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12
        己的下巴盯着她。见状,王智利叹口气,唉,皇上已经不悦了,自己还是再提点一下小皇子好了!于是,他稍稍往狄羽琏跟前挪了一下,弯腰附在她耳边,仅以两人能听见的声音低语道:“殿下,今天上午臣教的新成语您都记住理解了吗?皇上专程带了这么多的人来看,您可别叫他失望啊!殿下,学的东西一定要用!学以致用啊!”

         今天早上她学的新成语?太傅没事干嘛跟她说这个?狄羽琏愣了一下,脑海中迅速回忆早上所学,杀鸡儆猴,杀一儆百!他是在提醒她杀了谁好警告谁吗?她父皇专程带这些人来的?

         狄羽琏向朝廷诸官那方扫了两眼,她父皇有教过她朝服分类,朝廷现今官员的名字,当即,来人的身分她知道了个大概。她的视线重新回到崔晓峰那个方向,发现站在他身旁的太监欲言又止,于是,想不出来她父皇想警告谁的她忽然手指着那太监怒道:“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继续打啊!打到他说实话为止!到底是他家的谁教他这么大的胆子乱诽谤本皇子的身份的!”管它三七二十一,先打这个再说!容她慢慢想。

         崔丞相这一听,立刻明白自家幺孙果然管不住嘴,连忙跪到皇上的面前:“皇上,您请明察啊,微臣的孙子怎敢乱诽谤十六皇子,应该是小皇子听错了!”

         “你是说本皇子有错了!你没有在场,怎知你的孙子没有诽谤本皇子!?”小小的人儿转身,面色阴沉,盯着崔丞相沉声质问,那神态跟皇上发怒时的表情如出一辙,让历经两朝皇帝的崔丞相心中发毛,也让大部分初次见到十六皇子的重臣感到意外,小小皇子气魄慑人。

         “不是,臣的意思是说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这可恶的娃儿还敢跟他发怒,也不看看他崔祥锡是谁的舅舅!被吓到的心情一闪而过,崔丞相心中忿恨,但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皇上,还是先问问文公公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再做定夺可好?如若是微臣孙子有错,今日就是将他打死在这懋学轩,微臣也绝无二话,可若是误会,把小孩子打坏了,太后若要问起来,怕是对十六皇子也不好啊!”

         “文公公,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示意那名太监先住手,心中却在骂道:可恶的老东西!竟然话中带着威胁,又把太后搬了出来!

         “回禀皇上,奴才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十六皇子进来后,忽然说崔家小少爷诽谤他,就叫人抓起来打了。事实上,奴才没有听见任何人有说过诽谤十六皇子的话。”

         “王太傅,是文公公说的那样吗?”

         王智利也听出崔丞相话中之意,再听见皇上问自己话,考虑了一下,崔晓峰是太后疼爱的晚辈之一,若是今天他被打出了什么事,只怕真如崔丞相所说,让本来就不喜欢十六皇子的太后动了怒,那就不好了,所以他微躬身子,恭敬地回答道:“回禀皇上,微臣是看见十六皇子进来后,崔家小少爷同周围孩童说了些什么,嬉笑不已,不过,还请皇上恕罪,微臣因为年迈耳背,没听见什么诽谤十六皇子之言。”

         “看来是一场误会了,那就算了吧!”皇上冲那名太监挥挥手,示意不用再打了。

         这种结果是一旁站着的朝中官员皆已预料到的,他们都认为毕竟还只是一位小皇子,哪里是朝中元老崔大人的对手,崔大人两句话就把他孙子的危机解除了,纵使那孩子真说了什么话,这位小皇子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了,因为能为之前的事情作证的都站在崔丞相那方。

         崔丞相谢恩站回原位后,内心松了一口气,也很得意,再向对面的文公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快点请皇上让选试继续,最后则直直地看向狄羽琏,与她的视线对上,却不移开。

         文公公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躬身向皇上询问道:“皇上,继续进行选试答题可好?”

         皇上还没回答,众人就见那面无表情的十六皇子走到正中,一撩衣摆,端端正正地朝皇上跪了下去,拱手请示:“父皇,儿臣想请问父皇,今日的选试是全权由儿臣负责,任何涉及选试的事情父皇都不会参与吗?”小脸上的表情严肃认真,让众人摸不着头。

         “当然,关于选试,朕不会干涉!你起来吧!”皇上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有点期待地看着她。

         “儿臣谢父皇!”狄羽琏谢恩起身,转向被人扶起,正捂着伤处,呲牙咧嘴泪汪汪的崔晓峰,清脆冰冷的奶娃声再次在懋学轩内响起,“谁允许他起来了!让他再给我趴回去!”

         众人呆住,什么!?皇上已经放过崔晓峰,这十六皇子是想抗旨不成!?

         第二十章 欲加之罪

         她的父皇准备放过崔晓峰,狄羽琏当然只能作罢,可就在她忍气吞声时,却瞄见了那文公公与崔丞相之间互通眼色,再看那崔丞相将视线移向了自己。

         要知道崔祥锡是大人,他的个头高,而狄羽琏年岁小,才一丁点高度。她看向对面的他得抬头仰视,因此,虽然崔祥锡没有显露一分对她的不满来,可由于身高的差距,再加上他面无表情,不肯移开视线的动作,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无形中逼向她,像是无声地宣告胜利外加挑衅。

         狄羽琏心觉气闷,又扫了一眼崔晓峰,这可好,看见他一见自己望他,正从长凳上被人扶下来的他虽是眼泪汪汪,却还不忘恶狠狠地瞪她一眼,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崔晓峰心想他有爷爷和太后姑奶奶,十六皇子又能把他如何?改天看他怎么到太后姑奶奶跟前告状,非要将今天挨得板子数统统还给这个十六皇子不可!

         一股无名火从狄羽琏心底冒起,耳边恰好响起文公公的声音,霎时提醒了她还有某人擅自取消殿外五十八名孩童选试资格的事情。狄羽琏由他之前偏向崔家人的举动以及跟崔丞相之间互使眼色联想到,如果背后没有人撑腰,他怎敢如此大胆!?

         这时的狄羽琏忽地又想起小福子跟她禀告的这十八名孩童的出身,再根据记忆中她父皇曾提过的朝廷派系,她在心中开始算数:两名出自崔氏一族,四名是崔氏姻亲家族的孩童,三名为与崔氏交好的邬氏一族,一名来自士族大家宇文一族,而宇文家族因为邬氏的原因跟崔氏走得极近!十八名人选,跟崔家有关系的就占了多一半!她的脑中猛然灵光一现,想通了之前纠结了很久的问题,那就是二十二名伴读皆出自外戚,且与崔氏有关的为十名,占了近一半!

         她是不太确定她的父皇到底想杀谁警告谁,不过,既然父皇提过要多回忆前朝史,而前朝毁于宦官与外戚之手,那么她动文公公和崔家的人,父皇应该不会说什么吧?决定跟着感觉走,狄羽琏的脑子一转,就有了主意。

         别看狄羽琏才四岁,生于冷宫,长于冷宫的她由于跟同龄人的经历不相同,因而所学会的东西也不是这个年龄的人能懂得的。冷宫中的小小她纵使有莫芳的爱护又能如何,仅凭莫芳一人之力根本不能护她周全,因此,当别的幼儿,即使是贫民出身的幼童都拥有天真,只会玩耍时,她却被一群表里不一,心怀怨念的弃妇想尽办法地找茬虐待,甚至无缘无故地都被打过。冷宫中的女子,她们每一个人的经历,那就是一部完整的宫斗史!她们每个人都曾无数次歇斯底里地在她面前回忆过去。她们当中,有在辉煌时是敌对的,这种敌对并没有因为都被皇上丢弃到冷宫而消失,反而更是互相憎恶怨恨,冷嘲热讽。一部分上了年纪,放弃出冷宫的女子以虐待她为乐,好度过那漫长无尽头的枯燥生活,并且借以发泄心中不满。但由于还有一部分依然年轻美貌,并没有放弃离开冷宫的女子,嫉妒诽谤,阴毒算计并没有消失在冷宫中,而每当这部分女子失败时,小小的她就是出气筒。这些女子展现在她面前的永远是人性最丑陋的一幕,而在这样的生活中,她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很多很多宫中必备的能力。即便是在她出冷宫后的一年中,被人找茬挨打这种事依然层出不穷,所以对于狄羽琏来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个道理,她最清楚不过了!而找理由打人这种事情她也早就从以往欺负她的人身上学会了!

         于是,待狄羽琏问清楚了她的父皇不会干涉选试之事后,她便下令让那崔晓峰重新趴回长凳上,棍棒伺候。

         原本扶崔晓峰起来的太监听到这种命令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崔丞相见十六皇子又想打自家孙子,却不紧张,相反还在脑中琢磨该怎样利用小皇子不把皇上放在眼中的这种行为而为自家孙子出气,以及报他女儿淑妃之仇,哼,他非要让这位煞星小皇子受到惩罚不可!

         “文公公,你说刚才王太傅说得对吗?说是本皇子进来时,崔晓峰同周围孩童说了些什么,嬉笑不已,但并没有说任何诽谤本皇子之言,也就是他仅是说话嬉笑而已?”就在众臣皆认为狄羽琏想抗旨时,奶娃声很平和地询问文公公。

         “是这样没错,崔家小少爷并没有说任何诽谤您的话!”文公公赶忙回答,强调崔晓峰没有说诽谤之言,却不知狄羽琏的重点并不在这里。

         “那么本皇子进来时,他们正在做什么事?”狄羽琏的小手又指了指那十几名孩童问。

         “他们在答卷。”文公公琢磨不透小皇子要做什么,回答得小心翼翼。

         “很好!”奶娃声忽地拔高,铿锵有力道,“皇子伴读选试乃皇上下旨举行,亲自出选试题,可见是皇上极为看重之事!考场则是严肃之地,禁哗然,而崔晓峰却领众嬉笑,考试答题竟敢与周围孩童说话,公然作弊,实为藐视皇威!”一项罪名从天而降,砸得那崔丞相脑袋发蒙,又见狄羽琏冲那发愣的太监吼道,“你又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把他给我弄回去,狠狠地打,直到本皇子允许时,才可以停下来!”如果今天不把这个敢骂她贱种的家伙打死,那些敢暗地里诽谤她的人就不会得到教训!狄羽琏愤愤地想。

         “皇上,微臣的孙子经不起杖刑啊!”回过神来的崔丞相赶忙向皇上求救,脑中还在盘算怎么帮孙子把罪名消除。

         “咳,咳!”皇上清了清嗓子,一脸为难,“君无戏言啊!朕才说过不干涉任何关于选试之事的。”他以很抱歉的神情看了崔丞相一眼,“一切皆由十六皇儿裁断,爱卿就先看看他怎么处理的吧!”说话的同时,他的姿势已经换成了右臂支在座椅扶手上,右手托腮并且还捂着嘴,掩住了他嘴角上扬的动作。

         由那煞星小皇子裁断?那他家幺孙还有活路吗?先看看?等看完,他家幺孙也就被打死了!崔丞相急道:“皇上,万一晓峰有个什么,太后那里……”他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同所有的人一样都看见了皇上将眼睛闭上,貌似准备闭目养神的举动。

         以往只要一提太后,万事皆可!可这一次,难道皇上真准备不管了?而那煞星小皇子真的胆大到敢公然打死总由太后罩着,谁也不敢得罪的崔家人吗?

         第二十一章 自作聪明的倒霉鬼

         对于狄羽琏的做法,懋学轩内的众臣虽说意外于她利用的理由,但心中反应不一。

         王智利的双眉微微扬了扬,没想到刚才他说得实话竟然也能让小皇子拿来做文章,本想让小皇子不要因为崔晓峰而得罪太后,可眼前的情形看来,小皇子不肯放过崔晓峰啊!算了,其实也无妨,因为从皇上的举动来看,他很满意!

         宇文浩正心道:这位小皇子果然如自己所料,不简单!可他家的憨小孩到底到哪里去了?

         宇文浩然则叹道:原来五弟没说错,亲眼见过了,才知道这位小皇子的厉害。什么时候他家那个小憨孩能有十六皇子的一半聪慧,他就满足了!想到自家小憨孩,他内心着急,却没用。

         扶着崔晓峰的太监听见皇上的话,便把崔晓峰又弄了回去,打了起来,顿时,懋学轩内充满了他哭爹喊娘的惨叫声。

         “十六皇子恕罪啊!微臣孙子年纪尚小,做事不知轻重,竟在考场与他人交谈,但是微臣保证家孙绝对不敢做出作弊这等有辱门风之事!还请十六殿下手下留情啊!”皇上真的不再睁开眼睛,明摆着不管,崔丞相只好降低姿态,求狄羽琏放过崔晓峰。

         “他年纪小?小得过本皇子吗!?”小小的眉毛往上一挑,嘴角似讥讽地扬起,一双凤眸直直盯着崔丞相,一句话堵得他是一口气梗在胸口上下不得。

         一旁的文公公正在内心盘算,如若此时帮上了崔丞相的忙,他必会感激,日后好处定会不少,于是,就见文公公自作聪明地凑到狄羽琏身旁低语道:“十六殿下,崔晓峰可是太后宠爱的晚辈,若是打出什么事来,太后怪罪下来,对您也不好啊!再说,”他的声音忽然变回正常音量,让其他的人都能听得见,“当时奴才在场,奴才可以作证,崔家小少爷并没有作弊,仅是向身旁的表弟说了句无伤大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