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7
        休息,其实心里琢磨:此时不溜,更待何时?他决定改变主意,今夜就开溜!也幸好凤轩有派人保护他,没放任地让他自生自灭,否则,他还真活不到发现自己这个神算其实也会卜卦出错,而且不是一次,被骂得狗血淋头的那时候,因为宇文家的人并不好对付!

         祁算子离开,宇文逸臣也想离开地说:“爹,那孩儿也告退了!”

         “告什么退!和我们一起用膳!”宇文浩然每次看到他就觉得这孩子还不够结实。他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这个傻小孩总跑他娘那里去用膳,他娘那里吃的菜色哪能比得上跟他这个爹在一起享用的!宇文浩然又瞄见他额头上的那道伤,不悦道,“你又去你娘那里了?”

         “嗯……是的。爹,孩儿已经用过晚膳了!”提及娘亲,宇文逸臣的心情低落了一下。

         “唉,你这孩子,又被伤着了!”他三叔宇文浩奇站在他身边,摇摇头,伸手搭在他的肩上,示意他一起走,“吃过了就再吃一点好了!”

         于是,宇文逸臣被迫跟到膳厅,吃他的第二顿晚膳。

         同以往一样,大人们的话题总离不开朝堂和怎样让他这个笨小孩能有个光明的前途。因此,当饭菜都被端上来后,宇文浩然又屏退了下人,由大长老打开了话题。

         “近期内还有哪位皇子要进慧武殿,需要选伴读的吗?还是应该想办法让逸臣到皇子身边才对,这样才有机会接近十二皇子!”原本都放弃他入慧武殿做伴读的事情了,但此时,大长老心中又燃起了希望,毕竟将来这孩子能左右帝心,岂不是说他必定得伴在皇帝的左右!

         唉,又来了!宇文逸臣犯愁地看着自己面前满满的一碗饭,再听见大长老的话,那更是愁上加愁!

         “没错,虽说天命如此,但也得尽人力。我听说十六皇子要选伴读,是不是有这回事?浩正!”四长老看着宇文浩正。

         “是有这事,就在明天下午!”明日有各家子弟入宫进行选试,因此身为御林军新的统领,宇文浩正自然要格外注意宫内的安全,当然知道此事。他边回答,边往身旁的宇文逸臣的碗里夹菜。

         “明天下午?时间这么短!”二长老皱着眉看宇文逸臣,那眼神在说,他能行吗?

         宇文浩然思考了一下说:“今晚我监督他准备一下,明天下午之前就有劳诸位长老再帮他准备准备了!再说,这次不同于以往,听说选择权在那十六皇子的手中。”意思是,说不定瞎猫碰个死耗子,幸运地让十六皇子看他家宇文逸臣顺眼,选中了他,那就太好了!

         “这次一定得成功,以后可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皇上可是头一次把这事的决定权交到皇子自己手里,而那位皇子才四岁,哪里知道怎样选择,估计只要他看着顺眼就行了!”认为只要不看资质,自个的侄子怎么看都顺眼,宇文浩奇想当然地觉着那位小皇子也会如此认为。他和宇文浩然想到一起去了。

         宇文逸臣微张着嘴,瞪大眼睛看着他三叔也往他碗里夹菜,皱皱眉,然后,埋头苦吃了起来。

         “别小看他,大哥和三哥都没见过那位小皇子,才会说这话!”宇文浩正一脸严肃,其实不是很赞成大侄子去参加这次的伴读选试,顺便不忘往身旁大侄子的碗中继续添菜,“我看逸臣还是专注在进国子学上院吧!”

         “十六皇子虽然不同于其他皇子,但毕竟才四岁,浩正你多虑了!”没见过狄羽琏的宇文浩然坚持要让长子去参加明天的选试,认为是个好机会。说着,他瞄见桌上靠自己这边的红烧狮子头,端起来,示意对面的宇文浩奇接过去。

         “就是,五弟,十六皇子顶多也就是比别的孩子聪明了一些而已!”也从未见过十六皇子的宇文浩奇不以为然地说,接过兄长手中的盘子,直接往身旁大侄子的碗中拨下去几粒,再递回给兄长。

         宇文逸臣看着自己碗中如山的菜,憨憨小脸写满愁字,他,不想浪费粮食啊!

         “那位小皇子岂止是聪明一点,他自从冷宫出来后,是何等境遇,大家都知道!据说那死去的淑妃对他的欺辱举动最多。本来虐玩新入宫的低阶小宫女和小太监虽说是禁忌,却是后宫常有的事,再加之淑妃的受宠程度以及家世显赫,何人敢管之!他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那日淑妃犯了宫中禁忌时才有惊天举动,惊动了圣上。如果你们那天在场的话,看见他的模样神情,绝对不会怀疑那位小皇子算准了一切!第一,他不怕死!如若不搏此一搏的话,他在宫中也很难存活下去!刺伤淑妃,将自己置于死地又何妨!第二,淑妃犯了禁忌有罪!第三,他虽说刺伤了淑妃,可他是皇子!第四,他熟知了皇上他喜欢强者的喜好!如此一来,他既得到了皇上的宠爱,又除掉了仇人淑妃,更得到了三名从今以后对他死心塌地的奴仆,还让宫中后妃皇子没人再敢像以往那般欺压他,一举数得,这招置于死地而后生使得完美!”

         “……,太夸张了,五弟你还是老毛病,喜欢把事情往复杂里想。四岁的幼童,一切都是碰巧而已!”其他人都同意宇文浩奇的话,认为宇文浩正想太多。

         “总之,明天逸臣得去参加十六皇子的伴读选试,就这么定了!知道了吗,逸臣!”宇文浩然拍板定案,看向儿子。

         “唔?”啥?宇文逸臣听见自己的名字,抬头。只见他腮帮鼓鼓,嘴里塞着满满的食物,看向他爹的那张小脸泛呆。

         “你明天去参加十六皇子的伴读选试!”差点又被气着,宇文浩然从牙缝里挤出完整的一句话。

         “唔唔!”好的!嘴里塞着东西,唔唔两声,聊表同意,实则在想:十六皇子,谁啊?他不关心,反正是皇子,他就不会跟其打交道,因为躲都来不及呢!他会去参加测试,但选不选得上,天意,天意啊!绝对不是他故意为之的!

         第十二章 初到烜禁城

         于是,这天的晚膳结束后,理所当然,宇文逸臣被他爹抓去书房为明天抱抱佛脚。虽说他心里不情愿,念叨着自个的作息被打乱了,但也只能很乖地按他爹的吩咐去做。结果,当然是折磨到了他爹。

         第二天清早,因为宇文逸臣下午要去参加选试,所以他爹便免了他在清晨的练武。这个免了,可不代表他可以睡懒觉,他依然得早起。

         四位年长的长老准备监督他再复习一上午,期盼他能多记点东西,来个超常发挥。可是,就连年老的大长老都早早地起来了,那年纪尚小,应该很有活力的小憨孩却不见踪影。

         人呢?在等了大约两炷香的时间后,四位长老的怒气终于在等待中爆发,派人去叫他,得到的回答竟然是找不到人,少宗主寝屋的门窗奇怪地紧闭,怎么叫屋内都没有回应。

         四人气呼呼地冲到他的寝院处,见他睡的那屋的确是门窗紧闭。大长老的脸当即就黑了,莫非他家的少宗主根本没把今天这件重要的事情当回事,现在还在睡觉!?

         “给我把门撞开!”怒沉着脸,大长老喝令道。

         “轰”地,两名奴仆去撞开了那门,然后退开,让四位长老进去。

         走进内室,四人就见到那床上睡着宇文逸臣,他果然还在睡觉!这么大的动静,竟然没能弄醒他!只见他的身上盖着被子,仰天而躺地呼呼大睡,睡颜憨甜,像做了好梦,嘴角还带着淡淡地笑容。

         这真是让四位长老气炸了,当即,怒吼声差点掀翻了屋顶,而宇文逸臣这才被吵醒,见状,慌忙下床,乖乖地耷拉着脑袋被四位长老轮番教训,低垂着的小脸表情很是无辜……

         一上午的时光飞快地就过去了,十六皇子的伴读选试即将到来。

         因为延烜国诸位皇子的伴读皆出自官家名门子弟,故伴读选试通常是在烜禁城外的国子学上院举行的。由诸位皇子各自的太傅出题进行初选,最后再由皇上定夺两名人选。

         另外,虽说规定皇子以及伴读入慧武殿正式上学须满六岁,但其实各家子弟都同那些皇子一样,从四岁左右就已经接受教育了,所以选试也等于考察各子弟究竟是何程度,资质如何,一般来说,都会有笔试。

         然而此次伴读选试不同于以往,凡是在燕都内的官员,不论官阶大小,名门与否,只要其子弟适龄,皆可参选。选试地点也改在了宫中慧武殿懋学轩,申时开考。延麟帝亲自出题,翰林院使文公公与十六皇子的太傅王智利监考,最后由十六皇子定夺人选。

         宇文逸臣由自家长老陪同,提前了一个时辰到了烜禁城北面的光武门,只见城门外满是各家适龄子弟和其家人。来参选的孩童中有和他一样过去几年落选的,也有才到岁数的。由于参选资格的降低,人数比以往多了几倍。参选的孩童先去城门处候着的太监那里登记名字、出身,然后领取一个写有自己名字的牌子,再等着。

         临进宫前,就见陪同而来的家人对各自的孩子嘱咐再三。还差半个时辰到申时的时候,参选的子弟排好队,由宫内的太监引领,进入宫中,他们的家人则留在了城门外。

         进入烜禁城,对于宇文逸臣来说是头一回。由于年龄最大,个头最高,走在队伍最后方的他不像其他孩童那般战战兢兢,反而大大方方地参观起了皇宫。憨憨的小脸上满是惊奇,他对皇宫的第一印象就是哇,城墙高大,庄严肃穆,第二想法就是这个地方有种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最后他想今天过后,他再也不会到这种地方来,他跟皇宫无缘,没缘,是绝对再也牵扯不上关系的!

         他正想着,却见这条队伍才走了一小会儿,就停了下来。虽然排在最后,但由于个头的优势,宇文逸臣看见是因为一位太监公公的出现,阻挡住了队伍的前进,而原本引领队伍的太监对那位公公是点头哈腰,极为恭敬。

         肯定是个权大的!宇文逸臣暗道。

         来者正是那位负责监考的文公公,只见他命令队伍停下来后,拿过原来那位太监手中的记名册,开始点名,挨个察看孩童的牌子。

         文公公让已经被点到的孩童,有些站到他的右方,大部分则站到他的左方。而同时,跟随他来的一名小太监在另外的本子上记名字,根据他写得频率,宇文逸臣猜测他只记了右方的孩童。

         “宇文逸臣!”

         “有。”

         “宇文少宗主,您请站到这边来!”文公公笑得挺和蔼,指着自己的右方说道。

         宇文逸臣发现站到右方的全部是名门高官子弟,这位公公也只有对着这些人才会笑容和蔼,典型的势利鬼!他暗自腹诽,缓缓地走到那队。

         接着,就见文公公命原先领队的那位公公将左方的孩童们全部带回,并且让他把原先的名册毁了。那位公公欲言又止,却在文公公的瞪视下,只能点头答应。

         不是说凡是适龄子弟都可以参选吗?可眼前这境况明显是后来的这位公公瞒了上面,擅自做主,只领名门子弟,减少竞争的对手。看来他不仅是个权力大的,还是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就说沾了朝堂以及皇宫没好事,果然,黑暗啊!阴险!宇文逸臣继续腹诽,脚底下却随着队伍的前进而动了起来,时不时地他还回头看看那些白来了一趟,并且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孩童们。

         朝相反方向而走的两条队伍距离越来越远,边走边回头的宇文逸臣忽然看到那条退回去的队伍竟然停了下来,是一名小公公挡住的。宇文逸臣看不清楚那位小公公的表情,只见他向领队公公出示了什么,接过原先的那本名册,领着整队孩童,换了一个方向走,那绝对不是出宫的方向。

         转回头,宇文逸臣同情地看向前方的文公公,暗道:可怜的人,他要倒霉了,肯定会倒霉的!有意思,一会儿他倒要看看这位公公该怎么应对?啊!不对,这关自己什么事啊!他还是应该想一想怎么把今天这选试安全地度过去才对!

         宇文逸臣皱眉,想起临进宫前,大长老对他的嘱咐,说是上午他爹有派人回来传话,一切都已经打点好了,让他不要紧张,答得对不对都没有关系,只要在考卷上把名字写上,字写整齐了,交上去就可以了!唉,听听看,他怎么觉着他这次是百分之百地逃不掉了呢?

         宇文逸臣幻想了一下从今往后天天进宫,伴在一位皇子身边的景象,当即感到一阵恶寒。

         于是,以往总给人感觉木呆呆的眼睛此刻骨碌碌地转了起来,左瞄瞄,右瞅瞅,瞥一眼偏在前方护送队伍的太监们,再转头看看身后无人的路径,此时心中终于对皇宫有着由衷地赞叹:皇宫好大啊!大的好啊!在这么大的地方,其实,迷路是很正常的,对吧!?宇文逸臣脚底的步子放轻变慢了。

         他不小心掉队了!宇文逸臣停下脚步,看着前面继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