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三章 思过峰第九府
    也许是齐天抬头痴痴仰望白云的模样感染了流云,勾起了他什么心思,一时间,流云觉得香嫩的烤山鸡也乏味起来,不自禁的也抬头向天上厚重明亮的云层看去。

     “白云有什么好看的,要看就穿过云层去看仙境仙女儿。”流云一双眼睛既明亮又决绝。

     齐天应该是有些意动,举目四野遮天蔽日的山林,估摸走出这片熟悉生活的林子连方向也无法辨明,再想起小溪对面见过的凶残野兽,瞬间什么念头都打消了。

     “不去,林间有凶兽,我是斗不过它们的。”齐天似乎怕流云新来,并不知道这山林里的凶险,有意提醒。

     流云目光从天上云层收回来,落在齐天身上,很是恼怒“我给你说过的话怎么就是记不住呢?再说一遍,我是个有修行的真人,既是真人,我自有办法带你飞上去。”

     齐天沉默不语,一时间他还是没能跳出一个凡人的思维,忘了流云是一个仙徒小‘真人’,有他在,自是不用从山林中爬过云层的。

     途径解决了,齐天又开始担心起另一事来,头顶的浓厚云层似乎是故意把‘仙境’和‘凡间’区分开来,就连明赋真人也只是居住在离云层百多丈的地方,恐怕头顶仙女儿并不乐意被他们看见打扰吧?

     齐天沉默时,流云已经不知从何处寻来了一根坚韧和软的山滕,作势就要往齐天腰间拴去。

     挡住流云栓藤动作,齐天果断拒绝道“我们这般不请而去,多半会亵渎了仙女,闯下大祸,还是不要去了。”

     流云‘啐’一声,白了齐天一眼“想等天上的仙女儿请你上去,你以为你谁呢?还亵渎仙子…我都不够格,就莫说你了。”

     “那我们更不能上去了。”

     齐天语气异常决绝。向来自负的流云竟然在谈起仙女儿时如此贬低自己,由此仙女儿尊贵的身份可见一斑了。即便齐天也想去看看那个‘特异’的仙女儿是不是在这云层上,但谨慎惯了地他委实没有贸然前往的勇气。

     流云一手搭在齐天的肩膀,很是认真的说道“你不是不想去,你是害怕去。头顶仙女儿身份尊贵,的确不能唐突了,我们只不过是穿过这厚厚的云层,去见识一下被誉为修行第一仙境的圣地是何模样。当然,如若能顺道得见仙女绝世仙姿,那此行就福缘深厚了。”

     想起什么,流云又露出那贼贼的笑意“放心吧,我们也就远远的、偷偷的看看而已,就算被仙女发现了,只要说明是住在明赋真人这里的,必定不会为难我们。”

     齐天霎时间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流云胆敢去偷看仙境、仙女的最大倚仗竟然是明赋真人,这小子当真狡猾的可以。

     “这怎么…”看着流云一脸狡猾笑意,齐天就要拒绝这个无耻计划,却被流云打断。

     流云果断插口道“你这儿凡人怎么就这么呆笨呢?须知,仙女儿都是美丽善良的,你这般惧怕可是把她们想成豺狼凶兽了?这才是对仙女切切实实的亵渎。明赋真人可曾吩咐你我不能穿过云层去看仙女儿?是不是吩咐这几日由你陪着本‘真人’?不要再犹豫了,这就随本真人一道去这第一仙境的圣地探寻一番吧!”

     流云这番话并没有使齐天信服,但齐天却也找不到充足的反对理由,看流云那势在必行的样子,本想罢了,由他一人去吧,反正自己不去。但流云的话又提醒了他,明赋真人离开时的确有要齐天陪着流云的吩咐,从这吩咐里,齐天难得感受到一丝主人的味道,因此要齐天看着流云独自一人去“冒险”也是不妥当的,真要出什么事,岂不辜负了明赋真人的嘱咐。

     算起来,这可是明赋真人第一次他办事吧!

     最终,流云和齐天腰间栓了一根山藤连在一起,接着流云口念咒语,手掐法诀,瞬间祭出一艏巴掌大的玉船,被流云施法祭出以后,巴掌大的玉船竟幻化成一艏淡青色,长有半丈宽两尺的光舟,那光舟如有实质,踩上去软绵绵的,在流云操纵下,托着二人摇摇晃晃起起伏伏的往白云间“蹿”去。

     中州大陆修行界有两大教廷—“天阴”—“神阳”。

     许是应了那句老话,“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一雌一雄”。天阴神阳二教在数万年前差不多同时创教,至创教以来天阴教就只收女弟子,神阳教则只收男弟子,这般默契的门规使得两教从崛起到今天互执天下修行牛耳,从未有过重大冲突,并曾多次携手镇压修行界翻涌起的风波。

     “天阴”“神阳”两教携手,足足占据了整个修行界三分之二的力量,整个修行界都在二教手眼下存活着,特别是三千年前仙路断绝以来,两教逗留下来太多本该飞升仙界的前辈大能,更加充盈了二教的底蕴,与此同时,二教对整个修行界的掌控也更加彻底了。

     “思过峰”

     在天阴教圣地里五十峰中,是最小的一座山峰,也是唯一一座没有宫阙殿宇的山峰。他是历来惩诫犯错弟子思过面壁之所,天阴教众多弟子谈之色变之所。

     思过峰小,那是对于其他四十九峰而言,足有千丈之高的身形,仍是常人眼中的破天巨峰。

     思过峰被重峦叠嶂的苍翠外衣包裹着,只有穿过这层苍翠外衣你才能寻得进山途径。一条小径连九府,每个洞府对应着所犯错误的程度,位置与地位最高的当属思过第九府。

     第九府理应是罪大恶极欺师灭祖之辈才有幸享用的,但那几个思过峰的执事仙子却知道近二十年来,天阴教当代圣女每次被掌教罚来思过峰,都是去的第九府,这是她们一个只能烂在心中的秘密。

     第九府在思过峰最高处,外表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洞,洞口光秃秃的灰色岩石,就连一株杂草都没有,和其他八府入口比起来有些寒酸。

     山洞并不深,从洞口进来几十步就是一个十丈宽的圆形石室。因为洞径弯曲,所以洞口的阳光是射不到石室的。

     除射不进光源的通道,石室并无其他道口,也未镶嵌任何照明之物,室中唯一光源便是中心顶高处一面三尺宽的发光铜镜。铜镜是圆形的,周边刻有古朴花纹,带着岁月的质感。

     瞠亮的镜面射发出淡黄色的光芒,圆形的光圈刚好照住石室中心的那个纯黑色石台。

     淡黄色光芒照射下,可以清晰看见黑的发亮的石台如同一件精美绝伦的雕刻作品,只可惜黑石台中央盘坐着一个青衫男子,他盘坐的地方刚好是所有图刻往石台中心合拢聚会的关键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