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21
        万大军前往其封地。”丰子耀努力回想他所知道的关于莫氏的资料。

         “想必皇叔抓人既顺利又不顺利吧!”狄羽琏肯定地说。

         “是的,莫氏无抵抗,十万大军无用武这地,可是除却在燕都被抓获的莫家人外,莫氏一族孙子辈的男丁,莫氏宗王幺子,以及武氏、冠氏精英共有一千多人没有被抓住,迄今为止,还在通缉。另外,属下不知具体是谁在追查此事!”

         她父皇从未提过此事,更没有说让她来追缉莫氏漏网之鱼,究竟是何意?

         “仅因一女得罪皇上,你们应该期盼着有可能逃过一劫,或许,即使获罪,有朝一日也能东山再起,所以不可以抵抗,免得罪上加罪,再冠上一个叛逆之名?只是,以防万一,怕不幸被灭族,所以你们还留了一招,而这一招恐怕是你们早在贤妃被打入冷宫之时就准备好了的!哼,通缉?随州富饶,北临幻雨国,东临冥雷国,让本王来猜猜看,他们是逃到幻雨国还是冥雷国去了呢?”狄羽琏直直地盯着最年长的老者,“应该都不是!身为延烜士族二十四家的一员,断不可能丢下尊严跑到他国去躲躲藏藏!那么,子耀,听说随州与离州交界处那座连绵不断的离魂山上在闹鬼,有这回事吗?”

         “禀王爷,属下是听说过这事,被派去察看此事真假的官员都有去无回,皇上曾经派过兵,也都全部被灭,因此这事最后被搁置了!”

         “没想到莫氏一族竟然装神弄鬼了起来!”狄羽琏嘴角轻轻挑起,讥讽地说了一句。

         短短几句,这位小王爷就能把族中隐藏多年的秘密揭开,分析得如此精准,听得莫家几名中年男子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而被她盯着的老者,莫氏宗主莫翰毅内心震惊道:这位小王爷的洞悉力好强!究竟他为哪一宫的娘娘所生,是崔家的,还是邬家的,或许是宇文家?他既然能猜出湘坤他们的所在,就会派兵,就莫不是老天不给他们莫家东册再起的机会,还把仅有的希望给毁了?!

         将几个的神色尽收入眼中,狄羽琏知道自己猜对了,当即是半威胁半施恩地说:“本王对捉拿漏网之鱼没兴趣,莫家只有一个人是本王要找的,那就是莫湘芸!告诉本王她的下落,那么那些在离魂山的莫家人就会平安无事!如果本王因抓到那莫相芸,心情变好的话,说不定会在我父皇面前替莫家美言几句!可是如果你们知而不报,那可就不要怪本王心狠了!”

         “我比你更想找到贱人!”又是那名急性子的男子先吼了出来。

         “闭嘴!”莫翰毅又制止了他,然后回答道:“禀王爷,不是我等不说,实在是不知道!您年纪尚轻,不了解当年的事情,莫汀芸进宫之明,就已发誓与我莫氏一族断绝关系,所以她才会无视我一族生死,与人私逃出去!对一个叛族的人,我们怎么会护着她,瞒下她的去处呢?王爷,罪臣比您更想知道她的下落!”这位王爷为何对湘芸有着掩不住的恨意,甚至是比自己一族的人的恨意更深?

         听上去挺有道理,但狄羽琏一个字都不信,而一旁站着的丰子耀之前一直在回想自己气氛知道的莫家之事,他忽地想起了一件事情,斟酌了一下,觉着有点怪异,此时便出声把狄羽琏的注意力转移了过来,禀告道:“王爷,还有一件事,当年随着莫氏宗主夫人一起流放到樊州的五岁的莫无畏,七岁的莫无敌,四岁的莫无泪三人在即将到达边境流放之地时被人救走,属下觉着不是随州逃脱的莫家人所为!一来是因为一北一南,距离太远,时间上来不及,二来是他们既然要隐藏自己的下落,就不会冒着轻易暴露自己的危险去救人,再者,那三个孩子被抓,本来就属于被放弃的,否则应该会早就安排在失踪的孙子辈中!”

         强将手下无弱兵,丰子耀的分析正中红心,家仆那队中有几人略微低头,心虚不已,缩缩身子,想不让别人注意到她们。

         “莫氏宗主夫人没有被救走?”

         “没有!只有那三个小孩!”

         “把当年流放到樊州的都给我找出来!”

         “是!”丰子耀接令,带了两个人,对照名册,揪出了四个人来。

         “都是家仆?”

         “樊州旁边就是东樊,就些年征战不断,在这边的莫家人都已经不在了!”丰子耀边说边举起名册让狄羽琏过目。

         “知道了!”狄羽琏示意他把名册拿走,她看着四人中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赶忙把两个少年护到自己跟前的举动,不动声色地说,“告诉本王,是谁把那三个小孩救走的?”

         “我们不知道。”最年长,大概五十多岁的老妇摇摇头,毫不犹豫地回答。

         狄羽琏冲着子耀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见三个人立刻把那母子三人分了开,两名护卫把刀架到了两个少年的脖子上,丰子耀则盯紧其他两人。

         “哼,让本王说得清楚些,本王问话,你们最好说实话,敢说假话,或是没让本王满意,他们就会在这两个孩子的身上划一刀!千刀万剐是什么感觉,如果你们想让这两个孩子感受的话,那么尽管隐瞒好了!”为了得到母妃的下落,她绝对不择手段,谁的死活都跟她没有关系!“当年是谁带走的那三个小孩,是莫湘芸?!”

         “不是!是一群蒙国人,我们都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抢走三位小少爷或小小姐!”还是那位老妇人回答的,可是那名女子看见自己的孩子有危险,再听老妇人的回答,神色极为慌张。

         狄羽琏不语,仅仅朝两名护卫望了一眼,就听见两声惨叫响起,两个少年的胳膊都多了一道口子,血流了出来。

         “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老妇人喊道,而女子则哭喊着自己的孩子,想扑过去,却被丰子耀抓住,动弹不得。

         老妇人显然在说谎,惨叫声继续响起,没两下,两名少年的身上多了好几道口子,女子终于忍不住了,禁不住喊道:“不要再伤害我的孩子了,我说!我什么都说!”

         老妇人显然在说谎,惨叫声继续响起,没两下,两名少年的身上多了好几道口子,女子终于忍不住了,禁不住喊道喊道:“不要再伤害我的孩子了,我说!我什么都说!”

         老妇人慌了神,使劲阻止她,却被她一把推了过去,怒吼道:“你不必疼你的孙子,可我会心疼我的儿子!如果为了你的什么忠心议论,你趁早收回,我已经为了莫家失去了丈夫女儿,凭什么要再牺牲我的两个儿子!”

         狄羽琏一摆手,两名护卫退回她的身边,丰子耀则拽住老妇人,被松开的女子赶忙察看两个少年的伤势,发现仅是轻伤,顿觉放心,而莫翰毅等人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女了。

         “回答本王的话,别忘了,给他们治不治伤还是在于本王!”冰冷的声音不带有一丝人情味,冷漠至极。

         “是湘芸小姐把他们带走的!老夫人是莫家唯一不愿让汀芸小姐进宫,没想拆散小姐和冷焰少爷这一对恋人的!所以她是小姐在莫家唯一留恋的人!她想带老夫人走,可是老夫人不肯,仅是恳求她带走三位小姐少爷。汀芸小姐最终答应,仅带着他们走了!”当年查三人被救走之事的官员因为是正要被调离樊州这个贫穷的地方,整日高兴终于摆脱这个鬼地方了,于是不愿在调离之前生事,没怎么仔细查,直接就按照他们的说法上报,然后拖家带口,快快乐乐地去别的州走马上任了。而此刻在狄羽琏的威逼下,十三年来,莫汀芸的下落终于有了线索!

         “她的身边都有些什么人?”原来她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她还有人的情感!没想到母妃还会去救她自己的母亲,再想到她对自己是如何的残忍,狄羽琏的双眸泛起了血色,恨不得现在就能找到她,碎石万段!

         “冷焰少爷,还有一些我们不认识的灰衣人!”

         “标志!他们身上可有身份的记号?”黑然有人相助,可究竟是些什么人?

         “这我没注意到,不过他们的口音不是我们延烜人的,像是他国来的!对了,他们称冷焰少爷为主上!”

         “子耀!冷焰的身份!”狄羽琏忽地瞠大双眸,像是想到了什么。

         “莫冷焰曾是莫家的家仆,十六岁莫家还其冷姓,去其家仆身份,二十岁参加武举,进入燕都批发业夺军,二十一岁进入御林军,二十二岁成为御前带刀侍卫,凭着莫家人做其后盾,以及他出色的能力,二十四岁便成为了御林军统领大人。”

         “冷焰少爷与湘芸小姐青梅竹马!”女子插了一句。

         “他是什么时候成为莫家家仆的?”狄羽琏盯着莫翰毅问。

         “他是十二岁时在随州,由喜欢捡人回家的四岁的湘芸捡回来的。”莫翰毅意外为何狄羽琏会猜到冷焰不是生下来就为莫家家仆,而是中途卖身莫家的,他国口音?难道……,莫翰毅的神色变了,“他当时才十二岁!还是个孩子,不可能是他国奸细!若真是奸细,这都过去十三年了,为何还没有任何动静!”

         “哼!十二岁!十二岁的时候本王都已经被封王,上朝两年了!十三年,那又算什么!若想做什么,没有详细的计划,别说十三年,就是三十年本王都等得了!”狄羽琏不屑地回了一句,又问女子道,“后来,他们朝哪个方向走的?”

         “东樊这边!”女子惶恐回答。

         狄羽琏不语,忽地长啸出声,没多久就见依然亮着的天空中有一只雄鹰展翅盘旋,啸声渐变,而雄鹰倏地俯冲下来,却轻然地落在了她抬起横在胸前的左臂上。随即就见她把那鹰交予丰子耀,自己却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毛笔,小墨瓶和小纸条写了些东西,然后收起笔墨,卷好小纸条,入入一个小筒中,绑在鹰的脚上,将它放飞。

         所有在延烜追查她母妃下落的人都被命令停止行动,改为追查冷焰从进入莫家后,接触的所有人和事。她终于可以断定自己曾有的预感,果然有人相助,果然那个女人早都逃到他国去了,怪不得怎么都查不到!

         “莫湘芸还说了些什么话,她总有告诉过莫氏夫人关于她在冷宫中的生活吗?!”狄羽琏不浪费时间,立刻进入下一个重点。

         “对了,有,有的!小姐说她在冷宫生了一个……”话语骤然而止,丰子耀在狄羽琏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进入警戒状态了,点了手中老妇人的穴,当他听到“冷宫”这个词的出现,便立刻闪到了女人身边,点了两名少年的穴,再用手掐住了女子的脖子,一气呵成,阻止了她接下来的“公主”二字。

         见状,狄羽琏收回了自己手中的暗器。

         “现在,本王问话,是,你就点头,不是,你就摇头,知道了吗?”

         女子惊吓地点点头。

         “莫湘芸说这话的时候,听见的人如今只剩你们四个了吗?”

         女子点头。

         “你们有告诉过别人吗?”

         女子摇头不。

         “你确定?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谁也不知道?”

         女子使劲摇头。

         “很好!你知道本王最厌恶的是什么人吗?”

         女子不明白地摇头。

         “背叛主子,不忠心的人!还有,知道什么样人能保守秘密吗?”

         女子惊恐地看着她。

         “死人……”狄羽琏轻声吐出的两个字随风而飘,一道黑色的影子随之而起。

         剑光闪过,丰子耀下手绝对的快、准、狠!四人的脖子瞬间多了一道血口,倒在了地上。他家主子的秘密一旦泄露出去,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除了他和他大哥碧箫姐妹外,知道者死!

         四条人命瞬间消逝,狄羽琏无动于衷地瞥了一眼,就看向莫翰毅他们,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她的杀意顿起。

         莫翰毅看出她要杀人的想法了,其实在与妻子的陪嫁丫鬟,也就是那位老妇人重逢时,他和三位儿子都从她那里得知当时的一切,知道女儿竟然在冷宫生了一位小公主,但是他不明白这位小王爷貌似把这件事当作不可以传出的秘密般,没时间让他多想,他缓缓地跪了下去,恳求道:“王爷!求您放过我莫家仅存的这些人吧!老夫已经因为不孝女儿毁了祖宗的百年基业,不想再成为害一族被灭之人啊!否则的话,老夫有何颜见地下的列祖列宗!我们真的不知道莫湘芸的任何事情!”

         狄羽琏阴沉地盯着他,渐渐地,所有的莫家人与其家仆都跪了下去。

         “算起来,你们也是被那个女人害到的!知道吗?如果有一天,李栽到本王的手里时,本王一定亲手挖出她的心,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虎毒不食子,可那个能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毒手的女人,亲人于她,又算得了什么?她害的人,自己就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