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59
        儿好色本能,美女环绕,左拥右抱,毫不逍遥,更是毫不介意地当着众皇兄的面,宠幸了几位美人儿,那放浪的动作听说吓得几位皇子十天半个月没再碰女人。当然了,那个时候琏王本尊正在和某憨男度过温馨的二人时分。总之,略过某位不愿相信事实,使劲盯着假琏王下身看的某皇子的眼睛真长了针眼的事,在狄雨琏这一系列的举动下,终于让流言不攻自破,一干皇子吐血中。

         最幸运的是,宇文逸臣那时的心思都在和心上人的傍晚约会上,故未曾因此流言作出丝毫联想,正确的说,他根本没注意过有这么一道流言。

         琏王既能放浪地宠幸女子,又还能霸着名声在外的阿斗,可谓是男女不拒,也因此当燕都内又传出了琏王府内藏有一位国色天香,深得琏王爱护的神秘女子时,更勾起了燕都百姓们的八卦之心,流言也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据闻此女乃琏王从边境带回,二人之间以兄妹相称,也就是说那位像阎王般恐怖的琏王竟然会跟人结拜?谁人都不信!于是,狄雨琏本来给自己这个“小羽”在琏王府内安排了个合情完美的身份,却未料到等传至宇文逸臣的耳中时,可谓是真正经过流言的洗礼,完全变了个样,说法是五花八门。最常见的说法是此女乃琏王强抢回府,因性格刚烈,抵死不从,反而让琏王更感兴趣,显出了男人的劣根性,得不到的才好,所以玩起了宠爱夺心的游戏,证据是那天天被送入府中的新衣首饰和此女在琏王府内不受任何限制的地位。也因此,宇文逸臣虽然在窃喜琏王对小羽还未得逞,却也深深相信他的心上人是处在被琏王虎视眈眈的境况下,随时都会遭遇恶狼扑羊的事件,因此,在这种想法的促使下,他向她展现了医术高明的副作用——强大的毒术,导致狄雨琏隔段时间就会往回带些奇奇怪怪的毒药。

         由于这道流言未达到狄雨琏预想的结果,她很不是滋味,正巧当时她的皇兄们背后的小动作不断,敢把她事是女子的事情散布出去,可想而知她很顺手就把那些有着“公鸡叫”,“青蛙跳”,“猴子挠痒痒”等等怪名的毒药用到了他们的身上。药的作用如其名,那段时间里,皇子们是状况百出,娱乐了狄雨琏,用到后来,干脆由之前宇文逸臣主动给她药,变成了她主动问他要了,而且这事更让她深深为心上人感到自豪。

         当有个备受琏王宠爱的神秘女子出现时,宇文逸臣这个所谓的阿斗就更引人瞩目了。没多久,燕都四处传言阿斗吃醋,使尽本事讨琏王欢心,想与神秘女子以较高下,看谁更得琏王喜欢。次传言的根据是某阿斗在琏王府天天上演上等布料和珍贵首饰往进运的一幕后,就紫衣加身,也跟着天天新衣新鞋新发冠。

         待“阿斗为悦己者容,力斗神秘女子”的这句话传进宇文逸臣的耳中,差点没气歪他的鼻子,真想出去吼:“那明明是小羽送给他的好不好?当然了,这话他只是悄悄地在心中吼了吼,暗自抱怨近来为何同一队的侍卫们总会不小心地扯坏他的衣服,虽说能因此穿上心上人送的新衣,可是太过频繁地引起他爹和叔叔们的注意了。最后,心虚的罪魁祸首狄雨琏只好收敛,但又不愿意放弃让他感受她的温柔体贴,所以下令让手下人由弄坏宇文逸臣的衣服改为略斯个小口,好让她学着为心上人缝缝又补补,体会这种乐趣。

         流言八卦滋润着燕都百姓们的生活,而在这期间,朝中还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

         年未过完,一道由探子得来的消息致使朝中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失踪的黒崖国黑麒王夫妇又出现了,竟是带着那个一向秉持着人不犯我不犯人,以女为尊,女帝传承,很排外的东弦国与黒崖国两国皇族联姻的消息出现的。传闻两国有了秘密约定,所以黒崖国境内有大军压向延桓边境。原本定在正月十五之后的狩猎当即被取消了,宇文浩奇赶赴边境,率领大军驻防那里,防止对方蠢蠢欲动的大军越雷池一步。不过,此事乃虚惊一场,黒崖国又闹起了内乱,对延桓的威胁莫名地被解除了。

         正月十五后,狄雨琏实现承诺,拿出了柳家遭人诬陷的证据,为柳氏一族成功平反。柳至诚虽说未再在朝中任职,可他的三子柳静铭——也就是前任礼部侍郎——却得以官拜礼部尚书,柳氏一族当中原先在朝中任职的其他人也都得以官复原职。这无疑是对狄雨琏敌对的任何一方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更别说她因此扳倒了太子。当皇上那道废太子,太子被囚禁的圣旨宣出时,众人的脑袋都懵了,而那些皇子们忽然有种大势已去,永远都斗不过狄雨琏的感觉。

         出乎意料的是这件事竟然牵连到了玦王。一向保持中立,仅听皇令的玦王供出诬陷柳氏一族之事是他听太子之命,亲自动的手。太子喊冤,太子党极为不解,什么时候玦王成了太子党了?不过只有狄雨琏清楚柳家之事根本不关太子的事,当她查出此事出自她皇叔之手时,也感到很震惊。证据摆到玦王面前,他可以帮她扳倒太子。反正她皇叔这个人性格很古怪,若有古怪的事发生在他的身上,那反倒是再合理不过了。能借此事废了那个讨厌的太子,是再好不过,她是乐得清闲,也就没去深究。

         一直高高在上,兵权在握的玦王从此成了闲散王爷,被囚禁在府中,至于何年何月能被放出去,那就不得而知了,倒是他曾握有的那份兵权令人垂涎。就在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兵权会落入狄雨琏的手中时,皇上竟不按常理出牌,把那部分兵权交给了十二皇子。

         狄雨琏觉得意外,反省自己可曾有不妥的举动,是否被自己是女子这道流言所影响,却始终拿不准这事。她看她的父皇依旧是那般高深莫测,令她很难琢磨透,此后她做事不得不更加谨慎了。

         虽说朝中势力中琏王的势力最大,但太子之位空了,各派都没想过要罢手,反而努力为自己找机会,明争暗斗也就愈来愈烈了。

         宇文逸臣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关系而使宇文一族直接被划到了琏王一派,那些阴谋诡计更是与他无关,他只关心自己和心上人的进展。他觉着小羽对他特有好感,可又怕是自己自作多情,所以迟迟不敢表明心迹,而狄雨琏也判断出了他喜欢自己,只是女子有女子的矜持,她始终认为这种事最先表态的应当是他。所以这两人的感情在稳步上升,可关系却还在原地不动,而且看上去两人都还不着急。这样一来,倒是急死了太监小福子,他倒是拉着紫笛她们一起琢磨,商议得出的方法导致宇文逸臣纳闷了,难道是春天到了,他们队里的人也都发情了?怎么侍卫队里天天都有人说喜欢上了谁,然后去给对方诉说情意成功的!?

         在这种氛围下呆久了,很难不受影响。最近这段时间他满脑子都是该怎样告诉小羽说他喜欢她,只是,当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当晚表白的那一天,燕都却下起了雨,还伴随着雷鸣闪电。

         第二十一章 表白时机

         二月的燕都,雷雨天多,一下就是连着好几天。狄雨琏跟宇文逸臣说过这种天气她就不到他那里去了,而他恰逢这种天公不作美的时候想表白,以至于告白的日子不得不往后拖,拖到最后,别说勇气,反倒泄气了。

         这天下午,早早就从琏王府轮值结束,回到宇文府,往自个院子走的宇文逸臣边走边时不时地抬头望望阴沉沉的天空,暗自祈求上天千万别再下雨了。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算算看,他这都多少秋没见着小羽了?他很想很想她!但看这天气,明显要下雨,料想他是奢望,认为又一天见不着小羽了,他的憨脸不自如地呈现苦瓜状,看得跟在他身边的小堂弟心里不舒服。

         这是今天第几次见他大堂哥摆着一张苦瓜脸了?这几天大堂哥是人也焉焉的,发生什么事了吗?宇文逸新皱眉,偷瞄了他几眼,心念一转,本着让他大堂哥高兴起来的想法,决定说出前段时间自己从爹娘那里无意中听来,憋在心里有点久的秘密。

         就见他清了清嗓子,靠近宇文逸臣的身边,神秘兮兮地说:“大堂哥,告诉你一个秘密!”

         “秘密?”宇文逸臣的注意力被转移,停下脚步,狐疑地看着他小堂弟。按照他小堂弟最喜欢大惊小怪的性格,估计他要说的事情也算不上什么秘密吧?

         “嘿嘿,对,秘密!猜猜看,是什么好事?准保你想不到!”也停下来的宇文逸新把手搭到他的身上,人是整个都赖在他的身上,笑嘻嘻的,故作神秘。

         宇文逸臣在心里对他小堂弟故弄玄虚的行为很无奈,但还是很耐心地配合,问道:“是什么秘密?”

         “大伯母要会燕都了,已经从封地出来了半个月,现在在路上了,估计月底就能到!高兴吧,大堂哥!”笑眯眯。

         “大伯母?”宇文逸臣差点没能反应过来,待理解小堂弟话中的含义后,感到意外,瞪大眼,顿了一下,“你、你是说我娘她………”他结巴地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只好愣在那里。最近他本来还想着该怎么告假,三月的时候去看他娘呢!当然,最好能带着小羽一起,再也不回来了!可是这怎么还没提出,反而听见他娘要回来燕都了?难道有谁发现了他的意图不成?

         “对!大伯母,也就是大堂哥你娘要回燕都了!我听我爹说,这次大伯母回来就不会再走了!而且,”宇文逸新笑得很灿烂,“大伯他们说要给你个惊喜,所以一直没说出来,其实今年过年的时候,大伯母她的病突然好了,能认清所有的人了,大夫看过后,说是完全恢复了!”

         “我娘病好了!?你、你说真的吗?”宇文逸臣曼联震惊,不敢置信,激动地转身,反抓住他小堂弟的肩,使劲地摇了摇他。

         “当然是真的!我听我爹亲口告诉我娘的!我还听说大伯母很想见你!”宇文逸新因为他大堂哥忽地转身,差点站不稳,又突然被抓住摇来摇去,脑袋有点晕,赶忙保证,还不忘嘱咐他道,“对了,大堂哥,这事可还是个秘密。我爹说让我保密,不让我提前告诉你!你可千万别让人知道我已经把这事露给你了啊!到时候,大伯母回来时,你一定得表现得很意外,别给我露馅了!”

         他后面说的话宇文逸臣根本没有听进去,他满脑子都是他娘的病好了!他娘的病竟然好了!那就是说他娘以后都能认出他这个儿子了,再也不会认错,再也不会是与他面对面,却不认得他了!他想开心地笑,却又怕是梦,到头来空欢喜一场,所以脸上的表情很古怪,欣喜间透着丝丝怯意,更有面对这意外而来的喜讯所产生的不知所措。

         原本以为根本不能成真的祈愿,如同上天垂怜般,在多年后,终于施恩于他,让他的心愿实现,期待成真!这竟不是梦,是现实!在强烈喜悦地冲击下,随之而来的涌上心头的是长久以来堆积的一股心酸委屈,宇文逸臣迅速地转身背对他小堂弟,掩饰自己逐渐泛红湿润的眼圈,但沙哑的声音仍然泄漏了他不平静的情绪:“逸新,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说完,再次起步往自己院中走去。

         “哦,好。”像是感觉到他大堂哥的情绪不稳,本来是想说这么多天忙得都没和两位堂哥聚一聚,难得今天有空,便跟着他来的宇文逸新这次很有眼色,应了一声,注视着他的背影,体谅他没再跟上去,而是去了宇文逸伦那里。

         宇文逸臣一个人慢慢地走回自己的寝屋,情绪也渐渐平静下来。他坐在椅子上,低头伸手抚上随身带着的小香囊,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上面陈旧的憨娃图案,想着他娘亲。想到以后能见到神志清醒的娘亲,不禁憧憬起来平淡而幸福的快乐生活,想着想着,他的憨脸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就在此时,古怪难听的笛声隐隐约约用地从窗外传来,让正独自开心的宇文逸臣迅速地抬头,难道小羽来了?可这才是下午,还不到他和她约定的时间,应该是他听错了吧?虽然这么想,但他还是忍不住地屏息仔细侧耳倾听,发现那不成曲调,重复的三长两短的笛声正是他和小羽约好的暗号,不由得激动地起身来,小羽来了!

         宇文逸臣高兴地冲出屋子,来到墙那处,直接跃上墙头,看向祠堂院内,果然是心上人等在那里。

         “小羽!”他展演而笑,兴奋地唤了她一声,七天都没见她了,今天终于见到了!

         察觉宇文逸臣来了,狄雨琏收起小笛子,抬头仰视他,给了他一个同样灿烂的笑容,但又想到自己带着面纱,估计他看不到,便伸手把面纱揭开,再来一个甜甜的笑容。

         雷雨天对狄雨琏来说,若是在白天,她还可以强作镇定,可一旦是夜晚的雷雨,那就会让她感到恐怖至极,所以这些日子她都没敢过来。想宇文逸臣时,也只能在王府内远远地偷偷看看他。可是这都有七天了,着实让她觉得有的久,今天实在是忍不住,很想听听他的声音,跟他说说话,所以即使是天阴,她还是过来了。不过,为了避免遇到夜里的雷雨,她便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