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19
        歇息的机会,下令让黄公公宣读他早已写好的圣旨。

         于是,接下来,众人因为圣旨的内容或惶恐,或欢喜,更或震惊。

         惶恐的是皇上一次就罢免了几位朝廷重臣的官位。昨日下午获罪的六人中,崔丞相直接被罢免官职,户部尚书邬广华,兵部尚书方纯端获罪,但因为二人均为两朝元老,故也只被罢免官职,剩余三人则获罪入狱。不仅如此,皇上以礼部侍郎身为礼部官员,其子却不懂礼的理由,将那崔晓峰之父调出了燕都,连贬他三级!还有其他的事情,今日皇上一并拿了出来进行惩治,朝廷中很多官员的职位因此而大变动。

         欢喜的是宇文家的人,宇文浩奇被封为正四品上的忠德将军,随主帅,也就是护国大将军蔺相锌出征三国交界处,并且宇文浩然喜升至兵部尚书!待这日早朝后,各派系的官员才惊觉原本有所不平衡的各方势力竟然被皇上平衡了!

         震惊的是皇上封太傅王智利即刻出任右丞相,且保留十六皇子太傅一职,除早朝外,十六皇子拥有随其太傅任意行走各部的权力。也就是说,十六皇子的作息从今日起,跟其他皇子不同了!她早上练武,一等早朝过后,再随王智利学习。事实上,之后王智利除了让她学基本的知识以及前朝史外,时不时地开始用实例教导她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她十岁便能入朝堂的原因。皇上的圣旨中还有一点让太子他们这些年长皇子受不了,那就是十六皇子的武功从明日起由皇族武功第一的玦王爷亲自传授。皇子们的武功一般由年长王爷教授。玦王爷武功最高,且精通兵法,却从不接受给皇子传授武功的事情。他的破例让太子等人妒火丛生,恨死狄羽琏的好运了!

         “退——朝——!”太监尖细的嗓音在朝堂上响起。

         皇上起身,走之前,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下方站着的狄羽琏,心道:琏儿,有所得必有所失!朕属意你继任朕的皇位,从今往后,你有朕的皇权撑腰,朕给你创造最好的一切机会,可正是因为如此,你也必会成为朝中拥立不同皇子的各派系的眼中钉,肉中刺!能不能挡住冲你而来的所有阴谋诡计,暗杀毒害,是朕给你的最后一道考验!如果你能在这种环境下立足,且能得到比其他皇子更多的拥护势力,那么,十二年后,待你满十六岁的时候,朕就废立太子!

         以后的日子中,有很多事都迫使众臣猜测皇上想废立太子,但除了王智利,谁也不能确定此事。因为漫长的十二年,皇上并无废太子的一丝动作!只是,皇上内心的真正打算竟与祁算子的卜卦结果有出入!那么,到底是祁算子卜卦出了错,还是未来有变,谁也不清楚!

         不过,狄羽琏倒是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第一次看到龙椅上的父皇,第一次感受到与那高高坐在朝堂上的人之间的距离就像是天与地般的遥远。于是,随着自己的太傅离开金政殿前,她再一次深深地注视了那龙椅一眼,下定决心,总有一天她会坐在那上面,让所有敢鄙视,敢敌视她的人通通匍匐在她的脚底,尤其是那位丢弃她的女子!

         这年起,有娘亲却如同没有般的两人为自己的目标努力着。只是,因为心中的伤痛,一位心慈如佛,阿斗之名,声名远播,人见人叹;一位心狠似魔,煞星之称,无人不晓,人见人怕!

         *   *  *

         *

         *

         *

         *  *

         十二年后——

         “大堂哥,等等我!”少年边喊边向前方走着的男子那里跑去。

         男子听到后面的喊声,立刻停下脚步,转过了身。只见他一双眼睛笑弯弯,鼻子不高不塌,红唇白齿,一张脸会让人觉着挺顺眼,却决不会令人惊艳。他的个子高高,身材挺拔,却因为冬天的缘故,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让他显得极为臃肿笨拙,也让每每看见他的人都想说这大冬天的,怎么会这么热!?

         男子已有二十四岁了,脸上却依然透着不符年龄的憨气。他发现来者是自家小堂弟,当即,热情地向对方打招呼,“逸新,你来了啊!什么时候到的?”

         “我早就过来了!大堂哥,你今天怎么没有从后门进府啊!害我等了你很久!”少年有点跳脚。

         “啊,啊,是这样吗?不好意思啊!我爹他、他勒令我不准再走后门!所以我从正门回来的。”男子可爱的笑脸瞬间垮下,伸手摸摸头,略微不好意思地讲原因,然后又嘀咕了一句,“其实走后门挺好的啊!”紧接着他像是又想起了什么,憨脸上满是疑问,“对了,逸新,我刚从正门回来的时候发现旁边府邸有点不一样了!是有什么人要住进去了吗?”

         “……”少年忍不住地嘴角抽搐,“大堂哥,你知道三伯父和逸伦堂哥要从边境回来了!”

         “知道啊!家书上有说啊!二娘很高兴呢!”男子纳闷,这跟他的问题有啥关系吗?

         “那也就意味着琏王要回来了!”

         “哦!”某人还没有弄清楚其中的联系。

         “琏王十六岁了!他回来就会搬出宫,所以皇上下赐府邸,但是由琏王自己选,他选中了你们旁边的那个府邸!”

         “哦,果然要住人进去了啊!”唉,以后他不能再番强进去了,竟然有人住了啊!男子心中哀叹一声,转身准备继续走。

         “大堂哥!你没什么要说的吗?”就这样!?他的大堂哥到底有没有搞清楚旁边要住进什么人了啊!?少年郁闷地直跳脚,忍不住地叫住了他。

         “……”说什么?男子不明白,但迫于小堂弟的瞪视,他只好努力回忆了一下刚才所见,黑漆漆的大门,黑色的柱子,黑色的墙壁,就连大门前的狮子都被改涂成了黑色的,男子的嘴角难得地抽搐了一下,留下了三个字给小堂弟,“真、难、看!”旁边将要住进去的人到底是啥品味啊!?

         完全没有涉及重点,少年无语望天,事实证明,果然不能对他的大堂哥有所期待……

         同一时刻,遥远的流放之地,两人口中的主角身着黑色盔甲,腰间配剑,披着黑色大氅,身下骑着黑色骏马。

         她那双慑人心魄的凤眸时而流露出阴鸷的目光,天人般的容貌却冷漠阴沉,高高在上的贵气让跪在地上的众人不自觉地低头匍匐。

         随她一同到来的十三名护卫如同她一般黑色装扮,面无表情。

         黑色席卷了这片矿谷之地,带来的阴沉低气压让这些被流放的,与世隔绝了许久的罪人们心惊胆战!

         岁月如梭,当年的两人都已经长大了……

         卷二 雌雄莫辨惊流言

         第一章 必争之地

         景观三十六年——

         东樊大裂谷,地处延烜、冥雷、黑崖三国之交界。矿藏丰富的此地自从十二年前延烜与冥雷挑起争端时,就战乱不断。

         当年的那场战争持续了两年之久,最终以延烜国略占优势,分得多一半的土地,冥雷国占得剩下的部分,而黑崖国几乎无法再踏入此地的结果暂时告一段落。之后的六年间,虽说三国为此地起过无数次的争端,但都没有演变为大的战争。

         只是,四年前,这种让延烜国得益的状况在黑崖国黑麒王结束了该国持续百年的七藩割据的局面后,就被打破了。这位王爷在自己国内的战争收尾的时候,突然派出其坐下其坐下三军中的赤军打了延烜国一个措手不及。赤军攻是势如破竹,锐不可当,尤其是其领军之人,据说为黑麒王右臂般的赤月将军。延烜国在他的手上接连折损了三员大将,其中包括大将军蔺相锌。

         延烜国的节节退败,导致了他们失去了在东樊大裂谷的大片土地,最终只剩由忠德将军宇文浩奇率军拼死抵抗,才保住的大裂谷西边的井溪盆谷之地。那一战宇文浩奇成名,而黑崖国因折损了名将赤月,停止了进攻,两国休战。

         实际上,只有宇文浩奇才知道名将赤月何来折损只说,他连那家伙的皮毛都没伤着,自己倒是差点去了半条性命。要他说来,那人八成是有原因要诈死的!不过,这不管他的事,它算是捡的一个大便宜,因为是唯一的胜仗,他连升三级,被皇上封为从二品的镇疆大将军。

         延烜国元气有所伤,一向好战的冥雷国是绝对不会放过此等机会的,于是导致了接下来两国接壤处的烽火四起。

         战线拉长,劳民伤财,延烜国频频向东方的边境派兵,却没能挡住冥雷国的越境之举,接连失去几座城池。

         延麟帝又急又怒,几名年长皇子纷纷请缨出战。皇上准许,命玦王为主帅,宇文浩奇为副帅,包括太子在内的四名皇子皆领兵跟随。皇族亲自出征,夺回两座城池,战况开始呈僵持状态,冥雷国不能再进一步,延烜国却也没能将剩下的那些已失去的城池夺回。

         那个时候,对外,朝廷众臣一致视冥雷国为仇;对内,因为支持的皇子不同,各派系如同皇上所料,基本上都视得宠万分的新封王爷狄羽琏为眼中钉。

         于是,在狄羽琏满十四岁的那年,朝中大臣无人有异,全部推荐琏王出使御风国。众人大的都是让她有去无回的坏心眼,却不料小王爷不禁安然无恙的回来,还把出使的任务完成了,吐血的都是想害人的家伙们。

         这个除不掉的肉中刺让人极为忌惮,人人绞尽脑汁地想要拔了它。接下来几派的人不约而同的又想到一起去了,让琏王出征,才十四岁的孩子到战场上去,出个“意外”死去非常正常。他们推荐的理由很简单,琏王为玦王爷亲授武功兵法,其功力是众皇子之首,而皇上考虑到也该是让狄羽琏解除兵权的时候了,便准许了。

         就这样,十四岁的琏王狄羽琏以稚龄率领新兵队伍出征。她先被派往玦王爷那里,可没到三个月就被玦王以太子那里需要支援的理由,把她遣了过去。太子坚持了两个月,就把她指到三皇子那边去了,接下来,琏王和她的新兵队伍想烫手山芋般被人丢来丢去,谁也不想要。

         当初提议琏王出征的人是悔的肠子都青了,想说让这煞星小王爷死在战场上,哪知是把本国的煞星送出了门,打得冥雷国屁滚尿流,哭爹喊娘,让小王爷抢了自已人的功劳!更让他们失策的是原本指望能拖小王爷后腿的新兵队伍竟被这孩子训练成了一支令敌人闻风丧胆,令己方忌惮,只听琏王命令的精英黑旗军。

         新兵队伍共五千人,才到战场一个月,就死了一千八百人,其中四分之一都是因为违反琏王定下的军规而丧命的,故此,煞星小王爷更名为嗜血小王爷,而剩余的三千两百人是无人敢违反琏王所说的任何一句话。也因此,在琏王出征后的第三个月,两年多的僵持被打破,但由于狄羽琏总被人赶来赶去,所以她多一半的时间都花在领兵赶路了,以至于战争又持续了两年的时间,而接近尾声的时候,狄羽琏的军队根本就被人丢到后方去了。

         众将领的心声很一致,那就是小王爷想在那里攻打敌人都可以,但是前往别跟着他们的队伍就好,这让只能无聊的练兵的狄羽琏极度不悦。

         当无意间得到黑崖国黑麒王失踪的消息时,她仅考虑了一下,便派人询问玦王她该支援皇叔还是宇文浩奇,玦王立刻给答复让她去宇文浩奇那里。紧接着,她又派人去问宇文浩奇,她该支援他,还是领兵去井溪盆骨之地那里接管权力驻守在那里。

         宇文浩奇纳闷了,井溪那里并无战事,不需要增兵,可让小王爷跑到他这里来,那就如同噩梦降临,为难的他便征求他一起的太子殿下,结果太子不假思索的就决定让狄羽琏领着军队去井溪那里驻扎去了,千万别来他这里。

         得到自己中意的答复,狄羽琏领着自己的人到达井溪后,第一件事就是并借着自己的身份接管了驻守军,第二件事就是领军攻向了黑崖国占领大裂谷的那片土地,努力地杀杀杀,之后又攻向了冥雷国拥有的那块地方。

         待延烜国与冥雷国两国终于休战,太子等人正得意于自己这几年征战的功劳,幻想着皇上会有多满意,怎样赏赐的时候,一道从天而降的消息劈梦了几人,琏王将东樊大裂谷完全攻占下来,从此以后,东樊彻底归于延烜国的版图了。

         想追究狄羽琏擅自跑到井溪之罪时,太子才发现自己被那位不讨喜的小王爷给耍了。狄羽琏不询问自己该支援哪里,偏偏询问的问题让人做选择,还只给出了特定的两个选择,她利用了太子等人不愿意让她过去支援的心理,借太子之手,光明正大的跑到了井溪,至于起兵原因随她怎么编,反正皇上听到这个消息后,那是大悦,不仅狄羽琏搬出宫的府邸由她自己选,下赐了不少财物以及美女,还允许她从自己的黑旗军内挑三百人成为她的亲护队。

         这年的十月,所有的战事都已经结束,边境的兵力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