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18
        你们满意的!”

         宇文逸臣是真的决定如果他娘被留了下来,他就不会再像以往那样了,可惜认定闵敏对长子是个阻碍,宇文浩然无视长子的哭求,厉声吼着让家仆带他走。

         “不!放开我!”被架起朝门外走的宇文逸臣再次挣扎了起来,泪流满面的小憨脸朝向最疼爱他的两位叔叔求助,“三叔,五叔,求你们了,帮我向我爹说说情!不要送我娘走啊!”

         被他点到名两人觉着心疼,可认为这样是为了他好的两人最终转过头去不出声。

         “主上……”兰琇也想求着不要送走夫人,却被宇文浩然打断。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你把东西收拾好,跟夫人一起去本家住!”

         “爹,我求您,不要送走娘!放开我!娘!娘!”毕竟是个孩子,哪里能抵得过家仆的力量,他的哭喊声不断,拼命伸手向他娘亲,却被硬生生地架了走。

         做儿子的为即将到来的离别而哭得声嘶力竭,可这边做娘亲的却在自言自语,疯癫谁也不识,更不知离别为何物,所以,伤心疾首的只有年少的孩子……

         这一夜,宇文府上不平静,男孩的哭喊声从西边阁楼传出,飘荡在空中,久久不散。

         宇文浩然让大长老他们去休息,他自己却站在关着长子的阁楼外,负手仰望夜空,耳边不断响着儿子求情,哭喊,敲打门,撞门的声音,心疼却不肯妥协的他就这样站在外面陪了儿子一夜。

         同样的星空下,难以入睡的人不仅仅是宇文父子,没能睡觉的还有其他人。

         四岁的小娃晚膳过后,想了想,又命人拿着题纸随她回到了懋学轩,秉烛看起了诸位孩童的题纸,当眼睛酸痛时,她又到庭院中察看一下站在那里的孩童们。小人儿的心中不断重复着她的目标:她要选最优秀,最有潜力,会对她忠心的人!伴在她身边的人一定要文武双全!这样的她才能在这个勾心斗角的皇宫中好好地活下去,才有能力找到那个女人!

         如此之晚,庭院中的孩童已经没有能坚持蹲马步了,早都换成了直立,可没吃晚饭的他们是又困又饿又累,因此大部分已经瘫倒在地上了,甚至打起了盹。

         小福子三人却还直直地站着,是感恩的心促使三人坚持了下去。除了他们外,还有一名孩童站着,他直直地盯着站在最前方的小福子,始终不肯移开视线。

         他的脑海中不断徘徊着当年他的大哥最后一次对着幼小的他说会去想办法弄钱给娘亲买药治病,给他买好吃的情景。可是那一次过后,钱被人带了回来,他的大哥却是一去不复返!

         爹口中最令他感到自豪的长子,丰家未来的希望,自己最喜欢的大哥竟然成了太监,曾经年幼的他不懂那是什么意思,可如今已经九岁的他完全明白了他大哥为救娘,为了不让他这个弟弟饿死,到底做了怎样的牺牲!心中满是酸楚,孩童——小福子的弟弟丰子耀忍住泪水,抿着嘴,咬紧牙,忽略浑身的不适,脑中却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坚持下去,他一定要被十六皇子选上!只有这样,他们丰家才会有未来!而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他才能见着他的大哥!

         时间过得飞快,还有一个时辰宇文浩然就得去上早朝了。阁楼内的宇文逸臣早就停止了敲打门,撞门的举动,可是楼内的哭声却演变成了嚎啕大哭,并且伴着小憨孩不断叫“娘”的嘶哑嗓音。

         大长老他们早就起来了,他们是收拾好东西,过来看看情况的,顺便告诉宇文浩然,说是他们现在就启程,这样也可以早点把少宗主放出来。

         宇文浩然叹了一口气,吩咐家仆看好少宗主,并且派人给长子做些他喜欢吃的东西,好到时候把他放出来后,哄哄他开心。然后他和长老们离开了这里,准备送走四位长老后,就直接去上早朝。

         只是,阁楼内的景象并不是他们所想那般。

         宇文府西边的阁楼是用来让犯了错的孩子们反省的地方,虽有窗户,却是后来被封起来的。

         第一次进到这里的宇文逸臣不熟悉这里,他是边哭边找能出去的地方,找不到便撞门。发现自己撞不开门后,他就把目标放在了被封起来的窗户上了。其实他早就把眼泪抹干净了,嚎啕大哭是为了掩盖他在那里撬窗户所发出的声音的。

         宇文浩然一行人前脚一走,后脚没多久,宇文逸臣就终于把窗户给弄开了。窗户不在家仆守着的那一面,所以没人发现他的举动,只是纳闷哭声突然停了。他被关在楼上,从窗户往下看,两层楼的高度,想都没想,他翻出窗就跃了下去。

         其实凭他的轻功程度,这点高度没什么,可是因为他太过着急,跳下来的时候,右脚不小心地被一粒石子拐了一下,有些微扭伤。

         不知道大长老他们什么时候启程,心急如焚的他顾不得脚上传来的疼痛,起身跑向他娘亲的偏院。可惜当他到达时,人去楼已空……

         不愿意相信这一切的他随即跑出偏院,抓住路上遇到的一名奴仆,气势汹汹地质问大长老他们在哪里。得知大长老一行人在正门那处,他松开那名奴仆,就跑了。

         因为他的神情不若往日的憨傻,反而透着威慑气势,让那名仆人还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第三十章 各自的道路

         宇文浩然目送大长老一行人的马车队启程,然后他便跟两位弟弟坐入各自的轿中,准备前往烜禁城。可是轿子才刚被抬起,三人就听见轿外有人惊讶地喊“少宗主”,接着就听见他家小憨孩叫“娘”的嘶哑喊声。

         三顶轿子瞬间又放了回去,从轿中赶忙出来的三人恰好看见宇文逸臣追赶马车队,跑向那个方向的背影。

         小憨孩脚下一个不稳,重重地跌倒在地。他不顾手和膝盖处多了几处伤口,迅速地又爬起,继续紧追马车队。

         愣在那里的宇文浩然半天才回过神来,赶忙下令让人跟上去,认为儿子不可能追得上,所以他仅是让人跟着长子,注意他的安全而已。

         三兄弟互相看了看,同时叹气,再入轿中,前往皇宫。

         行进的马车内,兰琇听见了车后传来自家小主子的喊声,但她没办法,只能含泪看着睡着的闵敏。几名长老也都听见了后面有人喊“娘”的声音,他们掀开小窗上的帘子,往后一瞧,意外自家少宗主竟然跑了出来,可不能让他追上,最好早点断了他的念头,所以大长老沉声下令让队伍快行。

         忽略脚脖子处传来的疼痛,宇文逸臣边喊娘边拼命追着马车队跑。

         因为还很早,路上没有什么人,马车跑起来也就没什么顾虑,所以车队的速度瞬间提了上去。

         宇文逸臣看见自己与马车队的距离忽然间拉了开来,情急之下才想起自己会轻功这件事,赶忙提气,施展轻功追人。

         大长老他们再探头回望时,发现距离没有拉开反而变近了,再仔细一瞧,搞错了吧!少宗主的轻功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果然,带走他娘亲是件正确的事情!

         毕竟宇文逸臣受了脚伤,之前跑了许久,加重了伤势,再加上他一夜未睡,精神紧绷,人也疲劳,他加快的速度随后又降了下来,脚下一个不稳,又一下子摔倒在地,不待停顿,他又爬了起来。

         就这样,一路上,跌倒爬起,不断重复,他坚持地追到城门外后,却再怎么也追不上那驶去的马车队了。

         “娘……”怔怔地看着远去的马车队,他哽咽出声,“娘……,娘——!”嘶哑的嗓子恸喊出声,荡漾在城门外这片空旷的野地上空。

         蒙蒙亮的天际下,只见原本站着的男孩双腿朝着地上重重地跪了下去,伤心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接下来他把双手放在了地上,双臂支撑着上半身,低垂着头看着地面,眼泪滴下,心中不停地呐喊,娘!娘!迟早有一日,等孩儿准备好一切后,孩儿一定会带你离开宇文家的!

         他决不会妥协,决不会踏入朝堂,绝对不要继承宇文家业!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他的决心和信念!

         坚定的心,明确的目标,只是,这一个等待就等了十二年,一切的一切就因为一个人而全部打破……

         另一方面,上早朝的金政殿内,所有的大臣以及几位年长皇子全都意外地盯着那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小不点。

         早朝已经开始,小娃儿站在最前方,小小的个头在众人之中显得极为怪异。商议朝事的每位大臣没有能忍住不看她的,无一不猜测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可某小娃丝毫没有不适,依然是那副漠然冷淡的表情。

         早朝时刻,不得随便进出金政殿,后宫女子,不得擅自干预朝政,所以当那位富贵之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时,众臣的注意力瞬间就从小娃娃的身上转移了,都在想:今天早朝怪事真多!

         “母后!您这是做什么!?什么时候后宫女子可以出现在金政殿了!?难不成您想擅自干预朝政吗?”虽是自个的娘亲,可对她的胆大行为感到意外且非常反感,延麟帝极为不悦。

         “皇上!哀家怎么会想要干预朝政呢?哀家是亲自来请哀家的那位架子极大,请了一晚上都没请动的孙儿来的!哀家刚去了慧武殿,可听说十六皇孙今天没有上墨香阁学习,而是跟着皇上到朝堂上来了!哀家怕还会像昨夜般请不动人,所以只好亲自到这里来了!”她来这里的原因之一是她昨晚被某小娃气得够呛,派人请了一晚上,都没见人出现在她的寝宫的。于是,仗着自己的亲生子是皇上,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太后崔氏不顾规矩就跑来了。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她生气皇上没有阻挡十六皇子的做法,害死了崔晓峰,她想出现在这里极力表现她的怒气,并且她还对十六皇子上早朝感到意外和危机感。

         “琏儿!”皇上挑挑眉。

         小人儿迈前一步,不慌不忙地回答:“禀父皇,昨夜太晚,儿臣顾及皇祖母年迈体衰,需要早些休息,故而未曾前往。今早父皇要儿臣在朝堂上禀告选试结果,故儿臣暂时没能来得及去向皇祖母请安!”接着她又朝向太后,“另外,还请皇祖母原谅孙儿的考虑不周,孙儿没能料到皇祖母竟然能起得这么早!累得皇祖母睡得晚,起得早,孙儿真是万分惶恐!”她又不是笨蛋,明摆着老太婆要找她麻烦,怎么可能自己送上门去!

         一番话听得太后极为不舒服,这娃儿表面恭敬,怎么句句都显示出她已经年老的这个事实!?她刚想发怒好好整治这个孩子,却见皇上沉声训斥小皇子道:“岂有此理!你怎么可以让你的皇祖母累着呢!太不像话了!”然后皇上又对太后说,“母后,您竟然因这孩子没休息好,现在一定很累,不舒服吧!来人,还不快送太后回寝宫休息去!”

         于是,气得胸内是翻江倒海,差点吐血的太后还没能来得及反驳,仅现身了一小会儿,就被送了回去。

         “琏儿,选试结果如何,说来让朕听听。”丝毫不觉着自己刚才的训斥完全偏离了皇太后想要提及的重点,顺着狄羽琏的话借机赶回了太后,皇上很满意。

         “回禀父皇,儿臣选出了四名孩童,但是最后哪两名能成为儿臣的伴读,还请父皇定夺!”狄羽琏跪下,手举写好的名单。

         “朕说过由你全权决定,琏儿怎么又让朕做最后的定夺了呢?”皇上有点意外,他还以为狄羽琏会直接给他两个人的名字。因为想知道这孩子的选人眼光如何,他便把选试权力都给了这孩子,今日带狄羽琏上早朝,其实是想让这孩子在所有的朝臣面前露露脸,却没想到竟出了他的预料。

         “所谓君臣之道,乃先君臣,后父子!儿臣虽是子,却更为臣,故而臣之事,应由父皇来做最后定夺!另外,诸位皇兄的伴读皆由父皇所定,儿臣怎可有所逾越!”奶娃声说出的话让众人皆感惊奇。

         “哈哈,好一个先君臣,后父子!”皇上大悦,示意黄公公把名单拿上来。

         今早也出现在朝堂上的王智利欣慰地看看小皇子,他教小皇子记住的东西一点都没白教。

         那名单递交到皇上手中后,他看着不语,好一会儿才合上名单,说道:“你起来吧!就你选中的这四名,不用删减了!”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他们还没从小皇子一番有礼之言中回过神来,却又听见皇上破例让小皇子拥有四名伴读,所有的人都觉着皇上太宠爱这位小皇子了,尤其是太子。

         “儿臣谢父皇恩典,父皇万岁万万岁!”小娃儿一点都不推却,这时候的她哪还有之前所说的怕有所逾越了。比别的皇子多两名伴读,她没觉着不对!这让太子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黄公公,宣旨吧!”一个决定下完,皇上不给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