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41
        ,藏娇楼的花魁宴开始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几位弟弟站了起来,走到他身后的护栏旁,看下方表演。宇文逸臣当机立断地甩开了柔心,闪到了一边,无视美人嘟嘴的娇态,不干他事,他的注意力完全在自己的衣服上。

         其实有点洁癖的某憨男他盯着自己的衣服看,心里既庆幸又哀怨,幸好他有想到,来之前换了一套最旧的衣服,唉,可惜了,还是好好的一件呢,不过,虽然挺浪费,但还是扔了吧……,对了,要不送到善堂去好了,真是的,他刚怎么没想到呢?太好了,就这么办!

         他开心了,便看向下方的表演。他才看,而这第一个人还没有演完,就听闻从楼门那处传来了吵吵囔囔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尖尖细细的嗓音响起,打断了花魁宴的表演:“给我搜——”

         接着一个又一个的黑衣人涌了进来,那装束当即让所有认得的人黑了脸。

         兰嬷嬷赶忙迎了上去,一见对方是名公公,忙说:“哟,这位公公怎么想起到我们藏娇楼来了,若是您来找女人,兰嬷嬷我定会给你介绍一个好的,若是您来找事,那也得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别扫了诸位爷的兴致,这大过年的!”明显对方是来找茬的,后台硬的兰嬷嬷脸色不是很好看,没给好脸色。

         小福子顺着她的手比划的方向朝上方的雅座环视了一下,一眼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可也瞧见了他惹不起的几位大人物在场。

         “奴才给各位王爷、殿下请安了!”小福子朝着上方的王爷皇子们行礼,哀叹一声,果然这里是皇亲国戚爱来的地方,今天不仅有玦王,还有六位皇子出现在了这里。接下来得罪他们是得罪定了,不过,自家主子已经想好了办法会解决的

         “小福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还带着这么多的人,莫不是你家主子也来看这花魁宴?”毫无危机感,认为对方不会做出什么事来的,八皇子边出声边寻找秋羽琏有无出现。

         “回禀八殿下,我家主子并没有到这里来,主子她另有事。奴才先在这里向各位爷赔礼了,我家主子说……”小福子顿了一下,忽然拔高声音,用着太监特有的嗓音外加音调,高声叫道:“给——我——砸——”

         都在等着听他家主子说啥,却没想到他忽然话锋一转,导致所有的人都没能反应过来,那些小福子带来的人就已经开始使劲地砸藏娇楼里的东西了。

         女子的尖叫声伴随着桌椅被砸,杯盘掉落的声音此起彼伏。

         兰嬷嬷气急败坏地派藏娇楼的护院阻挡小福子等人的疯狂行为,同时威胁道:“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这藏娇楼是谁家的吗?你……”

         “不管是谁开的,我家主子说了,今个要把这藏娇楼给、拆、了!”小福子打断了她的话,同时打飞了冲上来的护院。

         “放肆的东西!还不快给本皇子住手!”楼上的二皇子冲着小福子怒叫道,这是他岳父方家的产业,也是他们太子党消息来源之地,怎可被琏王给毁了。

         此时,“轰隆”一声,楼内的一根柱子被丰子耀给毁了,而小福子对二皇子的话恍若未闻,他身影一闪,速度极快,亲自动手,开始了拆楼大业。

         发怒的二皇子

         他们根本没办法,若要打,却打不过,因为来者不仅有琏王的十三黑衣护卫,还有他的亲护队。楼内一片混乱,见情形不对,只得憋气地被迫逃到了外面。

         没多久,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煞星王爷的手下把燕都赫赫有名的藏娇楼弄成了一片废墟。

         “皇叔,您都看到了,这是什么事啊!?”二皇子有点抓狂了。

         “皇叔,十六这样做,会让百姓说我们皇族宛如恶霸一般地蛮横无礼!”八皇子火上浇油。

         “皇叔,这藏娇楼时兰嬷嬷一生的心血,如今毁了,我们得想办法给她补偿才是。”十二皇子没像其他两人那般直接把矛头指向秋羽琏,而是同情地看着坐在地上又哭又闹的兰嬷嬷,温和的建议。当然,这样说更狠毒,突显秋羽琏的不是。

         “小福子。”玦王皱眉,沉声叫他。

         “王爷,我家主子说了,奴才仅是听命行事,若是谁有意见,请直接找她,也可以直接告到皇上那里去,我家主子自会给个说法的!”

         玦王深沉地盯着小福子,只见小福子的脸上依旧无波无痕,让人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半响后,玦王才出声,却是下令回府,显然看花魁宴的兴趣没了。也不想管这档子事。

         等着皇叔做主,却见他走人了,差点没把几个皇子气吐血,二皇子狠狠地瞪了小福子几眼后,叫上几个弟弟,决定回去,好好商量怎么拿这件事做文章,找秋羽琏的茬。

         他们一走,一道黑影闪到了小福子的身后。

         “怎么样?”东西拿到了吗?小福子微微侧头,问身后那人。

         来人没出声,仅是恭敬地低头,无声地表示到手了。

         “那就好!”小福子眼睛扫到那位还坐在地上哭的兰嬷嬷,一点都不同情她。能把这楼子弄得那么大声势,背后不知道干了多少逼良为娼,丧尽天良的事情,不过,他家主子向来不管这种事,要怪就怪藏娇楼今天倒霉,迎进了一位瘟神阿斗,惹到了他家主子。唉,他家主子难道真如紫笛所说,喜欢上了那阿斗不成?想到这里,小福子又往人群中扫了一眼,当即心中一惊,那阿斗呢?他人呢?

         他叫宇文逸臣瘟神,宇文逸臣还认为他的主子秋羽琏才是个瘟神呢!而且是个阴魂不散的大瘟神!

         之前宇文逸臣他们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了,但又飞快地回过神来,他跟弟弟们迅速地逃出了藏娇楼。

         到了外面,他们又把跟八皇子他们一起逃出来的宇文逸凡叫上,在宇文逸新的带领下,去了另一头的的欢夜阁,毕竟他们今夜的目的是终结自家大哥的童子身,琏王要拆哪的楼,跟他们没有关系,反正这条街上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天哪,太可怕了!”进了欢夜阁,已经叫嬷嬷把女人带过来了,都坐好了,宇文逸新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地说:“琏王手下无弱兵,果然个个身手厉害,你们看看那个太监,估计是里面功夫最高的一个吧!”

         他起了个头,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不一会儿,欢夜阁的嬷嬷领着姑娘们都过来了。

         这一次,有宇文逸凡在,他直接挑了五个不同类型的女子,让她们都到宇文逸臣的跟前去。

         宇文逸臣惊愕的发现自己被围起来了,两名女子蹲下来给他捶腿,一名站在他身后给他捶背,两位速度最快的则抢到了他两边的位置,不经他允许地就搂着他的胳膊,娇声叫着:“公子,姣月(香荷)给您倒酒喝可好?”

         “大哥,是男人,就要这样子玩,夜里你想抱几个都可以!”宇文逸凡自个一手楼一个,邪气地笑着。

         “……”再一次地,正在想法子挣扎的宇文逸臣被雷到了,彻底无语……

         “也是,大堂哥,你今天晚上,选它几个经验丰富的,再把这欢夜阁花魁宴选出的花魁也弄房里去!”宇文逸新眼睛一亮,鬼点子出来了,难得一次,能和他讨厌的宇文逸凡想到一起去。

         “银子不用担心,有爹和两位叔叔出。”他大哥出来逛青楼是家里允许的,宇文逸伦非常大方地说,反正花的也不是他的银子,不必心疼。

         “就是,就是,我们快看花魁宴吧!”不是自己出钱,宇文逸新乐眯了眼。吆喝着众兄弟们看女人,结果,他们的注意力才从这里的雅间移到花魁宴,宇文逸臣好不容易挣脱了捶腿捶背的三个女人,站起来时,欢夜阁的门口又进来了一个令人眼熟的人,当即,宇文逸新不敢置信地叫声响了起来:“不——是——吧!”

         “给——我——砸!”来人小福子在扫了一眼,瞄见那个害他在各个青楼找了半天的人,立刻下令,砸场子!

         听声音,宇文逸臣愕然地往下一瞧,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心中跟他的弟弟们有着同样的念头,不是吧!怎么又是琏王的人?阴魂不散啊!那位小王爷今天要砸多少个青楼才算完?

         宇文逸新跳脚,叫诸位哥哥一起离开这里,不信今晚找不到能让人玩的地方。

         这一次与之前不同,小福子所谓的砸,仅是把桌椅砸了,而在宇文逸新才提议走人时,他一跃而上,到了他们的面前。

         “见过各位少爷!宇文少宗主,别来无恙?”小福子很有礼地拱手躬腰。

         “还好。”宇文逸臣暗自腹诽,如果琏王和他的手下不出现,那他才会真的无恙!

         “宇文公子,既然这里已经被砸了,咱家斗胆问您,您接下来准备去哪一家啊?”小福子一副恭敬之态,温和地看着他,很有礼地询问。

         “啥?”宇文逸臣他们都懵了。

         “宇文少宗主,之前我家王爷听见您说要到藏娇楼,咱家很省心地就直接到了藏娇楼,把它给拆了。可接下来,您可是害得咱家找了好一会儿啊!所以咱家的意思是说,请您直接告诉咱家您今晚上要去哪几家,您也省得咱家领着人再到每一个楼子里找了,咱家好派人现在就去砸了那几家!”

         这位公公带着人来砸青楼,其实是冲着他来的?琏王到底什么时候听到他说要逛青楼了?这、这明明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宇文逸臣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这两位姑娘,别怪咱家没有没有提醒你们,要多珍惜自己的手啊,若是不小心地被剁了下来,它可是再也长不回去的!”小福子的视线移到搂着宇文逸臣两条胳膊的那两个女子的手臂上,很真诚地提醒道,同时,随后上来的丰子耀在他后面把剑一亮,明晃晃地剑刃吓得那两名女子迅速地离开了宇文逸臣,仿若他是瘟疫。

         下面貌似已经被砸完了,没了动静,而上面宇文逸臣这里是鸦雀无声,全都瞪着小福子,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许久之后,某憨男心中一声惨叫,啊——!他、他真被那个王爷给缠上了!

         接下来,宇文逸臣非常非常的无奈,在小福子的盯梢下,这晚他只能领着垂头丧气的弟弟们乖乖回府,路上还得不停地听小福子说他家王爷是为了他好,拯救他免于落到得花柳病的地步。

         而在桦街发生的这件事为如火如荼的流言再添了一把火,琏王会为了宇文阿斗吃醋,致使阿斗他的青楼开荤之举才发了个小苗芽,就被琏王一点机会也不给地扼杀了!并且琏王之举动,大刺刺地宣告阿斗为小王爷所有,若有人敢觊觎,下场如桦街藏娇楼和欢夜阁!

         众人摇头叹息,可怜如阿斗,多年守身如玉,却没想到是便宜了琏王啊!一下子,宇文逸臣成了燕都女人中的瘟疫了,人见人闪,此男,琏王所有,若敢觊觎,嫌命长了是不?

         至于那位助长流言的罪魁祸首,她此时正待在宇文逸臣的寝楼里,躺在他的床上,盖着他的棉被,美其名曰地休息,却难得无梦地睡着了!

         而门外,守着的碧箫二人,正与听闻琏王到府上来拜访,却发现她睡在自家宝贝长子(侄子)的房子里的宇文浩然三兄弟,大眼瞪小眼。怪异的气氛在空气中漫延,宇文三兄弟的内心在怒吼,这、这个小王爷他也未免太厚脸皮了!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吧!

         令人头疼的日子正式到来,从这日起,秋羽琏不管是以琏王的身份折腾地宇文家人变得神经质,还是以小羽的身份捣腾地宇文家鸡飞狗跳,总之,她彻底地走入了宇文逸臣的生活里,每一天都少不了她的消息,甚至不小心地被拐了一生……

         卷三 两情相悦拐憨夫

         第一章 月下佳人

         暖暖的被窝,让秋羽琏舒服的用脸蹭了蹭被子,再往里缩了缩。

         屋外隐约传来些许声响,使她不悦的蹙眉。因为还想继续赖在这张床上,她决定忽略它,便把被子拉起,蒙在头上,整个人缩进被窝里。可是接下来她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最终只好睁开双眼,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有点茫然的看向屋内。

         屋内的摆设很陌生,她的脑袋还不太清醒,愣了一下,慢慢的才忆起她之前听见宇文逸臣要去青楼,一怒之下派小福子砸了那里,而她自己则按原定计划,来宇文府敦睦亲邻。

         事实上,她敦睦亲邻的真正目的原本就不怎么单纯,而在知道宇文逸臣去逛青楼后,那目的更是变了样,根本是准备好来宇文府找宇文浩然的茬,整他的。原因很简单,想想看,宇文逸臣看上去多么的憨厚纯真啊!所以她怎么想都是这做老子的过错,竟然敢教他跑到那种地方去,学坏了怎么办!最重要的好似,让她心里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