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8我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新客户比稿进入第二轮,根据客户对初轮提案的反馈进行修改。一周时间,五家公司轮流到甲方办公室讲演。

         部门对这个客户非常重视,主要因为给的预算高。总监maggie,经理姜一,两个资深客户执行,下面分别带着客户执行和客户协调,另配两个实习生,提案里还放上了北京和广州公司的同事。对于一个奢侈品牌来说,基本是豪华阵容了。

         姜一一门心思扑在提案上,加上日常工作和自己的公众号,任务多得把她晨跑的时间都完全挤压掉。

         直到从客户办公室汇报完出来,这双脚才算放回了地上。又一个周五要过去了。

         回到办公室,组里其他人都不在座位上,全聚在茶水间。

         maggie和姜一过去一瞅,玫瑰花,大蛋糕,挺热闹。

         “maggie姐,一姐,你们回来啦!顺利吗?”

         “还行。谁过生日?”maggie问。

         “你说这么高调,我们组还能有谁?”nic昵着amy,一脸不屑。

         amy丝毫不受nic怨毒的眼神影响:“你们回来的刚好。吃蛋糕吧。”

         maggie摆手:“我减肥,这种高热量的食物属于你们小年轻的,我hold不住。不过,祝你生日快乐,永葆青春。”

         “maggie你身材那么好还减肥啊!过份!”

         “就是不吃才有这样的好身材。”maggie摆了摆手,走开了。

         姜一目送她曼妙远去的身姿,她手里挽着的最新手袋像钟摆一样在姜一眼里摇晃。

         “一姐,你要吗蛋糕?”

         姜一回神,笑:“你们可真是,光有蛋糕怎么能没酒呢?”她走到冰箱里,取出一瓶香槟,众人惊叫。

         “一姐!你简直了。”

         “别废话,拿杯子吧。”姜一打开香槟,嘭一声。

         众人从柜子里拿出香槟杯,nic自高奋勇倒酒。

         “生日快乐!cheers!”

         举杯同庆周五的愉快时光,姜一手指拜倒唇上,嘘声:“低调。”

         大家偷笑,降低嗓音,毕竟别组人还在工作。

         又闲聊了会儿,众人拿着酒杯回到位子上,开始做收尾工作。姜一整个礼拜揪着的神经总算彻底放松下来。她今晚的打算是,好好吃一顿。

         七点从公司出来,姜一回家换了身休闲的衣服,蹬上跑鞋。慢跑到川菜馆,快八点。小饭馆依旧热闹,大门敞开着,各种谈话声混在一起飘出来,被香气裹着,让人食指大动。

         女服务生见她进门,忙问:“几位。”

         姜一比了比手指,女服务生领着她往里走:“那就这儿坐吧。”

         姜一就坐在冰柜附近的两人位上,服务员给她扔下菜单就要走,姜一叫住她:“直接点吧。毛血旺,一碗饭,再加瓶冰啤酒。”

         “好的。”女服务员收走了菜单,姜一靠向椅背,扫视四周热闹的三三两两的人。

         边上的冰柜被打开了,冲出一股冷气,但很快,又被阻断。

         吴浩然拿了可乐走出去两步,猛地回头,这客人怎么这么眼熟呢?“啊啊啊,你怎么来了?”

         姜一视线里的吴浩然就这样踩着欢快地步子跃到她桌边,她不由笑:“我来吃饭。”

         “你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把楼上靠窗的位子留给你啊!”

         “你也没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啊。”

         “这就给!”

         “好了,我开玩笑的。就吃个饭,不讲究那些。”

         “诶,不行不行不行。你是正哥的朋友,那就是我的座上宾。今儿正哥怎么没和你一起?”

         “怎么说呢。”姜一揉了揉鼻梁,“我和赵正还不算太熟。”

         吴浩然一听来劲了,拉开椅子在姜一对面坐下:“没关系,我和他熟啊!你想知道啥?”

         姜一真是打心眼里欢喜,她指着他手里的可乐:“你这不用拿给客人?”

         “诶,你看我,差点忘了。小张!”吴浩然叫了服务员来,“帮我拿给楼上三号桌的客人,快去。还有,以后记住了,只要是这位姜小姐来,一定得通知我,安排好位子,让厨师快点上菜。”

         他吩咐完,两只手桌子上一搁:“见着你我可是太高兴了,正哥嘴巴严得很,可把我好奇坏了。”

         “我不过和他吃了个饭,有什么可好奇的。”

         “正哥可不带一般人来我这里的啊,更没带女的来过。”

         “哦?”

         “我可不瞎说。对了,我可都去网上查了,原来你还是个网络红人啊。开始我还以为是重名呢。微博一查你是什么时尚达人,我瞅了微博三十多万粉丝呢。”

         “你还去网上搜我?”

         “我那也不是无聊么,死马当活马医呗。你可别生气啊。”

         “我倒是不生气。就觉得有点不公平。”

         “怎么不公平了?”

         “你们倒是把我职业研究了个透彻,我却还不知道赵正是做什么的。”

         “正哥没告诉你啊?”

         姜一点头,吴浩然拧起眉头,眼珠子转了圈:“那我还是让他自个儿说吧。”

         姜一“嘿”了一声,吴浩然语锋接着一转:“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另外一件事儿。”

         他凑到姜一耳边给她耳语了一番。

         “你可真是奇怪了,宁可告诉我他住哪儿也不告诉我他的职业?他是做什么保密职业的吗?”

         “那倒不是,我就觉得正哥不说一定有他的理由。做哥们的不能瞎搅和。”

         “那你就见了我两次就告诉我你兄弟的家庭地址,不怕我是坏人呐?”

         吴浩然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姜一:“好人坏人,我们能分辨。而且你这身板儿。”他摇摇头,“构不成威胁。”

         姜一轻笑,这想法,可真是太年轻。伤害是分很多种的。

         “话说,网红,我都给你透露这么重要的信息了。你能不能给我店里打打广告?发个微博啥的。”

         “敢情你还是出卖你兄弟啊。”

         “天地良心,我那是帮他!”吴浩然指天发誓。

         姜一笑:“随你怎么说,我可不给你打广告。”

         “为啥?”

         “你这里人已经够多了。要是再火,我都吃不上了。”

         “别呀,你来我铁定给你开后门。”

         有吴浩然在,姜一这顿饭吃了快一个小时。工作之外的时间,姜一周围很少有闹腾的人,或者该说,她周围没什么人。

         姜一不怕寂寞,甚至享受孤独的时间。她不愿多向别人解释自己,懂的人自然会懂。于她,这是避免无效社交最有效的办法。

         这天晚上,她从餐馆出来,走得漫无目的。这一带的小区安静也昂贵,她停在房产中介门口,看着玻璃上贴着的售房信息,每个手写的数字都是她不能承受的重。她已经如此拼命,却还是没能存下买一个厕所的钱。她有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是一个竹篮,漏洞太多,任凭她怎样努力,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她不再看那些数字,只是往前走。幸好未来还不确定,她还需要走,停在原地,就真的没有指望了。

         东庭雅苑,姜一真的走到这地方,笑自己。

         吴浩然说,赵正就住在东庭雅苑的六号楼。

         看来好奇心这件事,真不是随便能控制住的,尤其是在天气晴好的夜晚,她又喝了点酒。

         她走进小区,门卫看了眼她的打扮,没说什么。姜一找了会儿,才找到六号楼。她抬头,这公寓楼不算高,十多层,这样角度看,却又很宏伟。

         暗着的窗口像一本本合上的书,每本书里有一个故事。姜一沮丧的时候,总喜欢看大楼的窗户,大片大片的窗户,那么多人的。她是这尘世里一粒尘埃,哪怕再坏的事又有什么大不了?只要死不了,就无所畏惧。

         她在楼底下杵着,并没给赵正发微信。她来这里不为了见他,她只是来这里,仅此而已。

         一辆出租车由远及近驶来,前照灯打在姜一身上。她抬手遮住光,视野的下方逆光看见个人影,从车上下来。

         这光刺进了她光怪陆离的思绪,姜一背过身去,她打算走了。

         “姜一。”掷地有声两个字。

         她扭头,心悬到喉咙口,这个人逆着光走到她眼前,恍如幻觉,又切切实实。

         “你不可能在这里。”姜一喃喃。

         赵正看她,眼神也有些亮:“这是我家。”

         “不,我的意思是,两个人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巧合。”她摇头,“就算吴浩然告诉了你什么,你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来,就算我来,你也不能掐着点到。赵正,你到底是谁?”

         她眉间结起个川字,他抬手,点在她的眉心,抚平。

         “我叫赵正,33岁,家住10楼,做实业公司。以及,很高兴和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巧遇。”

         姜一想,她是遇到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