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手足之情
        赛纳里安坐在平时的地方,不停地抽着烟斗。

         博格没有心情再雕刻人偶,他始终想和赛纳里安聊聊心里憋着的事情,可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不过最后还是赛纳里安打破了沉默,他抽了一大口烟然后吐出的烟雾升腾起来:“博格,你是不是有很多话想问我?”

         他这样忽然发问反而让博格有点手足无措,他抬起头望着赛纳里安,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你是不是知道戴维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赛纳里安放下烟斗,沉默了片刻,然后像是经过了内心的挣扎,然后说道:“昨天晚上是月圆之夜,虽然天气恶劣看不到月亮,但我确认过年历。”

         “我以为狼人只是存在于老人们的故事里。”博格感觉浑身不自在,于是只好用手指敲打着桌子缓解这种感觉。

         “不过戴维只是被感染的初期,他的状态你看到了,即使在月圆之夜身体也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只是失去了人类的理智,并且有了狼人的部分特征。”赛纳里安解释道。

         博格心里忽然意识到赛纳里安不止是清楚戴维发生变化的表面现象,他似乎了解很多关于狼人的事情。

         “你为什么知道关于狼人这么多的事情?”

         赛纳里安起身走到博格面前,将自己的上衣解开,当他露出自己的肋部时,博格瞪大了双眼。

         他看到赛纳里安的肋部有几处旧伤疤,但是联想到刚刚两人所谈论的内容他赶忙转过头不想再看。

         “博格,我想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想说的事情,对不起,我一直向你隐瞒着这些。”赛纳里安穿好衣服回到自己坐的位置,他明白博格很难一下子接受这些事实。

         博格望着窗外,他知道赛纳里安身上的旧伤疤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仍然不肯相信这个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会是狼人。

         “博格,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戴维的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

         博格脸上的神情忽然有些伤感,他重新填上烟丝,然后换换说道:“我应该向戴维道歉……”

         “你这个混蛋!”博格没有等赛纳里安说完话,一个箭步冲上前抓住他的衣领愤怒地嚷道“是你害了他!是你杀了他!他还只是个孩子!”

         赛纳里安面无表情,也没有要挣脱博格的意思,他继续说道:“我对我做的事感到后悔,但我希望你愿意让我把剩下的话说完。”

         外面的风雪似乎更猛烈了。

         博格一把推开赛纳里安,气冲冲地走回自己的椅子,他真的不明白自己怎么还愿意听下去。

         赛纳里安继续抽着烟斗,然后说道:“几年前我们驻守在鬼影森林的哨站时,有一次我去雨城寻欢作乐,然后喝醉了酒。我回来时醉倒在巷子里,然后被一只狼人袭击咬到了肋部。”

         赛纳里安继续回忆着自己曾经的遭遇,但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起初不知道是什么咬了我,只记得那家伙很强壮,在我的记忆中像是恶魔一样。然后我开始发烧,出现各种各样的症状,所以那算时间我请求回家休养,所以你一直都没有察觉我的变化。”

         博格虽然异常愤怒,但还是倾听着赛纳里安讲述。

         “第一次月圆之夜,我改变了,可是我不记得自己做过了什么,第二天清晨我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自己的床上,但是身上却血迹斑斑。我逐渐意识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有多么可怕,我本想告诉你,但是我害怕你会彻底厌恶我你知道传闻中狼人是多么令人唾弃的东西。”

         “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从没有发现你变身成狼人的样子?”

         “在最初的一年中,我每次都把可以回家休养的时间安排在月圆之夜期间,所以从没有在军营中变化过。我十分憎恨自己,为了防止自己祸害他人,我在月圆之夜前一天都会将自己锁在屋子中,起初一点效果都没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竟然逐渐能够控制自己的理智,到了现在,我已经可以做到大部分情况随意控制自己的变身了。”

         “可你还是咬了戴维!”

         “我不清楚原因,大概半个月前虽不是月圆之夜,但当我我在城墙上巡视时,却意外的变身了并且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仿佛我的灵魂都在诱惑我去伤害别人。所以那天晚上我咬了在警戒的戴维,风雪很大别的士兵也没有注意到我,我很快就变回了正常的样子,戴维或许只感觉到一个黑影袭击了自己吧,平时就很胆怯所以也没有和别人说。”

         博格听到这里长舒了一口气,他不知道怎么样面对赛纳里安,这个和自己情同手足的人现在告诉自己他是一个危险的狼人,并且不知道曾经伤害过多少无辜的人,如果再让他继续留在军营里真的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

         赛纳里安来到博格身边,伸出双臂抱了抱博格,然后对他说:“把我关进牢房吧,我现在非常不稳定,即使昨晚没有变化,也不能保证下一次会发生什么。”

         博格心里经过了强烈的挣扎,最后忍痛将赛纳里安关进了牢房,下一步怎么样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望着赛纳里安被卫兵带走的那一刹那,他感觉伤心极了。

         “打开大门!赤剑要塞来人啦!”

         已经许久没有打开过的军营大门被打开,原以为天气恶劣赤剑要塞到这里的路已经无法通行,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来。

         博格带领部下前往军营大门口,结果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赤剑要塞大将军艾萨拉亲自带领着浩浩荡荡的军队来到了这里,博格赶忙上前迎接。

         “艾萨拉将军,不知道您亲自前来,我失礼了!”

         “博格,不用寒暄了,从今天开始我全面接手长城的防务,你马上和你的部下安排我带来的士兵安营扎寨,这都是史昂大人的命令。”艾萨拉没有给博格太多好脸色,说完这些话就径直向军营内部走去了,毕竟他位高权重,脾气性格真是把先民的特点体现的淋漓尽致。

         博格没有过多理会艾萨拉所表现出来的孤傲,艾萨拉带来的士兵陆续进入军营,这倒是让他真的大吃一惊,这次带来的士兵数量几乎是赤剑要塞全部的兵力了,将这么庞大数量的军队投入到冰风谷这里来,他明白这预示着什么。

         赛纳里安坐在牢房中的床上,此时脑海中不断回忆着自己这些年来发生的一切。

         那天他被卫兵带走时,博格做了他作为领导者该做的事情,那就是向其他所有的卫兵讲明了自己和戴维的情况,那时其他士兵们看待自己的神情令他难以忘记。

         赛纳里安和卫兵要来了羊皮纸和羽毛笔,他想给博格写一封长信,他的心中还有很多那天没能当面说出来的话想要对博格说。

         艾萨拉很快将包括长城以往士兵在内的所有军力进行了整编,这使得长城的兵力部署空前强大,但是博格对此嗤之以鼻。

         艾萨拉很快就召见博格。

         当博格来到这间本属于他的塔楼时,心里非常不乐意,因为现在艾萨拉把这里变成了自己的指挥所。

         “博格,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艾萨拉是个异常肥胖的贵族子弟,全凭借家族的势力当上赤剑要塞的将军,说话都时候总是充满了傲气。

         “我不知道将军大人。”

         “你倒是说的很轻松。”艾萨拉在博格面前来回踱着步子,现在屋内的陈设都被他换了样子甚至将原来屋子当中的篝火都给拆除掉了“关于你的副司令也是你的挚友赛纳里安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没有什么太多要和您汇报的,据我所知他是一个可以控制自己行为的狼人,所以不应该遭到歧视。”博格在艾萨拉面前神情自若,他不想将这件事交给别人处理,那样将会失去对赛纳里安最后的一点公平。

         艾萨拉听完博格的回答气的脸部有些扭曲,他用力拍打着桌子厉声喊道:“事到如今你竟然还在为了你所谓的朋友撒谎!你以为我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我想您是不知道的。”

         “博格,我提醒你现在是和谁说话!”艾萨拉走到博格面前,看样子恨不得亲手把他掐死。

         “我可以走了吗?赛纳里安的罪行自然会有先民的律法来惩治,我已经将他关在牢房中,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会把他押送到破晓城接受国王和议会的评判!”博格说完转身离去,只剩下目瞪口呆的艾萨拉在原地。

         这一晚博格怎么样都无法入睡,他想起了很多童年时和赛纳里安在一起的时光。那时他们还都是乡下的穷小子,每天聚在一起做一些调皮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都是宝贵的财富。

         快要天亮的时候博格终于睡着了,可是他却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境。他梦到赛纳里安挥手向他告别,然后长出了翅膀向着无尽的天空飞走了,自己无论怎么样都无法追上……

         博格怎么样都不会想到,艾萨拉想要直接处死赛纳里安,他明白是有出于恐惧原因的士兵向艾萨拉禀报了赛纳里安的情况。

         博格见到塞哪里按时,他被捆在城墙边的石柱上,猛烈的风雪将他的头发染成了白色。艾萨拉带着卫兵站在一旁,得意洋洋地向他们讲述赛纳里安的罪行。

         博格被人拦住不许靠近,他虽然知道他的挚友是一个狼人,是一个可能威胁到所有人生命的怪物,但是他仍然希望他能够得到最公正的制裁。至少不是在这寒冷的长城上被杀掉。

         “艾萨拉大人!赛纳里安理应得到公正的裁决,他得被送到破晓城审判!”

         艾萨拉宣讲完他所为的赛纳里安的罪行。然后转过身望着博格说道:“国王陛下已经驾崩,杰伊王子也被先知塞希斯绑架,现在先民听从史昂大人的命令,他绝不会允许有狼人这样的恶魔存在于我们的军营中。”

         博格听到这里内心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原来长时间没有补给队伍的到来以及忽然的大批边境驻军,都是因为刚刚艾萨拉所说的内容。

         在这荒芜人烟的地方,竟然没有得到任何国王陛下驾崩的消息。他想起刚刚入冬时先知塞希斯从这里经过时急着赶路的情形,或许那时他已经知道了国王陛下死去的消息吧。

         赛纳里安抬起头看着博格,他为能够拥有这样的挚友感到骄傲,即使自己这么多令他失望的事情,他却依然在维护自己。

         “行刑!”艾萨拉向执行的卫兵下令。

         赛纳里安被两名士兵架起来走到城墙中间的位置,随后被逼迫着低下头和上身伏在地上。一名士兵手握着长剑,高举过头顶准备砍下赛纳里安的头颅。

         正当锋利无比的长剑落地的一瞬间,博格忽然冲破阻拦他的士兵,抽出自己的佩剑挡在了赛纳里安脖颈前,再晚一点恐怕赛纳里安的头已经被砍掉了。

         艾萨拉看到这种情形立马暴跳如雷:“博格!你这是在违抗命令吗?为了私情无视作为一名先民战士的荣誉和信仰了吗?”

         博格替赛纳里安砍断捆绑着的绳子,护在他的身前说道:“我真是受够了你这个蠢货的行为,明明是你无视先民的律法,执意滥杀无辜。”

         赛纳里安看着今天博格为了他的所作所为,眼睛有些湿润,可是紧接着士兵们开始向他们包围过来,这样下去反抗只有死路一条。

         “我不想对你们下手我的士兵们!”博格对步步逼近的士兵们说道,然而没有丝毫用途。

         正当博格准备鱼死网破时,他身后的赛纳里安忽然跪在了地上,浑身颤抖,他的体型在不断增长,衣服被撑破,黑色的毛发从身上所有的部位长出来,等到他站起身时,已经是一个活生生的狼人站在了博格的身后。

         一声凄厉的吼叫后,赛纳里安跃起跳上了城垛,他回头望了一眼博格,眼神里充满了感激和不舍,随后再次跃起跳下了城墙。

         他的身影很快就给风雪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