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13
        的玩笑话而已!您误会了而已!”考场嬉笑这个罪名是逃不掉了,可作弊这罪还是可以摆脱的,文公公帮崔晓峰说话,同时还在心里骂王智利说话不小心,惹来不少麻烦事。

         他的话一说完,站在狄羽琏对面的朝廷大员们全都看见小娃儿朝着身后的小太监打了一个手势。那位小太监朝狄羽琏躬身点头,然后把手中的一本册子交予旁边的小宫女,退出了懋学轩,而那名小宫女恭恭敬敬地双手捧着那本册子站在狄羽琏的右侧。

         崔丞相不知道她这是要做什么,听见孙子的哭叫声,深感心疼焦急的他接着文公公的话再次为孙子向狄羽琏求饶道:“十六皇子,您都听见文公公所说,微臣的孙子绝无作弊之举。嬉笑乃不懂事所致,待回去后,微臣定会对他严加管教!还望十六皇子恕其轻忽选试之罪,原谅他这一次吧!”

         “文公公!”狄羽琏不理他,忽地出声,心中正对文公公刚说的崔晓峰所开玩笑为无伤大雅而火冒三丈。

         “奴才在。”文公公不明白她叫他做什么,躬身应道。

         狄羽琏示意他站到她前面去。待文公公站到她面前后,就见她不说话地勾勾手指,文公公只得走近点,微躬身。狄羽琏皱眉,再勾手指,文公公再靠近点,弯腰,不明白地看着她。

         “你是想让本皇子仰视你不成!”狄羽琏双眸忽地一瞪,怒吼出了声。

         “奴才不敢!”文公公赶忙跪下。

         “头低下!再低!再低点!”狄羽琏不断地让文公公低头,直到他呈匍匐状才算满意般。

         崔丞相很着急,十六皇子竟然无视他,皇上也不管此事,而那方的孙子已经翻白眼地昏了过去。于是,他连忙使个眼色让户部尚书邬广华以及宇文兄弟俩帮忙,但就在此时,这三人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懋学轩内所有的人就愕然惊见狄羽琏伸出一条小短腿,小脚狠狠地踹向了匍匐在地的文公公的肩膀,将他踹倒在地后,再用小手一把将身旁小宫女手中捧着的册子打落,正正地砸在了文公公的脑袋上。

         “该死的东西!是谁给你借得胆子擅自将选试人选删减成这么点人的!?”狄羽琏怒声质问。别看是奶娃声,着实让对面大部分的大臣脸色变了,都想起来因为崔晓峰之事导致他们忘却了的殿外孩童之事。凡是与文公公私下有交易的官员,顿感心惊胆颤,怕文公公露出暗地里的事情来。

         “奴才不知十六殿下您说的是何意,今天来参加选试的人全部都在这懋学轩里了。”文公公心中一惊,重新匍匐在地的他强作镇定。

         “哼!今日来参加选试的人的确都在这里了!”狄羽琏小手指向门的那方。

         文公公顺着她所指的看过去,瞬间面如土色。原来就在他回话的时候,小福子已经按照狄羽琏的意思把那些孩童都领进来了。

         “奴才、奴才实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文公公决定来个死鸭子嘴硬,不承认!

         “不知道!?五十八个孩童以及领着他们的太监公公都可以作证,是你擅自删减人选!这是之前的名册!”狄羽琏指指刚才砸在他头上的册子,“你胆子不小!来人!把他也给我抓起来,狠狠地打,打到他说实话,说出谁给他借得胆子敢做出这等妄为之事为止!”

         哦,原来小皇子还是将他早上的提醒听进去了!孺子可教!王智利微微点头,这次皇上专门安排文公公监考,就是由于他借着翰林院使这个职位私通了不少朝廷主要官员,作威作福许久。皇上已经不能容忍他,故借考核小皇子之际除掉他。不错!小皇子做对了!

         见文公公被抓了起来,那些心中有鬼的大臣们不是期盼他千万不要说出来,就是希望他早点被打死,把秘密带到坟墓里去。

         不过,文公公才被带过去趴在那里,狄羽琏正好看见执行杖刑的太监因崔晓峰已经昏了过去而停了下来,不高兴地喝道:“谁让你停了!继续!”

         于是,就见那崔晓峰因为又被打而疼醒来了,接着由于他年岁小,实在抗不过去,便长声呻吟了两下,咽气了。

         崔丞相眼睁睁地看着幺孙被打死而束手无策,不由得瞠大眼睛地望着死去的孙子愣在那里,浑身有种虚脱的感觉。大臣们震惊地望着被打死的崔晓峰,不敢置信竟真是这种结果,小皇子真敢当崔大人的面打死崔家人。

         “死了是吗?拖出宫去!晦气!”一条人命没了,小娃儿的脸色都不带变的,冷声下令让人把死尸丢出宫去。

         宇文浩然他们掩不住吃惊的神色,惊愕地看着她,心道:这位小皇子真的才四岁吗?

         然而,就在此时,更让他们意外惊恐的事情发生了,文公公的大叫声响起:“十六皇子饶命啊!奴才也是万不得已,都是迫于崔丞相他们这些权高位重者的威胁才不得已做下此等错事啊!”

         这个该死的家伙为何还没有挨一下板子就要招供了!?崔丞相等人视线转向文公公,恨不得用眼神将他杀死!

         第二十二章 认罪与狡辩

         崔晓峰的死所带来的效应是狄羽琏预料不到的。她本想借此给那些敢暗地里诽谤她身份的人一点警示,让他们收敛一些,却不知堂堂崔家人被活活打死,还是当着崔丞相的面的这种事情,起到的震慑效果是巨大的。想想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右丞相,同时又是太后的亲弟弟,竟然拿一位小皇子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幺孙被打死而束手无措,而之后虽然太后震怒,却也未能动得这位小皇子的一根汗毛,于是,从此以后,再无人敢暗地里谈论十六皇子的出身问题了。敢质疑敢骂她的,恐怕也只能心里偷偷骂了。

         另外,原本文公公根本不准备松口,一来他不愿意得罪那些大官,二来他认为一位小皇子怎可能有那么大的魄力,敢取一个人的性命。纵使是之前已死的淑妃也仅是伤在小皇子的手上,是皇上下令御医不得诊治,且恰巧当时又没有能帮她向皇上求情的人在场,因而导致她香消玉殒的。但他不同,他手握很多人的把柄,这些人就是为了自己也得救他!所以文公公有恃无恐地准备死不认罪,还绞尽脑汁地想怎么狡辩好。可那崔晓峰竟然真的活活被打死在他眼前,并且小皇子冷酷无情地让人将尸体丢出去,顿时吓到他了,怕死的他当即改变主意,想把所有的人都供出来,那样的话,他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狄羽琏示意停止对文公公的杖刑。下了长凳的文公公立刻跪到地上,先供出了崔、邬两家让他直接把大部分的孩童参选资格取消,到时候只把这两家的孩童试卷交予十六皇子,以保证伴读出自他们两家。接着他供出了宇文家请他务必让他家少宗主成功入选的计划,还有凡是想让自家子弟成功入选的官员贿赂他的事情,最后是交代了他准备交哪几个孩子的答卷。

         被点到名字的人脸色苍白,大部分是又气又怒,气的是文公公竟然把他们抖了出来,怒的是文公公的话中露出了他只准备交崔、邬、宇文三家孩子的答卷,既然如此,他还敢收他们的贿赂!

         皇上的眼睛终于睁开了,表情冷凝地望了眼文公公,再将视线移向那些大臣,一一看过,他的眼神有点阴沉可怕。

         今日跟皇上到懋学轩来的大臣有十几位,被供出来的就有八名。崔丞相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孙子被打死之事,贿赂之事可大可小,单看皇上的心意了,于是,就见他领头跪下喊冤,那些被点到名的人也跟着做。

         他们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文公公的头上,说他胡说八道,并且无一不用眼神向文公公施压。文公公仅退却了一下,随即想到他是逃不了,多拉几个大官下马,还显得他迫不得已才做错的,于是,他大着胆子把众人贿赂了他什么都说了个清楚明白,还把他藏匿贿赂物品的地方也抖了出来。

         皇上立刻派了他身边的黄公公领人去搜文公公所说的贿赂之物,让人将那些东西带过来。

         因为皇上让十六皇子入住安康殿亲自教导,史无前例,可想而知此次贿赂文公公的大臣不是想攀上这位皇子,就是想安排自家子弟在其身旁以便日后监视,因此竞争激烈,加之文公公又想大捞一笔,所以他们基本上都是大出血本,除却宇文家外,送的都是自家珍藏已久的珍稀古玩,很容易让人辨认出是哪家送的。可谁都没有料到这位小皇子竟会亲自派人去查看真实的情况,而且她派的小太监也不是像以往那些惧怕各方势力保持缄默的人,于是此时此刻,他们个个是只能直冒冷汗地在那里后悔此次的行为。

         如果黄公公带人回来,捧着那些珍稀古玩,那就是铁证当前了,到时候再认罪,似乎有点晚,考虑再三,崔丞相先认罪了,说是自己一时糊涂,期盼皇上能从轻发落,除了宇文兄弟,其他人也是如此想法,一一俯首认罪,而皇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周围的人都俯首认罪了,宇文浩然却还在琢磨要不要也认罪,而同他一起跪着的宇文浩正却在他还没考虑清楚时就高喊出声了:“皇上!请您明察!微臣是不知何时得罪过文公公,或是有谁教文公公诬陷臣和微臣的兄长!我宇文家今日没有任何子弟来参加选试,何来文公公所说用银票贿赂之事!文公公他含血喷人!”

         宇文浩正是个胆大 心细的人,秉持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的观点,他做事总喜欢考虑到最坏的方面,凡事喜好两手准备,所以昨夜他挡下他三哥送珍稀古玩的举动,硬是送了大笔银票给文公公,就怕万一事情败露,会被别人确定是自家送的。送银票,可是好撇清关系多了,只要死不认账,谁能说是他宇文家所为?再加上,一直担心憨侄子的他根据小皇子以及文公公他们的话分析过,小皇子一进懋学轩先找的就是崔家小孩的麻烦,貌似压根没见过他家侄子,另外虽说今日出事的人占了朝中高位居多,但他根据崔家小孩的死而有种不好的预感,那就是皇上今日绝对不会手软,所以虽然他不能确定自家侄子的下落,但是胆大的他赌了!赌他家侄子根本没出现在这懋学轩过!只要大侄子没出现在这里过,其他的情况他都有办法应对!

         “皇上,请您明察啊!臣等是被冤枉的!”兄弟俩极有默契,宇文浩然反应很快,立即把认罪的想法压下,喊冤出声。不过,别看兄弟俩说得义正词严,可手心里那是紧张地直冒汗。

         哼!他家没人来参加选试?骗人!没人参加的话,八皇子会专门给自己推荐那个叫宇文逸臣的家伙!?而且八皇子的伴读,他们宇文家的孩子说得很清楚,宇文家的少宗主今日有来参加选试!狄羽琏小脸浮现了一个不屑的表情,转头出声冲那十几个正不知所措的名门子弟的方向喊道:“宇文逸臣!出来!”

         “……”静悄悄,没有人应声。

         狄羽琏愣了愣,再叫一声,还是没人站出来,并且随着她的视线,那些小孩都害怕地各自退了一步,摇头表示不是自己。

         连叫了两遍,都不见有人应声出队,狄羽琏忽然反应过来了,啊——!这里不在的不就是刚才那个敢把她的宝贝小匕首扔掉的家伙吗!原来他就是宇文逸臣!哼哼,本来想放过他的,算他倒霉,还是让她知道他是谁了,这下她要让他尝到敢惹她的后果!一种孩子气的表情从她脸上一闪而过。就见她转身走到宇文兄弟身旁,面向皇上又端跪了下去道,“父皇,儿臣有事禀报!”

         宇文兄弟俩正因为不明白为何十六皇子会知道自家那个小憨孩的名字而担心地心跳如打鼓时,就见跪下的小皇子说话前特意地仰头瞥了他们一眼,那表情似示威般,带有孩子气,像普通小孩那般掌握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准备得意洋洋地告状。

         “刚才……”清脆的奶娃声响起,要说了。

         宇文兄弟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惊惧地盯着身旁一丁点的小奶娃,心中叫道:刚才!?刚才怎么了啊——?小皇子,您小人家高抬贵手,别乱说话啊!

         第二十三章 遮掩事实

         千万别乱说话啊!宇文逸臣心里嘀咕。他因为看医书太久,觉着眼睛酸涩便闭上眼睛休息,脑中是开始想东想西,不由自主地就想到刚才见到的小娃儿身上去了。

         他之前没多想,可现在仔细想想后,让他有点后怕。虽说这么长时间都没什么人来找他,可一般小孩子的性格都说不准,他怕那娃儿是之前没事,此时心血来潮给他乱安排个闲逛皇宫,藐视皇子之类的罪名,越想越担心,但又不能做什么的他只能在心里期盼小娃儿能明白他这个大哥哥是个很好的人,能高抬小贵手,千万别找他的麻烦!

         天色还亮,但能晒到暖暖阳光的美好时光已经过去了,于是担心归担心,小憨孩还是睁开眼睛,抬头看了看天,暗自盘算,选试差不多该结束了吧!这个时候出现的话,不可能被选上了。嗯!是时候去找侍卫把他领到五叔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