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68
        主夫人的侍卫队重新交还到夫人的手中。想来毕竟都是看着夫人长大的长辈们,纵使这些年她没尽到宗主夫人的责任,有所不满,可当她的病一好,以前的情谊摆在那里,很容易就又得到了支持。再怎么说,比起邬家的三夫人,宗主夫人到底还是自己人,更亲一些。

         ......

         迷人的晚霞弥漫在整个天边,预示着明天的好天气。凉爽的清风徐徐吹拂,让人倍感神清气爽,心情愉快,可惜,现在宇文家的其他四位夫人都不怎么愉快,尤其是三夫人邬银梅。

         她本以为这次闵敏的归来,还会跟多年前一样,宇文府内的一切事宜仍由她做主。可是在管家常鹤刚传达了让她们去见闵敏的消息,她跟其他三个人抵达偏院,真正见了对方后,才发现,事情并非按她所想。

         一进屋,就见坐在主位上的闵敏跟她的儿子有说有笑,时不时地还和蔼地同一旁坐着的那个小羽说上两句,甚至亲热地拉着她的手,偶尔赞赏地拍一拍,看来是很满意这个儿子的意中人。

         小羽依然怪异地戴着帷帽,将整个脸都藏在了面纱后,想必闵敏已经见过她的长相,只是到她们这些其他人的跟前,还是不肯露出真容来。

         闵敏仿佛没有看到四人到了,依然在和儿子、未来儿媳妇聊天。邬银梅她们站在那里想请安,却插不进去话,于是,四人刚想坐下等着,却不想闵敏眉头微微一蹙,就见那八名侍卫迅速地出来了四名,把四人想坐的椅子朝后一拉,人往前一站,恰好挡住了那椅子,无声地表明:别坐!

         这个下马威下得四人真差点摔着,脸瞬间气得通红。此时才更加肯定了往后的日子不好过,来者不善!更别说宇文逸臣本想给四位姨娘请安,却见正跟狄羽琏说话的闵敏根本没看他,可是竟然伸出一只手精准地抓住了他,阻止了他站起请安。

         这下子,连宇文逸臣都察觉出气氛不对劲了,有些诧异地望着他娘亲,心中纳闷道:啊,娘不会是要做点什么吧?

         邬银梅她们尴尬地站在那里,白天本来就被那个恶魔小王爷折腾了一顿,累了个半死,此时再继续站着,四人是腰酸背疼。

         邬银梅心存不满,朝随行而来的常鹤使了个眼色。

         常鹤思量了一下,还是站了出来,乘着闵敏她们说话停顿的间隙禀告道:“禀夫人,三夫人她们到了。”

         话一出,空气仿佛忽然凝结住了,闵敏缓缓地转头看向常鹤,眼神凌厉地盯着他:“常总管,我多年没回来,这个家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规矩了!什么时候主子还没有下令,下人也敢打断主子们的谈话了?”

         “奴才该死,请夫人息怒!”常鹤连忙跪下,暗道:看来是低估夫人回来要把应有的权力全部拿回的决心了,自己竟然犯这种低级错误!

         “常总管,”闵敏停顿了一下,“你也是宇文家的老人了,还需要我教教你么?三夫人?!哼!”她的音调有点拔高,“区区一个妾,也敢称为夫人?!怪不得这个家里的奴才们敢欺到主子的头上来也没人管!”

         “砰!”她松开了握着狄羽琏的手,重重地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吓了众人一跳。

         那个家中唯一会被奴才欺到头上的主子——阿斗憨男微微张嘴,傻眼地看着他娘亲,开始怀疑:其实,他娘亲是被别人附身了吧?!

         坐他对面的狄羽琏挑了一下眉毛,想到宇文逸臣曾给她描述的娘亲,温柔被人欺?这明明就是一位合格的大家族的当家主母啊!看来逸臣口中的娘亲究竟是什么性格还有待考证!

         “该是时候重新教教你们规矩了!常总管,召集府内所有的下人都到偏院来,还有,府内还有哪位少爷在,也一并叫过来,只要是在府内的,我都要见一见!”

         “是。”常鹤赶忙应声照做,邬银梅四人则继续被晾在那里。

         宇文府内的气氛紧张了起来,不仅所有的下人都聚到了这平时像渺无人烟的偏院里,就连回府了的宇文逸伦和宇文逸凡也被叫了过来,与他们的娘亲一起“罚站”。

         “住在景园的是谁?”见人到齐了,闵敏站了起来,在邬银梅她们的面前踱了一阵步,然后才打量着她们,问道。

         宇文逸凡正要上前说是自己,却见闵敏根本没等人回答就下令道:“搬出去!”

         “姐姐,凡儿他......”一听让自己的儿子搬出景园,邬银梅立即想阻止。

         “我没有妹妹!我爹娘就我一个女儿,所以不要叫我姐姐!”闵敏双眉一挑,沉声打断了她的话。

         “景园是老爷同意让凡儿住进去的!”邬银梅憋了一肚子的火,为了儿子的事情更是不能退让。

         “老爷同意?哼!府内的这些琐事还要去烦浩然哥么?还是你需要我提醒一下,谁才是宇文家的宗、主、夫、人吗?!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妾——而已!现在!就叫你的儿子从景园搬出去!”

         “娘,是孩儿不想住那里的,三弟他......”宇文逸臣想缓解一下气氛。

         “就算你不愿意住进去,别的人也没有资格住景园!都给我听清楚了!我们宇文家的规矩!景园是!也只能是宇文一族的宗家长孙长子少宗主住!该是什么身份就做什么身份的事,不要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闵敏踱步到邬银梅的面前,直直地盯着她,“今天敢肖想宗主的景园,明天岂不是就想夺少宗主的位子了?!”

         “你......”邬银梅想反驳却无从反驳,她的儿子站在一旁沉默不语,只是脸色有些阴沉。

         “真是放肆的东西!”闵敏绷着一张脸,继续道,“常鹤,当年派给少宗主的贴身侍卫,贴身丫鬟,贴身奴仆都有谁,全让站出来!”

         此话一出,很多人的脸“刷”地就白了。

         闵敏没有再去瞧邬银梅的脸色,她时时刻刻地记着那位治愈她疯癫神医庆喜儿的话,凭什么让所谓的第三者活得那么愉快而自己痛苦,让对方活在水生火热中才是应该的!她这次回来就是让她们不好过,更是为了守住儿子的一切!

         ......

         下朝前,宇文浩然就得知了闵敏今天傍晚会抵达燕都。说实话,他既有点忐忑又有点开心,更多的是期待,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很是心不在焉。

         不管怎么说,闵敏都是他青梅竹马的初恋爱人,更是他最疼爱的长子的亲娘。这些年虽然他有其他四位夫人,但与邬银梅她们之间只有初识的新鲜感,加之不信任她们,就更是始终找不到与闵敏之间的那种爱意,这也是他从没有放弃要求让本家那边寻找那几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医来看她的病的原因之一。

         年纪大了,再回首,才发现人还是旧的好。当年,只是一时的迷惑,愚蠢与怄气而已。他,还是爱着敏敏的。他期待着这次闵敏的回归,两人之间能有所缓解,甚至和好。只是,为何大长老的信里会说闵敏恢复如初,但也有所不同,因为被那位庆喜儿灌输了很多奇怪的观念。到底是什么奇怪的观念?

         下朝后,宇文浩然迫不及待地赶回了宇文府。当然了,为了迎接大嫂,宇文浩正也跟了去。只是,两人到府内后,发现没人,甚感纳闷,待找到所有人在的偏院后,恰好看见闵敏正大发雌威地下令道:“统统给我拉出去板子伺候,我什么时候说停才准停!”

         “把这些侍卫奴仆全都调给了凡儿是经过老爷同意的!”紧接着就传来邬银梅气急败坏阻挡的声音。

         “又是老爷同意的?!看来你嫁进宇文家后,没有人教过你宇文家的规矩啊!一名庶子拥有的侍卫奴仆竟然比嫡出少宗主还多,甚至还把规定在少宗主三岁时就安排好的贴身侍卫奴仆们全部都调给自己的儿子,你到底是何居心?!去祠堂好好跪着,我会请出娘她亲笔留下的宇文家规好好地教导教导你!什么时候学会了,知道什么是规矩了,什么时间才准出来!”

         “老爷——!”有奴仆眼尖地看见了宇文浩然回来了,立刻行礼喊出了声。

         “爹——!”见爹回来了,宇文逸凡松了口气,认为他爹会为他们做主。

         “老爷!”正要被架出去的邬银梅一见宇文浩然回来了,立刻流下了泪,哽咽地叫了一声,“您要为我们娘俩做主啊!”

         一见这情形,宇文浩然当即就明白发生了何事,解释了一下:“这些事我都知道,这么做也是为了激起逸臣的争斗之心,让他能上进,虽然完全没有效果!所以不能怪银梅和逸凡,去祠堂的事就算了吧!还有那些侍卫奴仆也放了吧。”他朝那八名执行命令的女侍卫们挥了挥手,示意放开邬银梅以及那些本属于宇文逸臣的贴身侍卫奴仆们。他还想继续说些话好缓解这里的气氛以及同闵敏之间的关系,却见女侍卫们暂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可闵敏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浩正,你来了,好久没见了。”她盯着宇文浩然,却跟宇文浩正打招呼。

         “大嫂......”

         “听说......”闵敏嘴里的这两个字一出,最近深受某小王爷其害的宇文两兄弟同时暗自打了个冷颤。深信最近这诡异的两个字就代表厄运,宇文浩正连忙找了个理由,脚底抹油,跑了。留下想与她和好的宇文浩然当然得老实地听,“就连浩正家那个最小的儿子都已经娶妻生子了是么?”

         “恩。”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臣儿今年有二十四了吧!”

         “对。”

         “二十四了还没成亲!你可对我们的儿子真好啊!”

         “......”宇文浩然沉默了,他忽地转身朝所有的人下令道,“全部退下去!”说毕,走到闵敏跟前,使劲拉着她出了屋,进了宇文逸臣的寝屋。

         所有人都一起退出了偏院,但没有离去,而是站在了偏院外等待。此时,狄羽琏抬头望了一眼宇文逸臣,只见他立刻回望她,憨脸一垮,很委屈地悄声辩解道:“我娘她其实是很温柔的。”说完停顿了一下,再加了一句,“我三岁的时候。”

         狄羽琏偷偷地翻了个白眼,她之前就在想一名孤女,纵使在宇文浩然的力争下,如果没有过人之处,又怎会在不能给这个大家族带来任何利益的情况下,最终还是能当上宗主夫人呢?根本是当年的闵敏太看重感情了,所以没过去那个砍,如今,过了那道坎,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事实证明,三岁小孩的记忆是做不得数的!温柔的娘亲也仅是对小憨孩而言的!

         ......

         宇文浩然和闵敏两人究竟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但事后经过宇文逸臣的分析,他娘亲应该是又跟他爹吵了一架,因为他爹最后愤怒地从寝屋出来,朝屋内吼了一句:“随你的便!反正我不会承认也不会参加的!”并且他爹肯定被他娘亲用瓷枕砸了!证据?他床上的瓷枕都跑到了地上寿终正寝了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邬银梅最终还是没能逃脱祠堂的命运,甚至连带着其他三位夫人也被罚闭门思过,甚至那些要被实施杖刑的奴仆们就更没能逃脱厄运,个个挨了板子。宇文逸臣于心不忍地想替她们求情,却被他娘亲无视了。

         闵敏的所作所为太合狄羽琏的意了,她早想收拾那一批不把宇文逸臣这个主子放在眼里的恶仆们了,一直没想到方法而已,所以此时此刻,她“仁慈”地温温柔柔地跟婆婆说:“娘,要不,我看就算了吧,他们在外面挨打,逸臣和孩儿一听见他们的惨叫声,就会觉着难过,于心不忍。”

         闻言,宇文逸臣频频点头,十分赞同。

         不过,狄羽琏话中的意思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实则正如他娘亲一听后的反应——换个地方继续打,别让儿子儿媳听见就行了!

         结果是待聊天过后再想起来叫停时,恶仆们统统都挂了。

         ......

         三月的燕都春暖花开,鸟语花香,气候格外宜人,宇文府的风波也告一段落了,平静了许多。没有恶魔小王爷的继续骚扰实则是因为某人白天多了个婆婆要陪,所以勉为其难地放过了宇文一家。再加上闵敏一回来就打死了十几个下人,造成了整个宇文府的奴仆们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过日子的情形。而其他四位夫人在分别结束了跪祠堂和闭门思过后,统统低调了起来。

         宇文府的大门上贴上了“囍”字,府内更是布置的喜气洋洋,看那情形是有人要成亲,可是朝中有没有人接到过喜帖,实在是怪异,让人弄不明白。不过,凡是府内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少宗主终于要成亲了,也更明白了那天自家主子吼的那句话是何意了。

         闵敏坚定地要为儿子搬亲事娶小羽进门,而反对的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