!?

     除体型嘴巴吓人,这只巨兽其它地方倒是圣洁得很,一身皮毛雪白柔长,阳光照射下,神光熠熠,四爪匍匐在地藏在柔长皮毛下,显现出一股温和。

     不过对于听过它适才怒吼声的齐天流云,很难感受到这股温和意味,看它匍匐的样子也似在蓄力发动雷霆万钧之势,使人胆寒难安。

     在雪白巨兽的身上还站立着两个青衣仙子,头梳飞仙髻,面若桃花,精绝俏美,一身青纱轻抚飘摇,在这如梦似幻的仙境中,美得让人窒息。

     被吼声震得瘫倒在地,齐天还没有从惊变中回过神来,从那清冷呵斥声中,感受到一股强烈‘来者不善’的味道。

     终究还是惹出祸事来了。

     该怎么办?

     齐天不知道,但他大概知道流云会怎么办。

     果不其然,稍觉好受点的齐天,手从耳畔拿下,撑着地要爬起来,就已听见流云那‘恭敬谦和’的足以用谄媚来形容的声音传来。

     “两位圣洁美丽的仙子莫要动怒,小道是蒲山东阳真人座下关门弟子‘流云’,日前随师尊访友住在此山半腰,今日与师尊仙友道童闲逛,不慎闯入贵地,还请两位仙子海涵。”

     流云在低头前,大胆的眼神在两位仙子身上‘贪婪’的扫视了一眼,就这一眼看的流云低下头之后,满面尽是惊艳慕羡之色。

     然而流云这番手持道礼,躬身低头的做派并没有换来仙子的和颜悦色,冷漠寒冽的声音里更是夹杂了不屑鄙夷。

     “我管你东阳、西阳真人的关门弟子,但凡闯入我天阴圣地的人,都将...…。”

     仙子的呵斥或许会让听见的人觉得蛮横霸道,但如果说话的仙子出自“天阴教”,那么只要是了解天阴教在修道界地位的,就都会觉得这话即便不友善,即便欺负人了,但却理直气壮恰如其份。

     但奇怪的是说话的仙子被打断了,打断她的不是旁人,是她身旁的另一个仙子。

     “师妹,他说他住在半山腰,莫非...?”仙子眉头轻皱,一副为难的样子。

     正在用‘豪言壮语’叙述事实的师妹被师姐打断提醒下,也似乎想起了什么,秀眉轻皱,面露难色。

     “你师父的仙友可是那半山腰竹楼的主人?”仙子师姐冲流云询问。

     “仙子明察,正是竹楼主人明赋真人。”流云的腰躬得更低了。

     此时齐天已经深埋着头从地上站起来,如同一根干枯的木桩呆立在一旁,无言无语,如同未曾在一个世界一般。

     但事实他就在这个世界,在所有人眼中,只是太多时候被无视了。

     齐天不喜欢有注意到他,总感觉绝大多数时候被注意时候,就如同被冷血毒蛇盯上一般,譬如此时,他就感觉一道让他感觉恐惧阴冷的目光盯上了他。

     ‘那小子可是那竹楼主人的道童?’

     流云‘老实’的回答道“正是。”

     “这人是个未曾修行的凡人,岂会是那主人的道童?!”师妹仙子冷漠询问。

     仙子一眼看出齐天未曾修行,在她心里,修士身边无凡人,齐天一介凡人,实不该出现在此。

     “仙子明察,千真万确,小子再再大胆子也不敢在此事上撒谎啊!”流云紧张答道。

     流云紧张认真模样不似作假,两个仙子眼神交汇后,师姐仙子询问道“竹楼主人如今可在?”

     “师尊和竹楼主人有事外出了,不然也不会任由小道与这道童铸下此错。”关键之时,流云表现得越发恭敬了。

     “师姐,咋办?要不我们先把这两小子抓起来,交给六月师姐发落。”仙子师妹并不避讳齐天流云,脆声向师姐提议。

     仙子师姐沉吟了一下“不妥。便是交给六月师姐,师姐也必然会保他们的,但六月师姐本身统管教务戒律,如此行事恐会落人口实。我看我们直接就放了吧,反正即便有人知道了,也不敢拿此事寻我们晦气。六月师姐保外人惹非议,保我们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嗯,师姐思虑周全,就这么办吧。”仙子师妹也深以为然。

     “既然你二人与竹楼主人关系匪浅,又是不慎闯入,并未造成大麻烦,今日就允你二人离去,不过此事须得如实禀报竹楼主人,虽是无意,但该领的责罚也不能免去。”仙子师姐对二人盛气凌人般说道。

     虽然心中早有意料,但此番当真过关,流云紧张的身体也不自觉的一松,如释重负。

     流云忙不迭的又是作揖躬身道谢“多谢二位仙子高抬贵手,小道二人感激不尽,此番恩德铭记终身。”

     整个过程里,齐天一次没抬头,没有行一次礼,躬一次腰。而两位仙子从始至终也只看了齐天一眼,提及一次,对齐天看似无理的呆怵也并未在意。

     按理说,两位仙子明显是卖的明赋真人的面子,流云只是明赋真人友人的弟子,而齐天才是明赋真人的道童,即便道童与弟子差距不小,但关系终还是没有齐天与明赋真人亲近,可两个仙子却对齐天无视至极。说白了,在她们心里齐天终究还是一个未曾修行的凡俗之人,看他岁数,怕是终生都与修行无缘了,以她们身份,与流云说话都嫌弃,何况一介凡人。

     流云拾起地上的山藤,准备如来时般离去,他面上虽然诚惶诚恐,但心底早乐翻天了‘这趟真值了,仙境见识了,仙女也亲眼目睹了。虽然只在这仙境边缘处,但世间又有几人达成过,敢来的丧心病狂们都在‘道火焚神’之刑中烟消云散了,只有本真人小小年纪竟能全身而退,委实大智大勇啊。’

     如同栓木桩般给齐天腰间套上山藤时,流云背着仙子不住冲齐天使得意颜色,那意思似再说,‘看吧,我就说没事儿的吧!’

     便在此时,流云突闻身后传来一丝轻微的破空声,接着便听见二位仙子的请礼声。

     “回春峰,碧青,碧盈见过六月师姐。”两位仙子声音轻柔恭敬,与先前和流云谈话时判若两人。

     就连那只温顺的巨兽也温柔的‘唔唔……’两声,似在请安。

     …………

     “碧青,碧盈告退。”两位仙子该是收到什么无声的吩咐,带着巨兽安静的离去了。

     流云心底隐隐感觉不安,但听两位仙子请礼是称呼‘六月师姐’,心中便安稳下来,低头作好揖才转身,这次没敢大胆的抬头欣赏一下,只是低头间瞄间有一身着雪白云纱衣的仙子正袅袅走过来。

     流云恭敬拜道“小道东阳真人座下关门弟子……。”

     流云话还未说完,就听一阵悦耳动听,宛如仙乐般的声音想起,这道声音传来,流云的自报师门便噶然而止,一个音节也不敢再发出,只得持礼把腰弯到了极致。

     “那你就是齐天了,可愿随我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