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帝憨夫(上)_分节阅读_28
        领下,黑骑军入城了。

         第十三章 野鸭风波

         晴空如洗,阳光映照在燕都内最高的双鼓楼上。地面上,两方鼓楼间,是几日前就已搭好的犒军台。

         从烜禁城的光武门到犒军台,京畿卫先行开道,甲胄鲜明的御林军随后护送着缓缓而行的皇帝金辇,沿途乃是明黄华盖,羽扇宝幡,尽显皇家威仪。

         抵达犒军台,御林军不再前行,站立两旁,护卫那位走上犒军台,身着明黄龙袍的尊贵天子,而京畿卫快速前进继续开道,直至燕都城门的广华门。

         清出开阔的大道后,京畿卫护在街道两旁,挡住竞相推挤,争着看的百姓,人潮涌动,喧闹不已。

         远远传来金鼓擂动之声,威严且具节奏,沉沉如雷鸣。战鼓声中,响起一声仿若来自天边的号角声,低沉而肃穆。城门外,皑皑白雪上立着的铁骑军随着鼓声,紧跟琏王,缓缓进入燕都。仿佛涌进的是无边无际的玄色铁潮,让这晴天冬日瞬间染上一抹肃杀之意,骤然凝聚胜于冰天雪地的寒意。霎时间,喧闹声消失,整个都城陷入庄严肃静中。

         这一切,从八珍阁上望去,尽收眼底,宇文逸臣感到好壮观,都忘记手中的鸭腿,愣愣地立于窗前。

         远处,一面黑色大旗跃然高攀,特殊的花纹中,醒目的金色“琏”字嵌入其上,猎猎飘荡在长风中。当先一骑玄盔红缨,端坐马上,黑色大麾随风扬起,身后紧跟十三人,接着是列成方队的二百四十人,显然是新被组成的亲护队,再下来就是勇猛杀敌,名震天下的黑骑军。整支队伍是玄甲玄衣,兵戈锋锐,气势逼人。

         “咦?不是说只有琏王的亲护队才会入城吗?怎么黑骑军也出现了?”宇文逸新纳闷道。

         “琏王的黑骑军只有两千多人,又不是东征大军的十几万人,当然可以进入燕都,哼!”不屑的声音从宇文逸臣的身后响起。

         三兄弟回头一看,发现宇文逸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进来了,出声回答的正是他。

         宇文逸新正要发怒,却发现自己三人包下的这个小隔间还多了其他人,竟然来了几位皇子,使他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宇文逸臣没出声,除了八皇子外,其他人他都不太认识,不知道来者何意,最好别先说话。

         “不知几位皇子什么时候来的,失礼了。”宇文逸伦认得这些人,赶忙拉着兄长施礼,反应过来的宇文逸新也跟着做。

         “免礼,免礼,不必太拘谨,倒是我们未打招呼就过来打扰了你们,希望你们别太在意。”八皇子手中握着一把玉骨扇,笑吟吟地说。

         “不知几位殿下过来,有何事……”宇文逸伦微躬腰地询问。

         “没什么事,”八皇子摇摇自己手中的玉骨扇,看上去很是和蔼,可接下来的话却气炸了宇文逸伦和逸新,“我听逸凡说他大哥在这里,我和十二弟,十三弟好奇,想过来看看声名远播的阿斗是什么样子?对了,听说你在师大人那里学了近十年的医,竟然被赶出了御医院是不是?唉,以往的一切都付诸东流了啊!”他惋惜同情地摇摇头,并且从上到下地打量宇文逸臣,嘴里是啧啧出声。

         “你说什么!?”若不是宇文逸臣先腾出一只手悄悄地抓住他的小堂弟,宇文逸新肯定不管他是不是皇子,就要上去揍他了。

         宇文逸伦虽然忍住,但握紧的拳头说明了他很想让它落到对方的身上去。

         “我、我学得不好,所以不能做御医,”宇文逸臣缩缩脖子,不好意思的干笑三声,然后表情变得很认真,泛着傻气地说,“不过,我会进御林军,这次我会努力做好的。”啊,他这样说,这些皇子会不会捣乱不让他进御林军呢?如果是那样的话,可真是太谢谢了!

         “你进御林军?是你保护我父皇,还是我父皇保护你啊?”十三皇子鄙夷地看看他,撇撇嘴,觉着听到了笑话,受不了地说。

         “我、我……”弱弱的支吾声。

         宇文逸凡看着他大哥不吭声,嫌他丢人,又气他软弱被人欺,站在一旁皱眉不语。

         “十三弟别这么说!”十二皇子呵斥他弟弟,又转头对宇文逸臣说,“恭喜你进入御林军啊!不过,既然是宇文一族的少宗主,就应该争取成为御前带刀侍卫,或者能成为我十六弟的亲护队或护卫中的一员才是。要做最优秀的才能配得上你的身份,你得好好努力啊!”他的脸色和煦,看似真诚,话听上去是在鼓励人,但因为谁都知道宇文逸臣的阿斗表现,这些话使人觉得有那么一丝的不对劲。

         “可、可惜我没有那么好的能力,我、我的武功也不行,能进入御林军是因为我爹和叔叔……“宇文逸臣傻乎乎的样子,毫无戒心地准备说出家里的安排,却被宇文逸伦拿起鸡腿,塞入他的嘴里,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宇文逸伦转移话题,打着官腔跟他们说起话来,唔唔半天的宇文逸臣便不再说话,看上去是很老实地站在一边吃东西,实则是同时在心里腹诽:他就说不喜欢跟皇子打交道,瞧瞧这三位皇子,根本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一只高傲的孔雀,还有一个,嗯,想起十二皇子双眸似一潭幽水,无波无痕,深不见底,他直觉脊背发凉,不喜欢这个人。

         宇文逸新听见别人说他大堂哥是阿斗就很气愤,但碍于这几人都是皇子,所以他为了平缓自己的怒气,只能转头看向窗外,却恰好看见琏王的队伍接近八珍阁了。

         “大堂哥,快看,琏王就要过来了!“他这么一喊,所有人都朝窗外看去。

         接近却还没有到,所以相隔较远,加之狄羽琏又是盔甲在身,宇文逸臣只能依稀看见她的眉眼,然后是不小心地被那一身黑给转移了注意力,暗叹道:又是黑色,这位王爷他怎么就这么喜欢黑色呢?

         他稍稍提起好奇心,准备瞧一瞧这位有着怪品味,小鹰的前任主人,总被小堂弟挂到嘴上的嗜血王爷到底是何模样,就在快要可以看清楚狄羽琏的长相时,他却冷不防地被人从背后狠狠地推了一把。

         与窗户有半步之遥的他向前倒去,为了保持平衡,他赶忙迈出了一小步,并且单手撑到了窗户沿,却没能顾及另一只手,那只端盘子的手摆动幅度太大,结果,盘中还没吃几口的八宝野鸭它、它就“嗖”地从窗口被抛向了空中。

         啊啊啊!会砸到人!宇文逸臣眼睛瞪大,伸手想要抓住它,却失败了。于是,紧张心虚,觉着自己做了坏事的他,未能抓住味美的八宝野鸭后,哪里还顾得上瞧琏王的长相,他是条件反射,迅速地蹲下,躲在了窗户下的墙前。

         同时,谁也没瞧见后方有人袖中的手中一动,一颗疑似珠子的东西飞射而出,恰好打中了那四分之一的野鸭,改变了它抛至最高点后,往下落的趋势,而是直直地飞向了快要到八珍阁跟前的狄羽琏。

         狄羽琏正在策马前行,眼角瞥见有物朝自己迅速地飞来,顿时眉头皱紧,勒马停行,抬手,就听闻一声巨响,她身后的千人铁骑不闻一丝错落地同时立定,震撼人心。

         两旁的百姓不知发生了何事,正看清了那坐骑上的少年王爷风神绝世,凌冽沉敛之样,挺拔马上,睥睨天下之姿,忙于赞叹时,见她腰间的剑忽地出鞘,几不可见地动了一下,一样从空中飞来的东西就成了碎片掉落地上。

         狄羽琏斜睨地上残物,不看还好,一看更让她在知道爱鹰不见的消息后一直饱含怒意的心上燃起了一把火。

         凌厉阴鸷的目光射向该物来时的方向,竟然让她在那方阁楼上的窗户处看见了几位许久不见的熟人。

         军威严穆,军中寂静,肃然无声,影响了两旁的百姓也不敢出声,所以,从那楼上传来的声音格外醒目。

         “宇文逸臣,你干嘛向琏王扔你没吃完的八宝野鸭呢?”

         “我没有啊!”不见其人,只闻其声。某人的声音非常不知所措,很无辜。

         “你讨厌琏王,才故意向她扔东西的吧?”

         “没有,我都没有见过琏王,怎么可能讨厌他,故意扔东西呢?”他命苦啊,到底是谁恶毒地推得他?

         听见宇文逸臣的名字,再认出了因为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得都让人反应不及,只能愣在那里的宇文逸伦,确定那方被指责的正是她四岁时所见的那个宇文逸臣,狄羽琏身上的煞气不自觉地褪去了一些。但是发现自己未收回的剑上面油腻腻的,她有点不悦,再听见宇文逸臣说没见过她,顿时,她很气愤地哼了一声,恶狠狠地瞪向那上面,有誓不罢休之态。

         这个八皇子和十三皇子肯定跟他有仇,要不怎么会如此大声地叫他的名字?还有,干嘛总提琏王?那鸭又没有砸到他!也不可能砸到他!宇文逸臣内心极度纳闷。

         八皇子何十三皇子终于不说话了,两人瞧见下方狄羽琏的神色,幸灾乐祸地准备看好戏,最好今天宇文逸臣就毙命此地,这样他们的表弟(哥)就可以当宇文一族的少宗主了!

         宇文逸臣用手拉拉他小堂弟的衣摆,无声地询问他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形。

         “大、大堂哥,你的野鸭朝琏王飞去,现在,琏王在下面不走了!他的神情好可怕!该、该怎么办?”宇文逸新一脸惊恐,惹到琏王,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吗?

         啊!?怎么可能!谁来告诉他这种倒霉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第十四章 出人意料

         都是吃惹得祸!宇文逸臣终于得出结论了。他暗自忏悔自己今天贪嘴了,吃八宝野鸭干嘛贪心地弄了那么一大块?自己才吃了几口鸭腿,其他部位连咬都没咬一口,这简直就是煮熟的鸭子飞了,不巧的是还朝琏王飞了去,真是噩梦!

         宇文逸臣感到从窗户外传来阵阵冷气,也不知道寒冷中是否还掺杂着底下那位王爷所发出的寒意。虽然他没看她,但由小堂弟继续实况描述的话中,可以知道那位王爷阴沉着脸,浑身散发着阵阵怒气。还好,不是杀气,某人安慰自己地想。

         缩在窗下的墙前,他等了半天都不见下面的王爷有走的意思,据说琏王就瞪着这里不动,这、这真是恐怖!宇文逸臣可怜兮兮地望向他三弟,有求救的意思。

         宇文逸凡内心挣扎了一番,是让大哥死于琏王手中好,还是应该顾及亲情,救大哥一命?最终正义战胜邪恶,他出声道:“十二殿下……”

         十二皇子瞥了他一眼,然后看向缩成一团的宇文逸臣,心想若要掌握宇文一族,除了直接让宇文逸凡当宗主外,就是找这个笨蛋当傀儡了。既然宇文逸凡无意杀他,那么留他一条命也无妨,反正他那么笨,很好操纵的。

         主意一定,他走到窗前,向下面的狄羽琏看去。他张口说话,声音虽不大,但能让底下的人听清楚,像是好心提醒道:“十六弟,父皇还在双鼓楼那里等着你呢!你可别让父皇等久了!那可是大不敬啊!”诸多兄弟中,他一直对狄羽琏释放善意,他这个弟弟、不,妹妹除了冷冰冰外,还从未对他像对其他兄长那般恶脸相向,所以狄羽珉以为她听了自己的话后,会离开这里。

         “哼!有人想刺杀本王,扰乱犒军仪式,致使本王耽搁了些时辰,相信父皇会有所体谅!宇文逸臣,你还躲在那里做什么,给本王出来!”狄羽琏根本不甩她十二皇兄,也无视周围所有的人,更不管她现在应该做什么,而是一想到宇文逸臣说没见过她,火气就直往上冒,竟然敢不承认见过她!?混蛋!虽然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面,也从来没有来往,没有注意过他的消息,但是前不久她一听见他的名字就想起他是谁了,而且她从他爹那里“拿”来的玉佩,她是从不离身地戴着,他竟敢那样说话!?她完全没注意到自己重点转移,偏离主题,怪异地一直纠结在宇文逸臣像是不知道她是谁的问题上,十分生气,今天非要把这个家伙揪出来,让他认清楚她是谁不可!

         她家王爷竟然在生气?请注意,不是平日里的那种生气,而是像普通人闹脾气的那种生气!不含杀意,不带暴戾之气,没有嗜血之样!碧萧何紫笛两姐妹惊讶地看着狄羽琏。

         她们俩因为是女子,所以没有跟着琏王的队伍。两人最后进的城,慢慢地沿着京畿卫开出的大道内侧往回走。二人身穿黑色劲装且上面绣有琏王的标识,也就没有人把她们赶到路旁拥挤的百姓中去。黑骑军停在那里,没有前行,姐妹俩担心琏王,快步走到最前方,看到的就是狄羽琏不若往常的神情。

         刺、刺杀!?扰乱犒军仪式!?两项严重的罪名咚咚的就砸在了宇文逸臣的脑袋上,让他两眼冒金星,底下指名道姓地叫他,感觉逃都逃不掉。他再回想起小堂弟曾经对琏王的描述,就觉着脖子凉飕飕,脑袋有随时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