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55正哥带我去约会

         “

         这是一封告白信,给想了解真相的独立人。

         我始终坚持分开生活与工作,直到此时此刻。一场带有恶意的攻击,把我的私人生活强行融进了我的工作。面对恶意要挟的人,我不会屈服。而今日这一封告白,用我所爱的人的话说,可以当做是我与自己的和解。

         如你们可能从各种渠道听说的、了解的,我的母亲是一名在服役的犯人。你们中有一些人以此攻击我,认为我这样的出生,与时尚界奢侈品界打着交道,是滑天下之大稽。我理解,因为在送母亲进监狱的那一刻,我也不曾料到自己会选择今天的职业。

         在说我如何走到今天之前,我想先谈谈我的母亲。我很少提及她,甚至,很少看见她。我对她的印象,仅限于每个月探视时隔着玻璃的那一张暗黄的脸。长期的牢狱生活让她的人生地图停滞了,她不会用智能手机,没上过淘宝,人们生活里习以为常的东西她都鲜少知晓。让她陷入牢狱,让她被时代抛弃的原因,是她在十八年前,为了她自己,为了我做出的一次反抗。

         她反抗了我醉酒家暴的父亲。

         我的父亲曾让我无比恐惧,即使我那时还不懂得太多的道理,但当你的父亲揪着你母亲的头发往墙上撞,当他拿烟头去烫她的手臂,当他把扇她耳光当家常便饭,你的本能会告诉你,家是个危险的地方,有个危险的人,他随时能给你带来痛苦。无论*的,还是精神的。八岁之前,我常常东一块淤青,西一道伤口。

         我的母亲手无缚鸡之力,她无法避免自己受伤,但她想到了减少我受伤的方法,她总会在父亲踏进家门的第一时间,把我推进小房间,叮嘱我千万次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去。所有的打骂,她一个人扛,她都能解决。

         你会问,她傻吗?她为什么不求助于人?报警也好,离婚也好,为什么忍受打骂。

         你不了解吧,即使现在,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出现家庭纠纷报警求助,大多数时候获得的第一方案,始终还是内部和解。

         毕竟一家人,不管邻里还是陌生人,总会用这样的话来和稀泥。

         我家的隔音不好,每次争吵打骂,整层楼甚至上下楼都能听见。起初还有人来劝,被我爸骂回去一两次后,谁都不愿意再管。

         “别人家的事,少管。”这样的话没少听过吧。

         那离婚呢?现在一个二婚妇女所受到的异样眼光,在十八年前一座小城里是怎样可怖的压力,应该不难想象。

         于是,我的母亲,这个孤立无援的可怜女人,只能选择忍受着她的男人对她的打骂,只能在心底责怪自己嫁错了人,却想不出一个有效的方法逃离。

         但是任何人,被逼到绝境,都会有失控的一天。那一天,我父亲拿着碎了的啤酒品敲向我的母亲和代表这她人生唯一希望的我的头上,这巨大的死亡威胁撕碎了我母亲的所有理智。

         多年累积的痛苦、彷徨、恐惧在那一瞬间集结成了毁灭性的力量,她反抗的过程中,意外给了我父亲致命的一击。

         她有错吗?她当然有错,她犯法。可是,错在她一个人吗?

         那些对家暴视而不见的邻居们呢?那些在我妈离家出走是将她劝回家的亲戚们呢?法律呢?

         而有这样一个坐牢的母亲的我,选择了现在这份职业,就是错的吗?即便不是最佳的选项,这就给了别人权利来责骂我了吗?

         抱歉,我不接受无道理的职责和无脑的谩骂。

         最开始进入公关行业,是出于巧合。最初的我,确有虚荣,那些华服美裳让我挪不开眼。可我也清楚,我还不配拥有。

         但是,我足够努力。从我六年前开微博写时尚经、搭配经到现在,从生涩坏品味到今时今日漂亮的干货分享,两千多天,我没有一天断更微博。服饰美容、时尚、嘉人、昕薇、elle、gq……所有这些你们报得上名号的杂志,我每一期都想方设法弄到手去读。而所有你们报的上名字的奢侈品,他们的历史,他们的书籍,国内的国外的,我也全部啃过。

         我几乎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晨跑锻炼,看书充电。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0个小时。我向许多业内人士请教,我谦虚学习每个工作中所遇到的人的优点。我的公司,我的同事,我的客户,每一个人都在不同的时刻教会我许多东西,无论为人或是处事。

         整整四年,我像一块海绵一样吸收着知识,终于,我成为了现在的我——不完美,依旧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已经比起跑线前进很多的我。

         对说我耍手段,利用旁门左道上位的人。我可以直截了当地反驳:我没有走捷径,每一步,老天知道我多么努力。

         我就是一个例子,证明在这个世界,可以没有背景,可以坚守住底线,单凭一腔热血和持久的努力,是有用的。

         你们依旧可以不相信我的话,依旧可以不喜欢我这个人,但我不会再解释,这一封信已经道明我想说的所有。

         我不奢望每个人的理解。如果每个人都理解你,你该多平庸。我不愿做平庸的人。

         相对的,我感谢在风波中仍支持我的人。无论是朋友,还是不曾见过面的关注者。

         至此,虽然我未能真正彻底放下童年的阴影,我已然迈出了与这段过去和解的第一步。

         在文章的最后,容许我着墨特别感谢这个帮助我迈出第一步的人,我的爱人。

         与他在一起,我体验了诸多从不曾获得过的幸福。感谢他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教我渡过难关,教我成长。愿我们能走一段更长久的路,我此生的祝福都将陪伴他左右。

         谢谢各位拨冗

         姜一

         敬上

         ”

         赵正是在姜一办公室楼下等她时,用手机看完这篇文章的。她在微/博和微/信两个平台都发布了。他读完,就随手分享到了朋友圈,没附加评论。

         等到姜一下楼,这篇文章已经被群里的兄弟都分享了。配文差不多都类似是“力挺大嫂”。

         姜一忙完工作下楼,她的文章上班前发出去,今天一天下来办公室里的同事看她的眼光,不知是否是她多心,总觉得有着点怜悯。她当然不需要别人的怜悯,但这总好过被无端揣测。

         nic还私下特意在茶水间慰问姜一,她难得的好脾气以对。nic嘴碎,之前姜一故意让他听到自己打电话,就是想表明那都是对她的诬陷,果然nic把她电话内容和比人分享了,但是加了他自己的看法,正面的。他说自己相信姜一的人品,一看就是贱/人陷害。

         姜一这招既是想通过nic去传话,另一方面也是想试探一下他。办公室再大也就上前坪,谣言转一圈总会传回她耳朵里。nic对她的支持,对姜一来说意味着很多。好比,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出大门前,姜一就透过玻璃捕捉到了赵正的车,出去径直过去打开车门,见他正在看手机。

         “什么看得这么专心?电子书?”姜一坐进车里,问。

         赵正把屏幕对着她,示意她自己看。

         她扫了一眼,是他的朋友圈,好几条转发她的文章,显然是他那帮子兄弟,各种声援她的话。姜一心头又是一暖:“他们真好。”

         “他们都喜欢和你打交道。你是个爽气的人,值得别人对你好。”他按掉手机,摆到一边。

         “再和你处下去,真是要被你夸得找不着北。”

         “挺好的,找不到方向,只能跟着我走。不然还怕你东张西望。”

         “啧啧,算盘打得可真好。”姜一捏他的脸,嫌弃道,“你真实一点肥肉的没有,连脸都这么不好捏。”

         “你摸我腹肌的时候可不是这一套说辞。”赵正依旧不动声色,“翻脸这么快,不好,我的爱人。”

         他最后这四个字让姜一莫名有点脸红,她轻咳一声看向窗外。

         毕竟很少和人正儿八经地表白,写下来的时候不觉得什么,当面说出来,好像有点别扭。好吧,她也纯情了一把。

         姜一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色,片刻后,问:“这好像不是去你家的路,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去约会。”

         “约会?”

         “你难道没发现,我们很久没有出去约会了吗?”

         “好像……是哦。”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人,你是不是有点不走心?”

         “不怪我,谁让你长得那么走肾。”

         “……我们掉头回去好了。”赵正说着就要变道。

         “怎么一言不合就改主意啦!”姜一连忙阻止他,“我的心肝小宝贝儿你最棒了,告诉我,我们去哪里约会?”

         赵正斜视这个翻脸比翻书快的女人,回答:“到了就知道了。”

         姜一皱眉头,好嘛,还卖关子,真是难哄。

         不过悬疑也没能保持很久,车行了二十多分钟,就拐进淮海路iapm商场的地下停车库。这栋近两年新开业的高级商场汇聚了众多奢侈品牌,姜一不太来,也就是来吃饭的时候会抱着看看的心态逛一逛。

         车稳稳停进车位,姜一跟着赵正下车。

         “所以,我们是来吃饭?还是……看电影?”

         “先吃饭,再逛街。”

         “逛街?”

         电梯到了,赵正长腿迈进去的同事,拉着姜一的手把她也带了进去。

         他按下关门键,语气毫无波澜:“对,逛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