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7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上菜啦。”吴浩然端着餐盘上来,“凉拌木耳、毛血旺、米饭。另外两个菜再等会儿啊,你们先用。”

         他乐呵呵要走,赵正食指扣了扣桌面,淡淡两个字:“茶呢?”

         “哎呀!你看我,太不像话了。失礼失礼,姜小姐,你是喝菊花茶、大麦茶还是柠檬茶?只要你说,我们应有尽有。”

         姜一忙摆手:“白水就行了。”

         “姜小姐,您千~万~别和我客气!您是正哥带来的…”

         “她说白水就白水。”赵正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吴浩然知道这玩笑开到点了,就乖乖走了,只不过临下楼这几步,一步三回头。

         “你这朋友,挺有意思的。”

         “别理他,一直爱贫,不过菜倒真烧得挺好的。吃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姜一对川菜有疼特殊的感情,牵扯着许多过往的片段画面。她有时情绪低落,会去打包一份毛血旺,一碗饭,回去给自己再开一罐啤酒。这组合于她而言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

         “觉得怎么样?”片刻,赵正问。

         姜一点头:“很正宗,我一直愁这带西餐和连锁餐厅居多,没几家正宗的川菜馆,现在找着了。”

         “你是四川人?”

         姜一放下筷子:“你很狡猾啊。”

         “哦?”

         “到现在,你除了名字,可什么都没透露给我。我也需要保持神秘感。”

         赵正淡笑:“行,我不问。”

         “水来啦~还有毛血旺、炒时蔬。”吴浩然一上楼就吆喝开了,赵正摆在膝上手紧握成拳。

         “还合口味吗?辣度合适吗?”吴浩然倒完水,半躬着腰问姜一。

         “合适,很好吃。”

         吴浩然眉开眼笑:“那我就放心了,我走了,不打扰你们,不打扰你们。”

         赵正揉着额角,偏头看向窗外。

         姜一反乐了,轻笑。

         “很好笑?”赵正绷着脸问。

         “对啊,看你被惹毛了,挺有趣。”

         “你也想试试?”

         “oh,不。”姜一摆了摆食指,“我这个人从来都是为别人带来愉悦的。”

         她的笑若有似无,她的眼睛里开出朵朵桃花。

         「死耗子你再不滚出来,拆了你的店信不信!」

         「我怀疑耗子就是玩儿我们。他孤家寡人,晚上没事就瞎闹腾。」

         「那也不可能拿正哥开刷」

         「而且老大没吱声」

         「耗子,出来楼下保持队形」

         「耗子,出来」

         「耗子,出来」

         ......

         吴浩然下楼去了趟后厨,再翻手机,已经几十条消息,还有四通未接电话。他嘴角裂到耳后根,这帮人里他是老小,总是被开玩笑那个。今天可真是万众瞩目,他巴不得多享受一会儿,但也知道要是真晾着这些爷,真的会被扒层皮。

         「你们可不能拆我的店。正哥在我店里呢」

         「啥?」

         「带着女人去你店里?在你那儿约会?」

         「…完蛋了」

         「来我店里怎么就完蛋了?」

         「你那破店我们吃吃饭喝喝酒还成,约会?不浪漫啊。」

         「晴天霹雳表情」

         「咱们正哥真是什么都能,就这感情问题,老大难呐。」

         「你们关注的点不对」

         「我只想问,漂亮吗?」

         「超」

         「漂」

         「亮」

         「无图无真相」

         「对,上图!」

         吴浩然打开照相模式,蹑手蹑脚地上楼,走了大半条楼梯,露出个脑袋,趁赵正低头吃饭,立马冲着姜一的方向连拍几张,收工下楼。

         「你们要的图」

         「太远了,看不清」

         「像素太差了!你馆子赚不少钱啊,不能买个好点的手机吗?」

         「这个女的,是不是叫姜一?」

         「野哥,你怎么知道?!」

         「微笑表情」

         张野的话再次将讨论气氛推向高.潮。

         然而,这一切,赵正都是看在眼里的。毕竟,他也在群里。

         “聊得开心吗?”

         “开心!”吴浩然还欢快地打着字,脖子倏的一凉,一只手扣住他后颈,指腹压在大动脉上。吴浩然神色猛变:“正…正哥。”

         “适可而止。”赵正的手微微收紧,吴浩然忙不迭应声。

         “正哥,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你安心上去吧,别让人等呐。”

         赵正松开手,上楼时不忘再度回头丢给吴浩然一个警告的眼神。

         姜一吃辣,脸泛起层红,在暖黄的灯光下,更好看。见他回来,微微一笑。

         “你确定你一碗饭够?”姜一朝赵正地空饭碗抬了抬下巴。

         赵正唇角一抽:“你倒也挺不放过人的。”

         “诶,吃得下是好事。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嘛~”她的眼睛弯起暧昧的弧度,转瞬即逝。

         “那你吃饱了?”

         “饭是吃饱了。不过,我还留着吃甜点的胃口。”

         赵正摇头,起身:“那走吧。”

         姜一跟在赵正后面,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宽肩,翘臀,长腿,真是比毛血旺还诱人。不过今晚她怕是吃不到了。这男人还真有点叫人捉摸不透。眼力忽好忽差,距离忽远忽近。

         解闷,倒是很合适的。

         到一楼,姜一以为店老板会再度凑上来,结果是很安静地出门。外头晚风徐徐,吹散辣油带来的燥气,姜一不由闭上眼,享受起这股晚风。

         “我去开车。”

         “我陪你去吧,正好走走。”

         两人并肩走,到路口,赵正手搭住姜一左肩,示意她右转,她变了方向后,他便收回手。

         夜路寂寂,只有姜一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哒哒地响。

         到车边,两人的手几乎在同时放到车门把上。两秒的停顿,微妙的气息飘散在彼此的空气里。她抬眉,他垂下手,她笑了。

         赵正开车快而稳,不肖片刻就泊在姜一住处的小区门口。

         姜一松开保险带:“谢谢,那,晚安了。”

         “晚安。”

         姜一下车,走出三米开外,回头,赵正站在车边,正目送着她。注意到她的目光,他挥手。

         她扭过头,轻笑。

         姜一的身影淹没在黑暗里,赵正上车,急打方向盘,掉头回饭店。

         店里二楼的灯已经熄了,赵正停了车,大步迈进店里,远远见吴浩然在蹦跶,上去就制住他,皮笑肉不笑地在他耳边说:“铁树开花,嗯?挺会用词的啊。”

         “野哥野哥,救命啊!”吴浩然嗷嗷大叫。

         张野从洗手间出来,眉开眼笑:“耗子,你说这四个字的时候就得考虑到后果啊。”

         “靠,你们听的时候可高兴了。现在就不管我死活了!”

         “三瓶啤酒,还是要练练手,自己选。”赵正冷声。

         “我喝我喝我喝。”

         赵正松开手,吴浩然自觉去冰箱里搬啤酒了。

         赵正坐到张野对面,后者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前者则视而不见。

         吴浩然搬来一箱啤酒,拿出三瓶,一声先干为敬,自觉地开始灌。

         等他三瓶下去,店里又来了两个高大的男人,进门见到这一幕,就哈哈大笑:“傻了吧,耗子。爆正哥的料!喝完赶紧的,上下酒菜。”

         陆陆续续的,群里的人都跑到餐馆来,拼了个大桌。起先他们还各种尝试打探姜一的情况,奈何赵正偏不开口。张野这个看似知道内情的人,闹半天也没什么好料。话题就转移到分享各自的感情经验,都说是为了给正哥做参考,说到后头发现,基本是惨痛经验。悲从中来,成了个酒局。要说这群人,也有段时间没这样聚在一起喝酒谈天了。

         闹腾了得有三个小时,人才一个个送走,最后还是剩下赵正、张野和关店的吴浩然。

         吴浩然把卷帘门拉上,返身站到两人中间。他俩一人一支烟,颇有气势,像两座门神。吴浩然回想起当年并肩作战的日子,没烟没酒没乐趣,但比任何时候都有归属感。幸好,有这两个人,大家还能在一起。

         吴浩然情之所至,踮起脚从后头勾住两人的肩:“我太开心了!”

         同一时间,左右两支手肘往后一顶,吴浩然受到一万点伤害,委屈地捂着肚子。

         “喝多了就回去睡觉。”张野撸了把吴浩然的发顶,拍拍他的肩。

         吴浩然一脸悲伤的拖着步子离开了。

         路灯从头顶洒下来,把张野和赵正的身影拉长。

         张野灭了烟,说:“玩笑归玩笑。赵正,退伍也好些年了。你得去谈谈恋爱,过正常日子。”

         “没女人没什么不正常的。”

         “我意思是你得有点牵挂。”

         赵正也掐灭了烟,对上张野的目光:“感情的事,和起步早晚没关系。这道理,你比我懂吧?”

         张野登时拉下脸来:“行,好心没好报。我祝你在姜一这坑里摔一大跟头。”

         赵正轻笑:“不怕,我腿比你长,掉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