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我想忘记你
        在严真看来,C市永远是个要比其他城市热闹忙碌得多的地方。刚回来没几天,甚至连心情都没缓过来,就得开始又忙工作又照顾小朋友。

         今天是小朋友开学的第一天。严真用电动车送他到校门口,小朋友头戴一顶歪帽,背起书包,牛气十足地往教室走去。严真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想笑,小家伙又恢复了红军司令的气势,已经不再是那个因为要离开爸爸而沮丧的小朋友了。这让她感到欣慰的同时又感到心虚,她好像连个孩子都不如,这怎么行?严真在心里命令自己赶紧开始调整状态。

         同事王颖一直很好奇严真和顾珈铭小朋友的关系,严真含糊解释了几句将她搪塞过去,转过身来却被一个问题困扰住了,她为什么不说实话呢?

         “严姐,严姐!”一双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严真骤然回过神来,看见对面小刘好奇的眼神。

         “严姐你没事吧?”

         严真摇了摇头,拢了拢头发换上衣服开始工作。

         小刘见她没事,也就放下心了:“常主任说,让您过来了去他办公室一趟。”

         “主任没说有什么事吗?”

         小刘摇摇头,这她就不知道了。严真只好放下手中的工作,去了常老的办公室。

         常老写得一手好字,用他的话说是小时候上私塾的时候被先生练出来的,图书馆里墙上挂了一排警示语,全部都是常老手写而成裱好挂上去的。严真敲门而入的时候,常老正俯身一笔一画地在纸上写字。她见状没有打扰,而是在一旁耐心地等着他写完。

         “小严啊,快来帮我看看这四个字。”常老扭头喊她。

         严真有些讶异常老的好兴致,却还是接过了他的墨宝,一字一字念了出来:“韬——光——养——晦。”

         “写得怎么样?”老头笑着摸了摸下巴,再有一绺子白胡须就更像私塾老先生了。

         她笑了笑,说好。常老双眼一亮,开怀道:“那就送给你了!”

         “唉?”严真诧异地看着常老。

         常老在办公桌前坐下,端起茶缸一边喝水一边指着严真说:“你呀你呀,你的档案在哪里?”

         “在档案室。”说着,她倒是笑了,“我来这儿这么久了,您才想起来看我的档案?”其实说起这个来严真有些底气不足,当初毕竟是靠学姐的关系进来的,所有的手续都是走个程序,带来的档案直接往档案室一放,有谁耐着性子翻翻看呢?

         “我才懒得看那个!”常老大手一挥,“我只问你,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啊?”严真有些摸不着头脑,可常老依旧是满脸慈和笑容地看着她,便只好说,“Z大毕业的。”

         “学的是不是管理类专业?”老头淡定地瞥了她一眼,这回严真是彻底被震住了,常老放下茶缸:“你这个丫头可捂得严实啊。”

         “那,您是怎么知道的?”

         常老哈哈一笑,细细道来。常老的老伴就在Z大管院教书,前年退了下来,昨天中午来学校给常老送午饭,碰巧看见了严真,只是因为严真走得太急,没叫住。老太太急得回了家就赶紧逼常老的供。

         严真听了有些激动又有些不好意思:“这真是,太巧了。”常老的老伴李教授是她们学院返聘回来的老师,德高望重,非常受人尊敬。

         “还说呢,昨晚这老太太就在我耳边一直念叨,说Z大管院出去的学生怎么就在我手下归我管了?直说我浪费人才!”常老苦笑。

         “那您不会就这么赶我走吧?”

         严真开玩笑地说了句,而常老居然还真就点了点头:“老太太问我要人,你说我给不给?”

         严真噎了一下,问:“要我做什么?”

         “说是C大管院在做的一个项目,专业人手很少,内部招聘也凑不够人,就委托我给她找一些合适的人来帮忙,做得好了可以留校做助教。”

         严真几乎想都没想就下意识地拒绝了:“我、我不行!”

         “行不行是人家说了算的,还得面试呢,不算走后门。”常老大手一挥干脆道,喝了口水,他又意味深长地添了一句,“你想好了,是高校助教,比这儿的工作可强多了。”

         “我知道。”她低下头,她当然明白这一点,之所以不能立刻下定决心是因为她还有顾虑。

         “严真,我送你这四个字可不是白送的。”常老意有所指地点点他刚写就的那幅字,“韬光养晦得够了,就真得派上用场了。”

         其实常老还真是抬举她了,她哪是在韬光养晦,她不过是找个工作养活自己而已。沉默了片刻,严真说:“我想想,等我决定了再给您个准信儿。”

         晚上严真跟顾珈铭小朋友一起回家,这几天C市又下了一场大雪,严真不敢骑着车子带珈铭去学校,两个人就决定坐公交。在距离家还有两站地的时候严真跟小朋友下了车,去超市买了些东西回家做晚饭,小朋友一边拽着严真的手一边啃着冰糖葫芦又一边听着严真训:“顾珈铭同学,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小朋友嘴里吃着东西含糊地说:“您教育我,在班里边不能随便跟人打架。”

         记得很清楚嘛。

         “那今天怎么有人告诉我你又打架了,还是跟林梓一起。”这俩小坏蛋现在倒结成同盟了。

         “谁让那个刚转来的老是欺负林小小,就得揍他!”小朋友咬牙切齿。

         严真有点意外地看着他,敢情这小家伙也知道英雄救美了,她叹了口气:“那就跟他好好说,是用嘴说,可不能用拳头说啊。”

         小朋友也装模作样地叹口气:“唉,你们女人真麻烦,就知道告状和哭!”

         严真无语,这小坏蛋又坏上一个层次了,居然开始说这种话!

         咳嗽两声,严真问他:“顾珈铭同学,我要是不跟你在同一个学校了,你还嫌麻烦不?”

         小朋友听完这话顿住了脚步,黏在脸颊上的糖渣也忘了抹掉:“老师,你要去哪儿啊?”

         “我是说假如。”

         小朋友点了点头,说:“嫌,反正总有人给你告状!”然后接着就是他挨训。

         她失笑,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喇叭声,严真偏了偏头,看见路边停了一辆猎豹汽车,挂着部队的牌照,有个人从里面探了探头,严真一眼就认出他了。

         沈孟川。她下意识地念出他的名字。

         沈孟川下车,一手拿着军帽一手拨弄着头发,领扣也没扣好,军容很是随意。他站在严真跟小朋友的面前,见两个人一直盯着他的军帽看,便把帽子扣到了脑袋上:“又见面了。”

         严真不想跟他重提旧事,点点头就想走。沈孟川不由得又摘下来帽子揪揪头发,跟在他们身后提议道:“我送你们怎么样?这大雪天路可不好走!”

         话毕,顾珈铭小朋友就滑了一下,爬起来后他迅速回头瞪了乌鸦嘴一眼。乌鸦嘴沈孟川被他气笑了,三步并作两步跟上了他们二人。

         严真一边替珈铭拍掉身上的雪一边对沈孟川说:“家就在前面,不劳你送,谢谢了。”

         “我带军官证了。”

         严真顿了顿,扭过头疑惑地看着他。于是沈孟川又去揪他的头发,这是他烦躁或者紧张时的小动作:“我的意思是我是好人!”

         严真冷笑:“是呀,大好人!”

         小朋友也见缝插针:“不许挖墙脚!”

         这一大一小的冷嘲热讽让沈孟川一时绕不过弯来,趁他出神的工夫两人又走远了,回过神来沈孟川对着那个瘦削俏丽的背影喊:“我错了!”

         严真停下脚步,终于回过头看他。沈孟川似是也不习惯自己说这话,抹了把脸说:“我说我错了,我不该直接带她们去你家,我应该事先给你打个电话,我不该,不该抱着看笑话的心理!”他一边点头自我肯定一边说:“而且,而且——总之,我错了!”

         他说完,直直地看着严真,像是请求原谅。而严真早被他这一串一串砸得晕头转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扑哧一声笑:“沈孟川,不用跟我道歉,我现在已经尽力让自己别跟那些不相关的人计较,那样活着就太累了。”

         “我知道,不过我想跟你道歉,道完歉我心里舒服。”沈孟川打枪似的往外蹦词儿。

         严真说:“那我接受,你可以走了。”

         “可我还没道完歉呢!”

         严真只好瞪他,沈孟川看着她,笑了笑:“对,你不知道,那你给我三分钟,我给你讲一故事吧。有一年夏天我去我奶奶家避暑,她就住在一个小县城里,对,是一个驻扎在小县城的炮兵旅。有一次我带着一群小孩玩儿,就用这么粗、这么粗的绳套圈树上的东西,结果一不小心那绳套圈在了一个女孩的脖子上,把她脖子给勒肿了。我一直忘了跟那个女孩说对不起,可是还没等我说部队就搬走了,搬到了一个大城市。等我再去的时候我已经找不到她了,不,或许找到了,但是,但是我们没说一句话。”

         严真凝视着他,沉默几秒后,淡淡地问:“那现在找着了吗?”

         “我想我找着了。”他认真地看着她。

         “哦,那真恭喜你。”她说着,又笑了笑,“只不过故事听完了,我们也得回家了。”

         这次转身后沈孟川没拦她,他挫败地看着她的背影,真想大吼一声问问她怎么就不承认呢。可是冷静下来,他只有摘下帽子,再度扒扒他那头短发,自嘲:“瘪犊子玩意儿,活该你!”

         周末的时候,严真带珈铭一起回了顾园。

         李琬虽然同意让这娘俩在市区那套房子住,可心里还是有点没底,总觉得一个小区就雇那几个保安看不住家门。老爷子就说她多虑了,难不成这年头每家每户都得给你一个警卫班。话虽如此,每逢周末的时候李琬还是叫他们回家。

         吃过晚饭在客厅闲谈,严真提到了换工作的事,想征求一下老爷子的意见。

         顾老爷子听了之后表示支持:“年轻人,不该总拘泥在一个地方,有机会就试试吧。”

         顾老太太也积极表态:“要我说不行了就回家,淮越一个月的工资也不是养不了你们娘俩,女人嘛,不要那么辛苦。”

         话毕,就被顾老爷子横了一眼:“你又搞这套,还没从小儿子那儿吸取教训?!”

         顾老太太是委屈万分:“我这不是提个议嘛,最后还是小真作决定,碍着你了?你个老头子还不许别人思想进步了!”

         “你这是进步?”

         老爷子现在空闲时间多了,顾家二老吵嘴的时间也就多了起来。正逢此刻偏厅的电话铃响起,严真撤离战场,接起了电话,一声“喂”字里还带着浓浓的笑意。

         那头顿了下说:“原来你们在这里。”

         听这声音,是顾淮越。她有几天没接到他的电话了?回来一周多了,接到他电话的次数一根手指头就够数了,他只打过一次。

         “严真?”见她这头没动静,顾淮越稍稍拔高音调喊了一声。

         “嗯,我在听。”她回神,说话的声音却忽然哑了一下,“你忙完了?”

         他嗯了一声,声音里透着几分疲惫。高政委老父病重,他临时请了个探亲假,就在高政委走的第二天老刘又得了阑尾炎,直接从训练场上送到了医院,手术一做,疼是不疼了,可恢复还得等几天,正好是一年内工作开展的时候,各项会议连轴转,顾淮越也只好替他上了。也不是不想打电话,只是每晚结束的时候几近凌晨,握起了电话也只好又搁下。新兵连的时候听人说过一句话——军人扛得起苦,可难抵柔情。现在想来,还真有几分道理。

         这些辛苦他不跟她讲,她也能猜到几分:“那你抓紧时间去睡觉吧。”

         “不急,给老婆孩子打电话的时间还是有的。”这话他是带着笑音讲的,严真一下子脸红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在顾淮越径自接了下去,“工作辛苦吗?”

         严真说挺好,想起常老的话,又一五一十地跟他说了一下。

         顾淮越忍不住笑了。这女人已经给了他太多意外了,如今再多一个,倒也不算什么。

         “我想了想,还是不要去了,在这边挺好。”

         话虽这么说,可是他还是听出了她声音里有点犹豫:“喜欢就去吧,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不能因为小崽子就放弃。”

         听他这么说,严真不由得感到意外。她初听时是有些心动的,图书馆的工作虽然清净,可是这么一直做下去也不是个事,只是转念又考虑到珈铭,她走的心思又不强了。这些她也只是在心里默默想想,没对他说,他怎么就知道了呢?

         “我在想,我面试成功的机会可能不大,选不上,我还可以回来。”她嗫嚅着说。

         “严真。”他忽然喊她的名字。

         “嗯?”

         “你是我老婆,不只是找给珈铭的妈妈,否则不便宜那小崽子了吗?”

         不知这句话戳中哪根软肋了,严真听了之后足足愣了一分钟,然后啪嚓一声把电话给挂了,忍不住又捂住了脸。

         她是明白了,这人还是不打电话的好,打起来真是要了命了!

         既然有了顾老将军和顾淮越撑腰支持,严真星期一一上班就去找了常老的老伴李教授。

         常老退休前是C大教哲学的教授,家也就安置在了C大的家属区。常老带着严真进门时,李教授正在阳台上浇花,一看见她进来还没反应过来,手里拎的水壶直直往花盆里倒,还是常老抢先一步,一边夺下她的水壶一边心疼地看着他的花。

         李教授剜了他一眼,看着严真直呼不敢认了:“当初毕业的时候还是清汤挂水的小姑娘呢,现在摇身一变成大人了。只一点没变,漂亮!”

         严真浅笑着捋了捋头发,有些不好意思:“教授您快别夸我了。”

         李教授赶走了常老,含笑拉着她坐下:“怎么了,想通了?”

         “嗯。”严真点点头,“我想试试。”

         李教授高兴地合掌,想起什么,又问道:“那时候你们班是我带的最后一届,听说大部分同学工作都找得不错,只有你一个人去教书了,我听了就纳了闷了,你也不是中文系师范专业毕业的,怎么就想去做老师了?”

         “我——”她顿了下才说,“我当初就是想找一份工作。”

         从上大学开始她就拼命在外做兼职,为的只是让大伯和奶奶少掏点钱,再加上她学习优异,年年可以拿国家奖学金,从大二开始她就不从家里拿学费了。毕业之后也没多想,听学姐说这个学校待遇不错,就直接进来了。

         相比于他人,她一直没那么多选择。

         李教授知道她家里的状况,也不多问了:“现在好了,我一直觉得小真你挺遗憾的,把握住这个机会,嗯?”

         她点头,李教授大喜,直接去摸电话:“那我现在就给宋教授打电话,问问情况!”

         “宋教授?”

         李教授一拍额头,笑:“看我高兴得,都忘了告诉你负责这个项目的导师是谁了。就是管院现任的副院长,宋馥珍教授!”

         宋馥珍?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严真默默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忍不住抽了口气,不就是顾珈铭小朋友的外婆吗?这也太巧了!

         李教授没看到严真复杂的表情变化,放下电话,喜滋滋地对严真说:“好了,别站着了,咱们走吧。”

         严真抽抽嘴角,她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对严真而言,现在的情况确实有些不妙,由于C大位于C市的大学城,选人的消息一在周边这些学校传开,上C大管院应选的人就多了起来,其中不乏一些实力过硬的候选人。跟他们比起来,尽管有李教授为她保驾护航,但自出校园以来就一直荒废学业的严真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更何况,面试主考官还是专门负责此项目的副院长,宋馥珍宋教授。

         她们到的时候宋馥珍正在筛选简历,办公桌前堆了厚厚的一大摞,可见有多少人在争这几个名额。她捋了捋头发,恰巧一个抬头,看见了跟着李教授一起进门的严真。严真竭力维持表面的镇定,她在想,或许宋馥珍不记得她了。

         而宋馥珍先是定定地看了严真一眼,随后越过她看向李教授。她与李教授曾经同时受邀参加在日本东京大学的一次国际研讨会议,因为是中国唯一受邀的两位女士,与会者就理所当然地将两人安排在了一起,聊了几句就熟了起来,回国后彼此也保持着联系。

         “李教授,你来了。”宋馥珍热情地打着招呼。

         李教授笑了笑:“这不,给你送壮丁来了。”

         宋馥珍这才正眼看了严真一眼:“哦,这是李教授的……”

         “这是我的学生,毕业有几年了,想推荐到你这边来试试,看行不行。”

         宋馥珍微笑:“这是李教授您亲自带来的,肯定没话说。”

         李教授推了推严真:“看这傻孩子,一进门就发呆,这就是主管项目的宋教授,还不打个招呼?”

         严真回过神来,叫了声宋教授,还向她微微鞠了个躬,简短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宋馥珍笑眯了眼,看着像是一副满意的样子,只是转过身后就对李教授说:“这消息一放出去来应征的人就多了起来,所以学院决定过几天统一来一次考试,筛下几个名额之后再最后进行一次无领导小组讨论确定人选。”

         李教授见状忙表态:“没关系,按你们的流程走,你要是走后门啊这姑娘恐怕还不愿意呢。”

         宋馥珍笑着点了点头,再看向严真时眉目间的笑意就淡了几分:“那小严就先交份简历过来,到时候真要录取了,人事部问起来我也好说。”

         “好。”

         她应了一声,随后按照宋馥珍的要求填了一个表,递过去的时候宋馥珍还对她笑了笑:“记得勤查看电子邮箱,初试的项目是通过发邮件的形式通知的。”

         “哎,知道了。”

         看着她一派温和的样子,严真有些疑惑,是她担心得太多?尽管她是珈铭的外婆,下意识地排斥她这个外孙的后妈,可是在工作上,应该是一码事归一码事吧?

         希望如此,严真在心里默默祈祷。

         简历这个东西,严真已经很久没有准备过了。她其实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自从来到这个学校教书之后,就没再想着另找其他的工作。现在既要参加面试,严真只好重新做一份。

         写简历的时候她有些迟疑。她的在校表现确实不错,可是这只能证明她是一个优秀的本科生,能拿得出手的相关社会工作经验却没有一点说服力。这样的简历要是送到宋馥珍面前,她唯一能想到的归宿就是垃圾箱,而不是他们的人事部。

         “唉。”看着窗外渐黑的天色,严真颓丧地叹了一口气。忽然放在手边的手机嗡嗡响了起来,严真瞥了一眼,迅速按下通话键。

         电话那头是顾淮越,甫一接通,他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吃晚饭了没?”

         “没有。”

         没了刻意的遮掩,她的声音听上去蔫蔫的,顾淮越听了,低柔着声音问道:“怎么了?”

         严真沉默了一下,磨蹭了半天,才说了一句:“没事。”

         没事才怪了。顾淮越握着听筒笑道:“该不会是项目面试的事吧?”

         严真顿时就坐不稳了,这人能不能不要这么一针见血。她正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呢,结果却直接被他道破了。无奈之下,严真闷闷地嗯了一声。

         顾淮越淡淡笑了下:“没事,我相信你。”

         严真又嗯了一声,听起来心情好了许多。

         其实严真明白,她的不自信一部分是因为自己,另一部分则是因为宋馥珍。对于宋馥珍,除了在顾园那一次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那不算一次愉快的见面,她在二楼房间里都能听到楼下传来的争执声。由此想来,宋馥珍应该对她颇有微词才是。

         想到这里严真用力抓了抓头发。算了,先不想那么多,揣测人心她不在行,但见招拆招总是会的。

         两天之后她准备好了简历,便打电话给宋馥珍询问何时送简历。

         电话是一个助教代宋馥珍接的,声音轻柔地告诉她:“宋教授交代说等录了再送也不迟。”

         严真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挂断了电话。

         顾珈铭小朋友正在抱着她的笔记本打游戏,一边拿一把AK47扫射敌人一边拿眼瞄着握着电话发怔的严真:“老师,你怎么啦?”

         严真摇摇头,在他身边坐下,揉了揉有些头疼的脑袋。忽然,她想起了什么,拍了拍珈铭的肩膀:“珈铭,让老师先看看邮件,等下你再玩。”

         小朋友不情不愿地退出游戏,严真顺手打开邮箱,收件箱里果然躺着一封未查看邮件。打开一看,邮件内容是一道面试题,题干列出了一个虚拟项目,让应试者按照这个项目做一份计划书。

         看到这里严真稍稍安了一下心,可是再往下一看反馈截止时间,就不由得吃了一惊。

         今天?严真迅速地看了一下表,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也就是说,她要用剩下不到十四个小时的时间做一份计划书。

         这对实力派或许还是可以的,但是她要做起来,十四个小时完成对她而言可以称得上是一种挑战了。

         严真无奈地苦笑一声。

         小朋友一直在旁察言观色,看她这副表情,捧着小脸问道:“严老师,你怎么了?”

         严真瞥了他一眼,用顾淮越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回答了他的问题:“阴沟里翻船了。”

         饶是这么说,可严真还是打起精神来准备这份计划书。

         她不写这种学术性论文很久了,光是查资料翻文献就花去了一大部分时间。也幸好她的概括能力较强,在离八点还有一刻钟的时候,严真终于将编好的计划书发了过去。

         只是还没等她舒一口气,就立刻收到了对方的退信邮件,理由是超时了。

         看着这封邮件,严真显得有些难以置信。思考了仅仅一秒钟,严真立刻起身拍了拍珈铭的肩膀:“起立!”

         小朋友立刻起立,还附带着稍息立正一条龙。

         严真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老师有点事出去一趟,我先把你送到爷爷奶奶那边,等我回来的时候再去接你好吗?”

         小朋友眨了眨眼,摇了摇头:“不,以前首长每次走的时候都这么说,我不去!”

         “那你愿意去见你外婆吗?”

         “不!”这声音更响亮了。

         严真俯身,捏了捏他的脸:“那你一个人在家行吗?老师把门给你反锁上。”

         小司令这才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确定把门反锁好后,严真打车赶向C大,C大的一位讲师微笑着向她解释,初试是由宋教授负责的,她有什么问题请直接去问宋教授。严真咬了咬牙,要来了宋馥珍的地址。

         握着这张薄薄的纸条,严真忽然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或许宋馥珍是想见见她了,她还没出手为难自己,只是一道面试题,就已经让她无以应付了。

         严真自嘲,她果然还是太嫩。就算见招拆招,也得分人。

         林家住的大院在城东,严真赶到时,已是晚上九点了。她看了眼站岗的哨兵,向他说明了来意,哨兵转身拨了一个电话,没多久就看见一个年轻的帅小伙从里面跑了出来。

         看着这个年轻的帅小伙,严真暗忖,看样子这个林家的老爷子军职也不低,这个小伙子或许跟冯湛一样,是首长身边的警卫员。

         “宋教授,哦,我是说林夫人,她在吗?”

         小伙子点了点头,把她领进了大院的门。

         这个大院跟顾家住的大院没什么两样,严真埋头走着,刚进了林家的大门,就看见宋馥珍披着一个厚厚的披肩端着一杯茶从客厅走来。

         “来了。”宋馥珍向她缓缓一笑,伸手将她迎进屋,“我听门岗打电话的时候还挺纳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严真懒得跟她打马虎眼,直接说:“我做的计划书被退信了,我看截止日期是今天,就想着打印下来,直接送过来给您看看。”

         宋馥珍闻言哦了一声,又笑道:“我说让你注意看邮件,看晚了吧?”

         “嗯。”她倒真没注意是什么时候发的。

         “直接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第二天送过去就行了,干吗这么晚了还跑一趟?”

         “没事的。”而且她是早晚都要跟林家打交道的,赶早不赶晚。

         说着,严真跟在宋馥珍后面向里面走去,抬头不经意地往客厅瞥了一眼,只一眼,就瞥见了个让她头疼不已的人物。

         沈孟川?沈孟川在林家?

         沈孟川显然也看见了她,反应比她还大,嘴巴张得都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坐在主位上的林家老爷子咳了一声,看了严真一眼,问沈孟川:“你们二人认识?”

         沈孟川看了看她,苦着脸答:“不、不算认识。”

         “哦?”林老爷子笑,“你小子可最不会撒谎!”

         沈孟川揪揪头发,看着严真。

         严真微微向他点了点头,从包里掏出计划书,递给了宋馥珍:“这是我做的项目计划书,有什么问题您尽管提,我毕业之后当了一段时间的教师,这方面的社会实践不太多,漏洞肯定是有的。”

         宋馥珍闻言“哦”了一声,转而岔开了话题:“你是珈铭的老师?”

         “当过一段时间。”

         “那也难怪了。”宋馥珍笑了笑,将手里的计划书放在了一边,“坐一会儿吧。”

         “不了。”严真有些难堪地拒绝,“珈铭还在家里,我不放心,就先回去了。”

         林老爷子咳了一声,宋馥珍眼眸转了几转,说:“那你就先回去吧。”

         严真起身告辞,逃难一般离开这个让她感觉有些窒息的林家。她有些明白小朋友为什么这么排斥林家了,林家的老头老太都太古怪了,换成她她也不愿意应付。

         “严真!”

         忽然有人叫住了她,严真不回头也知道是沈孟川,所以她干脆不回头,直接往前走。只是后头那人很快就以急行军的速度赶上了她:“不是我说,你走这么快干吗?”

         “我孩子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

         沈孟川乐了:“那行啊,我开车送你回去不是更快?”

         她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谢谢你。”说完照直往前走。

         沈孟川抹抹脸:“你放心,我不会再问你什么问题了。我是懂了,你的保密标准比部队上的都严!”

         严真不由得又看了他一眼,沈孟川继续说:“所以我能请你别老拿我当坏人看行吗?你一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就不由自主地把自己当罪人看!”

         严真无奈:“我说了你不用对我觉得抱歉。我只是觉得好奇,你怎么会这么闲,部队上就没有工作可做?”

         沈孟川一边跟着她走一边扶正帽檐,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是个正儿八经的军人,而不是地痞:“我当然忙,再过不到两个月吧,我的军队就要上战场接受检验了。”说着他笑了笑:“当然我相信他们,他们很牛,不用我操心!”

         “那你怎么上这儿来了?”

         “林老是我爸战友,听说他身体不好,我替我爸他老人家来瞧瞧。”而且,他这段时间为了改编的事各处忙活,经父亲介绍就找到了林老爷子。林老爷子人在位子上,说起话来也有分量。不过这些都是他们男人的事,他也懒得跟她说。

         沈孟川整整军装看着她:“怎么样,答案满意吗?满意了就请上车。”

         严真止步,淡笑着指了指前方的公交站牌:“我坐那个回去就行了。”远处驶过来的车头上亮起的信号灯提示着她要坐的车来了,严真想了想,还是回过了头,看着他说:“沈孟川,其实我记得你。”

         沈孟川顿时就用一种你终于承认了的表情看着她。

         “我记得你,还有那时候发生的许许多多的事。”她说着,表情很认真,“不过从现在起我想忘记,因为那对于我来说,不算很好的记忆。”

         话毕正好公交车到站,严真对他笑了笑,上车离开。

         她从未这么真诚平和地对他说话,所以沈孟川听完之后怔住了,直到一阵凉风袭来,他才迅速回过神来,摘下头上的帽子慢慢往回走去,思绪也不由自主地走远,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年的夏天。他站在土坡上,俯视着土坡下的一群小兵伢子,扯着嗓子向他们喊:“前进!”

         他还记得那一年夏天,他被忙碌中的父母直接遣送到了奶奶家过暑假。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他打小在S市长大,又整天跟大院里一帮小兵喽啰摸爬滚打,没多久就锤炼成了混世魔王,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匪气,到了这里更是天不怕地不怕了,没多久就率着一群小孩上大院后面的林子里抓知了去了。

         那天不知道是手下哪个参谋突发奇想,由他沈孟川亲自挂帅的杂牌军决定用弹弓砸树上的鸟儿,结果非但没砸中,手中的弹弓也飞了出去,被一个在树下跳皮筋的女孩给捡到了。

         他至今还记得当时自己的样子,他大大咧咧地走过去,伸手去要。女孩清秀的脸微微一皱,将抓着弹弓的手背到身后,不给他。

         十几岁的他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叫板,还是在一群小一截的小兵伢子面前。这还了得!

         沈孟川连忙伸手去抢,结果女孩拿着弹弓向一边跑去,娇小的身影、回头的一刹那脸上的微笑让他愣了一下,醒过神来,女孩已经跑远了。情急之下,他下意识地扔出手中的绳套,套住了她的脖子。

         在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被一群小兵围住,他们欢呼着:“司令万岁!司令威武!”而他仅剩的唯一记忆,竟是她那一双通红的眼睛和被他勒红的细白脖颈,记忆深刻得直到现在回想起来都清晰得恍如发生在昨日。

         后来回家免不了要挨奶奶一顿训,又免不了要挨来接他回家的父亲的一顿收拾。只是那一回收拾得狠了,到最后他硬是没道歉就直接走了。再后来部队撤离了小县城,搬到了大城市,离S市也近了,他再去看望奶奶的时候下意识地想要找到那个女孩,跟她说声对不起,可是等了一个暑假,也没有等来她。

         直到他开学要回S市,坐车离开大院的时候,看见在一栋单元楼前有一家正在装车搬家。那阵子部队的房子紧张,不够资格的现役军人和转业两年以上的退役军人到期都必须交房,所以看见有人搬家也不觉得奇怪,只是楼前站着的那个瘦弱的背影让他感到眼熟。

         虽然是快两年没见过她了,但是他记她记得很深,尤其是那双眼睛,充满笑意的、委屈哭泣的,不管哪一样都是生动的。只是这一次,他从半降的车窗看去,看到的一双眼睛却充满了寂寥。那是一个不应该出现在孩子脸上的哀伤,连同她胳膊上佩戴的黑纱一起留在了他的脑海里。

         再后来,就真的再也没见过了,直到草原上的一面。她长大了,可是他依旧能够透过那副俏丽的容颜隐约看到小时候的轮廓,还有她的那双眼睛,沉静深邃,仿佛一汪泉水。

         这丫头也是记仇的吧?沈孟川坐在车上,从记忆里回过神来闷闷地想。可是转过头来他又自问,她是这么幼稚的人吗?

         想不通答案,沈孟川抹一把脸,启动车子,快速向B市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