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65
        今,这家人好似看不起逸臣的傻,但又忍不住喜欢他的憨,更貌似对他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她瞧着这些人想争但又不能做到真正地像她与她的皇兄们那般狠毒绝情。奇怪的家族,想必如果真有人想害宇文逸臣,会犯众怒吧!

         就这样,一天下来,狄羽琏觉着她的忍功又上了一层楼。

         另一方面,当下了早朝的宇文浩正从来人口中得知宇文逸臣的事情时,头一反应就是他儿子走错了门,看错了!那么老实憨厚的大侄子怎么有胆子做出这种事来?要是他儿子倒是有可能!

         当在兵部忙碌的宇文浩然从弟弟口中得知儿子的事情时,皱眉怀疑地看着他弟弟说:“你家小子在骗人吧?”

         虽说他家臭小子调皮捣蛋,嘴里经常没实话,但他大哥也不必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啊,宇文浩正心中腹诽了一下,提议道:“回去看看不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琏王不在的缘故,今天的朝中格外的忙碌,两人一直到了宫禁前,天已黑时,才能回家去验证宇文逸臣有了女人这事的真假。

         一到宇文府,不必两人张口询问,就有人将来龙去脉说得一清二楚了,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邬银梅。

         当宇文逸臣不在跟前时,邬银梅总算能正常发挥暗中害他的本事了,适时地加上了那句挑拨的话,仿佛担忧道:“逸臣这孩子好像很迷恋那个小羽,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听他的意思,是想娶她为正妻。”说完没多久,她才走人,独留了宇文兄弟二人去琢磨。

         听完这些话,宇文浩然的脸黑了,喜欢女人可以,可迷恋怎么能成!他家那个憨小子要是被个女人给迷恋住了,那不是更没未来了么?!而且他的宝贝儿子未来是驸马的命,仅仅一个家道中落的落魄小姐也配当他宇文浩然的儿媳妇?哼!笑话!

         一旁的宇文浩正跟他的大哥存着一个想法,而且他考虑得更多,一个卖身葬父的孤女怎么谁都没遇到,偏偏就被他家憨小孩给帮了呢?究竟是谁如此阴险地安排此女接近他家逸臣的?欺负他家逸臣的?欺负他家逸臣脑子不够聪明,想从他宇文家得到什么东西或是想害他宇文家是不?哼!做梦!

         于是,这兄弟二人绷着脸,端坐在书房,派人将宇文逸臣叫了过来,自是想训斥他。

         只是,宇文逸臣猜得到他们肯定不会同意他和小羽在一起,有可能还会害她,他早就想好了对策,一见到他爹和叔叔那两张黑脸,先怯生生地望着他们,再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爹,五叔。”

         小狗般无辜的眼神再现,连心存歹意的后娘都能中招,一向宠儿子的爹自然不在话下。想要训斥的话语在嘴中绕了一圈,语气软了不少:“说说看,那女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宇文逸臣的眼睛亮了亮,雀跃地向父亲和叔叔说自个美好的感情经历,听得二人更觉着不靠谱,儿子(侄子)倒是被迷成这样了?不行!此女不可进门!两人皆起了除去此女的念头。

         于是,争执随着宇文逸臣表态要娶狄羽琏为正妻愈烟愈烈。某憨男棋高一着,兄弟俩哪是他的对手,皆败在了憨小孩那坚强中透着委屈的眼神中。再加上他双眼内含着滚来滚去就是不见掉下来的泪珠,眼圈也是红的,还不满地哽咽道:“爹,真偏心,孩儿都二十四了,谁家的孩子能像孩儿这般年纪还没娶妻的,连逸新都有儿子了。孩儿这才喜欢上一个人,就要被拆散......”吸吸鼻子,适时地哀怨一瞥,说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更能恰好地引出这爹和叔叔的愧疚感。

         但愧疚归愧疚,还是不能让个来历不明的孤女来当自己宇文一族的少宗主夫人,宇文浩正给他大哥使了个眼色,意思那人毕竟是宇文逸臣的第一个女人,先稳住他,等他新鲜劲一过,再多找几个女人给他,到时候就好了,何必现在闹得不愉快。

         兄弟俩心有灵犀一点通,宇文浩然立刻一脸无可奈何地对宇文逸臣说:“好了好了,你要娶就娶,爹不阻拦你。”

         “不过,得先合合你们的八字,还要等长老们过来,再挑个好日子才能让你们俩成亲,毕竟我们宇文一族的少宗主成亲,是件大事,不可马虎对待!”宇文浩正插嘴,心想这个好日子将会是遥遥无期。

         瞬间,宇文逸臣笑开了脸,点头直道:“太好了!谢谢爹和五叔!”

         习惯了这家伙每次的眼泪从来不掉出来,来得快也去得快,两人没多想,一如既往地哀叹这孩子啥时候能聪明点呢?很明显,他们这是在敷衍他的话,想想看就知道,他们宇文一族在延烜可是何等的大族,未来的当家主母怎能是个来历不明的小孤女呢?!叹气的同时,却不知宇文逸臣自是算准了他俩的打算,他们认为是拖住他,其实不知是他在拖住他们。某人可是准备等他娘一到这里,就带着娘亲和娘子跑路了。那个时候,他娶小羽,谁能管得着?!

         于是,在很久的很久以后,当宇文浩然发现儿子表里不一时,再细细地回想过往的一切,某爹他是气得捶胸顿足,跳脚骂某人是得了便宜还卖乖,那么晚还未娶亲完全是他故意造成的,到头来,竟然还敢怨他这个做爹的!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坏憨孩!

         “爹,日子要尽快啊,万一小羽有了孩子,成亲的时候就不太好看了!”宇文逸臣貌似心急地念叨。

         孩子?谁说两人都已经做爷爷了,可那些都不是憨小子的孩子,那感觉不一样。兄弟俩脑海中立刻浮现憨小子小时候的可爱模样,心念一动,宇文浩然更是忍不住地出声道:“人呢?带过来让爹和你五叔瞧瞧!”不知道能不能生出个孙子来啊?!

         “嗯!爹,您等着,小羽就在外面不远处,我带她进来!”宇文逸臣留下了这句话,就走了出去。

         “......”不远处?这个笨小子,这里是书房重地,怎能让个外人靠近,更别提还进来了!宇文浩然和浩正立即起身紧跟着出了屋。

         两人一出门,便朝宇文逸臣前往的方向望去,远远就瞧见一人。

         夜空下,略显空旷的院中只能望见那人的背影,从她的着装可以判断出那是一名女子。她抬头仰望星空,衣裙随风微微摆动,卓立的身姿却纹丝不动,一股清冷孤傲之意从她身上无形中散发而出,当人看见她背影的那一瞬间,不禁震撼于她给人的那种傲立于世,漠视天地间一切的感觉。

         宇文浩然二人沉下了脸,这女子绝不是普通的出身!当两人猜忌她是怀有目的而接近自家憨小子时,只觉着心上人看上去很孤单的宇文逸臣已走到了她的背后,于是,那女子给人的冷漠感竟消失不见了。

         借着院中明亮的烛火,宇文浩然二人清楚地看见了女子转过身后,看向宇文逸臣的眼中是浓情蜜意,仿佛能入她眼的仅有她眼前的他。纵使两人看不见她面纱下的脸,也能猜得出那脸上带着的是多么甜美的笑容。随着两人看见的一切,曾有的猜测不自觉地瞬间被打消了。

         宇文浩然盯着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再慢慢地走过来,十指相扣的两人,心中起了波澜。从来不知道有谁能像眼前的这一对,给人一种只有彼此,任何人都插不进去的感觉。他与她眉眼间都透着给予对方的爱意,两人竟好似天注定,那么低般配!曾经,自己和敏敏是不是看上去也这样?宇文浩然的心中不知为何竟浮上了一丝遗憾,再瞧已经占到自己面前介绍那女子的儿子,他不由得觉着以往虽然经常见儿子的灿烂笑容,可那都比不上眼前的笑容来得真切显得幸福。

         如果要因着某些原因而拆散眼前的一对,是不是错误的?宇文浩正的心头浮上的是跟他大哥一样的感觉,不禁犹豫了。

         站在同朝多年的两位同僚面前,要说狄羽琏心中不七上八下那是不可能的。她其实有点怕二人由自己的眼睛上辨认出自己的身份,后悔戴的面纱而不是纱帽或帷帽,能将眼睛也藏起来。所以她福了福身后,不语,仅是垂眸,努力地想让自己的存在感低点,尤其是眼睛最好别跟对方对上,更是告诫自己,万一对方惹到自己,可千万别露出怒意来。虽说她之前已经在心中积了满满的怒意了。

         要知道宇文逸臣让她等他的地方虽说离书房有段距离,可并不远,再加上她内力深厚,那三人在书房内的争执声音又较大,她不想听见都不可能。凡是反对她和宇文逸臣在一起的人,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会让她感到不满,再加上她从早到晚听到的反对声有无数次,几乎每个人都反对一遍。可想而知,某小王爷的积怨有多深了。

         还好,她一见宇文逸臣,那心中的怒火就像被关了起来,她想她还可以继续忍着。

         至于她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因为就算宇文浩然兄弟俩觉着她的眼睛看上去很眼熟,也绝不会联想到琏王身上去,毕竟性别不对。虽说之前曾有琏王是女子的流言,但已被证实为假,那就更不可能让两人有所联想了。

         当然了,见儿子(侄子)喜欢的女子的脸被蒙着,很正常的,两位长辈就伸手要揭她的面纱,狄羽琏迅速地退了一步,身前已经被宇文逸臣挡住,而那两人没能得逞。

         宇文逸臣再略微侧身,紧张兮兮地把她搂在怀里,一脸防备地道:“小羽是我的,除了孩儿以外,谁都不可以看她的长相。五叔不行,爹也不行,你们都是男的!”最后一句是小声嘀咕出来的,说的同时还特意地把狄羽琏的面纱整了整,像是怕掉下来。

         听听看,这是什么话?宇文浩正的眼角抽了抽,难道说他看上去像会抢侄子的女人的大色狼?!防备他做什么?!

         “你......”这个死小子,这叫什么事啊,怎么感觉还防着他这个做爹似的?!宇文浩然则因儿子的这句话差点气背过去。

         “爹,您知道在北煌国那边女子的容貌只有身为夫君的人才可以看吧?小羽也是的,她的脸只有孩儿能看!”宇文逸臣有凭有据很有理!

         死小子,竟然小气到他的女人长什么样连他这个做爹的都不让看!

         可这种事没什么好争得,宇文兄弟俩深感不满地同意了某憨男的规定。但是,宇文浩然摆摆手,示意儿子让开,不让看她的脸,让他打量一下这女子总可以了吧?

         想说不可以,但宇文逸臣还是不情愿地让了开来。就见宇文浩然双手背着,开始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的打量着狄羽琏,然后又绕着她转,边绕还时不时地边摇头,心头琢磨着一件事:这女子看上去还是不够结实啊,也不知道能不能给他生个小孙子出来?!

         再一次被当成动物般地任人观赏,狄羽琏的双手藏在袖中,既在压制心头的怒火,又时刻警惕着面纱不可被人摘下。

         绕了两圈,宇文浩然终于不绕了,示意两人去休息,他则跟宇文浩正转身朝书房那边走去。

         狄羽琏心中松了一口气,满意自己的忍耐程度,也和宇文逸臣转身准备回他的寝院。就在此时,远远的低声谈话飘进了她的耳中。

         “人家说能生儿子的都要臀部够大,可我刚怎么看,也觉着她那里小了点,也不知道能不能生出来儿子来?老五,你觉着她能生不?”

         狄羽琏脚底的动作一顿,只觉着心中一直悬在空中的那把刀一个不小心,终于给掉了下来,再来“啪”地一声,那根绷紧了的弦彻底断了!接着“轰”地一声,集结了一天的怒气彻底爆发了!

         什么叫做能生不?这宇文府人人见她都离不开一句生儿子,难道他家缺儿子?她又不是母猪!刚才打量她,竟然敢瞅着她的那里瞧?即使仅为了判断能否生儿子也是罪不可恕的!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于是,某个恶魔小王爷她终于决定不、忍、了!今天得罪她的人一个都不放过,她绝对会奉行以往有仇必报,且要十倍报复回去的规矩!就先从宇文浩然开始吧!

         这......再次地惹到了老虎的“屁股”上,老虎终于发怒了!就算是未来的公公,那也不能被放过,而可有可无的小姑子小叔子们,自求多福吧!

         第二十八章 听谁说的

         噩梦,来自于那个下午,既是那位一点都不受众人欢迎的耳膜小王爷再次来到宇文府,又“敦睦秦岭”了后。

         一想起那天,宇文浩然的心都在抽,痛啊!说说看,那个不讨喜的小王爷不好好地在自个府里休养,却跑到他们宇文府来做什么!?

         那天,是小羽初现在宇文家的第五天了,也正是轮到宇文浩然休沐的日子,却不想原本美好的时光终结在了下人禀告琏王到访的那一刻。

         他略感不安地迎了琏王入府,却见这位阴阳怪气的小王爷半天不说明来意,只是坐在上座,耍深沉,她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拿着茶盖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