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修行秘境
    齐天是真不知道,他想既然东阳与明赋是真人,那这流云这么小也是真人?

     问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落如流云耳朵里却尤为刺耳。

     “我...当然是真人...”流云被呛住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只是末了却有点气弱的补上一句“迟早都是。”

     “呵...”

     齐天微微一怔,显然是明白了流云的尴尬,随即竟然发出了一声像极了嘲讽的笑声。

     按理说,这声嘲讽的笑声怎么也要比先前的问话来得刺耳,但流云竟然没有一丝生气的迹象,反倒是看着齐天的眼神中有几许歉意。

     道理很简单,流云并非一个心胸狭隘的仙家小道徒,他不会笨到把一个胆小谨慎的普通人发出的嘲笑声安放在自己头上,作为一个仙家道徒,他自有身为高位者的自持。

     “是啊!他虽然年少,但迟早都会是真人,成为凡俗人眼中的‘仙人’,而自己就是凡俗人中的一员。”齐天看着手中《阵源》的眼神很恍惚。

     “嗯...咳....”

     流云忍住嘴唇疼痛清清嗓子,努力作出平常师父与自己谈话时的模样,端正的盘坐在桌上,双手自然平放于两膝“本…真人就同你讲讲这个修行是怎么一回事儿吧。”

     齐天也挪挪屁股与外盘坐在桌子上的流云正面相对,尤其让流云惊讶的是,齐天竟然破天荒的抬起了头。几缕散乱的发丝根本遮掩不了他那天生挂着淡淡笑意的清瘦面庞,以及那双认真严肃盯着流云的眼睛。

     齐天突然的反常竟让流云有点措手不及,小小年纪的他从来就是被训导教育的对象,此时突然间竟要担当起师长的角色,角色变化太突然,一时没法适应。

     但他也毕竟是机灵狡猾的流云,很快他就临摹起他师傅教授他修行时的模样,先端正了自己的腰杆儿,然后脑袋轻晃的开始说道“修行一途说白了就是领悟‘天道至理’,运用这些天地之间的规律壮大己身,增强力量,抗衡岁月,期望达到与天地同寿、长生不死、无所不能、无所不知....。”

     一流水儿的极境形容词差点,伴随摇晃幅度越来越大的脑袋,差点把坐在桌上的流云晃下来。

     堪堪稳住坐姿后,流云才尴尬一笑道“我看我师父晃的挺好的啊,没想到这其实也很不容易。”

     流云摆摆手道“不说那些太遥远的境界了,其实我也只听师父说过,根本不明白,别看师父讲的时候脑袋晃的溜顺,但我估计他也就说说,实际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流云露出贼贼的笑意,但还是不自觉露出左右扫视的微小动作,似乎怕东阳真人忽然出现在左近。

     齐天原本上翘的嘴角翘的高了些,脸上淡淡的笑意也随之浓厚了一些。流云那种任性顽劣不失善良,时常胆大糊来又偏偏聪慧狡猾的性格让他感觉很舒服,也有几许他都不清楚的羡慕。

     其实流云刚才所说只不过是一个凡俗人对仙人的朦胧了解,齐天早已知晓,甚至如今他粗略悟读《阵源》聚灵篇后,对于仙人的存在已经有了更加明朗的了解,但这些跟实际的修行却还不挨边,他真正好奇想知道的是‘修行具体是怎么修的?该从哪儿修起?他三个月来一直练习吐呐之法,并让他明显感觉身体变强了不少。’

     “这算是修行吗?”

     好在流云这小子还算是个思维清晰有章法套路的人,不再去纠缠那些遥远虚幻的东西后,一开口就直指要害,紧紧抓住了齐天全部心神。

     “修行,修的就是秘境。一切道法仙术都需要灵力来施展,而秘境就是修行之人储存灵力的,地方人体拢共有七百二十个穴位,每一个穴位都是一个秘境。”小流云说的简单明了,一语中的。

     注意到齐天眼中露出惊奇的目光,好一番满足了流云的虚荣心,他继续卖力的讲说道“修行之前叫穴位,修行之后就都叫秘境。在凡俗世界中,不乏炼气习武之人,他们坚持用一种吐纳呼吸之法,在丹田之穴中练出并储存真气,你该有了解吧?其实那就是一种简单修炼‘丹田秘境’的修炼之法。”

     齐天点点头。

     在凡俗世界中那些习武炼气的人他见过不少,其中强者能仅凭血肉之躯开碑裂石,轻身一跃便是十数丈,更有巅峰反璞时能挥手间取百丈外首级。齐天也曾想过要去修习,只是苦于没人传授,不得入门法径,他曾千方百计收集来的一些所谓修习之法,但实践后才发觉根本没什么用处。比如他在书院一些书册里也曾寻到过一些吐纳之法,他曾依照练习无数次,但除了把自己搞的头昏脑胀胸闷呕吐就再没其他用处了,关于书中描述修习过后的得益更是一丁点儿没觉察。

     上山以后,练习了明赋真人给他的吐纳之法却完全不同。齐天能明显感觉的出来,明赋真人教给他的吐纳之法比他在书册中收集的那些吐纳之法都要复杂,从吸气吐气的时长快慢节奏到坐姿的标准变化都有严格要求。

     比如吸气之时需要控制胸部外扩的程度,使得吸入的气息在胸肺之中保持足够的压力,光这一点就让齐天想了很多方法,百般尝试后才办到的。

     原本怕齐天理解不了,此时见齐天露出若有所得的沉思状,流云心中略喜,虽然他很享受这种授人解惑的传道过程,但要真是对牛弹琴,那也是件无趣抓狂的事情。

     “练武之人练出的是真气,修行之人修出的是灵力。这灵力和真气本质来源上没有区别,都是天地间充斥游离的精气,但质纯上却有很大差别,这灵力和真气之间的差别就犹如‘金矿石’和‘真金’。修行之人的‘灵识’要比习武之人‘灵识’更强,其身体也要比习武之人更加‘通灵’,只有满足了这两个条件,才能从吸入体内的天地精气中感知到更精纯的‘灵力’,从‘矿石’中提炼出‘真金’。”

     讲到这里,流云顿了顿,他还是怕齐天不能理解他的意思,想给他点时间领悟一下,却没想齐天专注的眼神中虽有惊讶,但却没有迷茫,很明显这些他都能很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