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38不作死就不会死

         两个人各有各的烦恼,这夜都睡得不安稳。姜一在赵正怀里,不好意思频繁地翻身,愣是闭着眼睛数羊。赵正同样睡不着,却能做到一动不动。

         姜一大约数了一千只羊,都数糊涂了,才入睡。赵正黑暗里注视她的睡颜,这样温热的呼吸,柔软的与他截然不同的身体,是他从前不曾想象的。

         张野说了无数次,赵正你怎么不开窍,爱情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之一。赵正对此不以为然。

         他从不觉得爱情必不可少,如果他死,他不遗憾自己没有获得过爱情,因为他不曾苛求,没有欲.望。他死时只会恨自己过去失误的判断导致他再握不了枪,完成不了他奋斗了如此多年的志愿。

         他恪守着自己的生活轨迹,是他的心没有回来,他不愿意回来。

         张野拉着他做生意,兄弟们一起为生活打拼,人间烟火、油盐酱醋,这些琐碎的东西让他开始接受现实,可是他没找到过意义。

         姜一与他过去曾相遇的女人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赵正似乎找不到确切的答案。

         她好看、独立、能言善辩、背景复杂,可这些特质也能在别的女人身上找到。

         然而,别人没有走近他,没有勾起他从未有过的欲.望,没有让他回到这繁华的都市,没有找到存活的羁绊。

         姜一做到了,她让他渴望,让他感性,让他发现一个截然不同的自己。

         原来必要的不是爱情,而是你有了这个人之后,爱情才不可或缺。

         她带他走上了一条美好的路,他只希望这条路,可以走得久一些,越久越好。

         晨曦微露,姜一醒来,与赵正相对。他合着眼,眉目俊朗。

         浅白的光从窗前的缝隙挤进来,在被子上落下一道细长的印记。

         这样的早晨无比安详,没有邻里的吵闹,没有窗外的自行车铃响。

         她将手放在他的胸口,掌心下,他的心脏在有力地跳动,一下、两下、三下……

         她肆无忌惮地欣赏他的睡容,他笔直的眉骨,高挺的鼻梁,他的唇线,他的胡渣。

         他说他夺走过别人的命,她是否该害怕?

         不,她不怕,甚至,她觉得这再好不过。只有这样的他才能理解她,理解她的家庭,理解她的母亲,理解那种逼不得已的无奈。

         她几乎想要将自己的一切和盘托出,他会懂得的,对吧?

         “早。”他忽然睁开眼睛,神色清明地说。

         姜一震愣,只望着他。偷看被抓包了啊……

         “好看吗?”他问。

         “明知故问。”姜一放在他胸口的手推了他一把。

         赵正低笑,扣住她的腰将她拉得更近。

         “你一直这么诚实吗?”他言语间,亲吻她的唇角,一点点地挪,最终吮住她的唇。薄茧的手掌顺着后腰向下探寻。

         她本还未苏醒的身体在他的撩拨下骤然觉醒。姜一又是欢喜又是难耐,鱼水之乐固然好,只怕从此真是“但使龙城飞将在,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晨事代替了晨跑,姜一和赵正表示今晚可不能再和他同住了,劳逸结合很重要,且最近诸事烦扰她的公众号更新的频率骤降,粉丝也跟着掉,是得放回点心思。另一边,赵正要和张野他们碰个头,走的那个孩子他们几个几乎都认识,众人心情沉郁怕也是要喝大酒的节奏,于是和姜一一拍即合,各忙各的。

         姜一继续着自己的年中总结,时不时应付着客户发来的各种邮件。姜一这组手里有四个客户,两个总部和联络人都在国外。

         姜一本科念英文系,这个专业也是她当年凭着自己有限的认知选的,她的人生里父母无法充当导师,一切全凭她自己。选一个语言专业,初衷也不过是想有一技傍身,毕竟在她故乡那个小县城里,英文好的人必定称得上人才。

         她现在眼界开阔,当然晓得学经济金融这样的专业或许更容易攀上高枝。只是她也无甚后悔,她当年可能是全系最穷的人之一,也是全系最用功的那一个,现在刻苦给了她回报,她要求得不多,体面得过完这一辈子,不再遭受小时候所遭受得那些,仅此而已。

         临走,审核了一份品牌联名合作企划案后发给maggie,姜一八点和nic几个人一同从公司离开。她今日没人来接,不介意与人同行。

         几人正商量着去哪里吃喝,姜一忽被人叫住。

         不容她多想,来人已经进了她的视野,离她两步之遥,离她的同事们自然也十分接近。

         他朝那几位同事微笑地打了招呼,一个赛一个的人精们立马交头接耳地散了,还频频说:“不打扰两位,不打扰两位。”

         只余下姜一与他两人时,他的笑容更为亲密:“好久不见。”

         他刻意忽视姜一肃杀冷硬的表情,姜一就刻意忽视他的存在。她绕过男人,大步向前走去。他没拉住她,只是跟上去。

         姜一一路走,他一路跟。

         二世祖耍赖劲儿真一点没变,姜一自知甩不掉他,于是七拐八弯地走进小巷子里,他跟着转弯进去,却迎面撞上突然转身的姜一飞来的拳头,他堪堪躲过,眼睛张得老大。

         “你疯了?!”

         姜一冷眼看他,在国外吃了几年洋快餐,越没有正型:“我说过,你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会对你客气。”

         “我承认,那时候是我怂,我对不起你,可现在不一样了。我也够独立了,而且我忘不了你。”说着他就要来牵姜一的手,被姜一避开。

         “程珂。”姜一退开两步,指着他的鼻子说:“我们的事早就翻篇了。你当你的富二代,别再来纠缠我。”

         程珂一双桃花眼此刻拧出好一抹楚楚可怜:“可弱水三千,我独独爱你。你可不知道我在国外的日子,多想你。”

         “想我?”姜一嗤笑,“在别的女人的床上想我?真够不要脸的。”

         程珂薄唇挑起,十足俊俏:“你关注我了,对不对?”

         不可理喻。姜一更加确定自己当年是瞎了眼喜欢上这样的二世祖,更加鄙夷自己当年还为此人受情伤,一度关注他的微博动向,为他交了新女友而伤神。更可恨的是,他曾让她怀疑自己,差点一蹶不振。

         程珂是姜一过去幼稚爱情幻想的象征,幻想最终是要破灭的。姜一好不容易迈过了这道坎,走向成熟之路,现在瞧见他卷土重来,只想一巴掌将这妖怪拍死。

         “不对。”姜一坚定地否认,“但是我相信我怎么说你都不会听。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出现,想怎么样?”

         “当然是和你复合。”程珂毫不思考,脱口而出,“我知道当年我爸妈和我都做了很过分的事情,说了很多过分的话,但是三年多过去了,我们都有了改变。我已经告诉我爸妈了,我还是得把你追回来。真的,姜一,我……”

         姜一抬起食指:“打住。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一,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你复合。二,我现在有男朋友,并且我们在一起很好。劝你别妄图当小三。”

         “男朋友?”程珂此刻终于收起笑,严肃地问,“你的男朋友和我一样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吗?”

         姜一冷笑:“你永远找不到事情的重点。”

         “你说不出口吧?你也知道但凡是正常的家庭都没办法接受,所以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当时的一时退缩?为什么要再去经历一次明摆着的失败?你男朋友接受不了你,我可以。”

         姜一怒极反笑:“你可真是够伟大,谢谢你的抬举。但我还真不稀罕。你打定主意非得跟着我是吧?行,那你就跟着吧!”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继续低头走路,不再关注程珂。拿着手机,她迅速打字,问吴浩然是否在店里。

         约莫过了五分钟,她收到吴浩然激动的回复:「在的在的!正哥他们都在!你要来吗?」

         「十分钟到」

         收到姜一秒速回复的吴浩然拿着手机献宝似地冲到人堆里,冲着赵正说:“正哥,一姐说她要过来!”

         众人发出一阵起哄声,原本晦暗的谈话基调瞬间多了几许轻松。赵正却觉得奇怪,姜一不是说有工作要做,今天得闭关修炼,怎么忽然找上吴浩然了?是想吃川菜?

         熊猫最先问道:“正哥,等会儿一姐来了,得叫啥?还不能叫嫂子吗?”

         老虎敲了下熊猫的后脑勺:“我们正哥这魅力,到现在还能搞不定?!肯定得叫嫂子了,是吧,正哥!”

         一双双闪着亮的眼睛,赵正扫了他们一圈,愣是不回答,低头喝酒。

         众人悻悻,要从赵正嘴里撬出句话,实在太难。张野此时勾住赵正的肩:“兄弟们这不都是关心你嘛,刚谈恋爱,有点羞怯是正常的。你啊,也别闷着了。”

         张野这话无异于是宣布了,顺带着还揶揄赵正一顿,赵正看向张野的目光锐利,面上则带了一抹笑,看得张野有点发毛,收回了手。

         “咳咳。”张野虚掩着嘴清咳两声,众人则没在意玩笑话,重点全然放在赵正脱单这件事上,各个端着酒杯说要敬酒。

         好一阵热闹后,女主人公终于迈步进来了。只是姜一步子很急,刚一进门就端出一脸惧色,三步并两步地跑到他们桌前,反身指着身后跟着她进来的男人,控诉道:“你们帮帮我,这男的非说是我男朋友,要拖着我走!”

         这句话下去,一长桌好几个汉子立马站了起来,个个宽肩粗臂。

         “谁啊?欺负我们嫂子?来,说说清楚!”

         程珂见这一幕整个人都懵了。等等,他不是进了一家饭馆,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