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19绅士无非就是耐心的狼

         四人桌,六个菜,一盆饭,挤得满满当当。

         赵正显然怀恨在心,一直不开口说话,摆明要搞坏吃饭气氛。姜一偏像没事人非拿他当空气,和张野热络地聊天。

         张野也乐得看赵正吃点憋,就很认真地和姜一搭话。张野认为,赵正身边有个姑娘挺好的,还能制住他就更好,说明那是走了心的。

         以前在部队里,赵正是队长。张野做副手,从没不服气过这个人。判断力、冷静度都是一等一的,心思缜密,有担当。张野因为家庭压力无奈申请退伍,走的时候万分惋惜,他以为赵正会在部队有很好的发展,他对赵正有很高的期望。

         可是四年前,赵正还是从部队出来了。张野尝试问过原因,但赵正从没正面回答过,这大概是个心结吧。这个心结让张野觉得赵正始终游离在柴米油盐的世俗生活以外,没有真的回来。

         前天老虎说在赵正家见到姜一,像是两人住在一起。虽然群里又是一番轰炸,赵正依然三缄其口。张野有时也猜不明白赵正心里头的想法,不过今天和姜一多聊了几句,倒也好像又懂了点什么。

         “这家本帮菜做得真得挺好,不过怕你们不爱吃,也点了带辣的菜。”姜一比划,“你们尝尝。”

         “我们都不挑食。”张野摆手。

         “赵正说你们以前是当兵的战友。”姜一拿过两人的碗,一人给他们盛了碗汤。

         张野忙不迭谢着接过,赵正也低声道谢,脸色缓和了些。

         “对。得有六年吧,一起当兵。我转业比较早。”

         “这样…刚唐一还问我们聊得怎么样,她还真挺上心的。”

         “这丫头确实是个热心肠。”张野说话时候,眉梢微微上扬,被姜一看在眼里。

         “她正巧也在附近和媒体吃饭,刚结束。我让她过来吧,你们也算是救命恩人了。”

         “哪里的话,应该的。”

         约莫过了十分钟,唐一就出现在餐厅门口,目光搜寻到张野他们,开心地冲着他们挥手。

         姜一拉开身边的椅子,不忘观察张野的脸色。

         “你们好。”唐一取下斜挎包放在椅子上,然后坐下,对姜一说,“一姐,真是巧,本来和媒体约的也不是这里。媒体早上临时有个会所以改的地方。”

         姜一淡笑:“这叫缘分。”

         “聊得怎么样?”唐一对姜一话里话浑然未觉,抛出了问题。

         “姜一还是对我们的业务能力有迟疑啊。”张野笑道。

         “那也是正常的,我们也没和你合作过。”唐一挽住姜一的手臂,自豪地说,“我们一姐在工作上的决定,是不会错的!”

         “你吃饱了?”姜一岔开话题,“还要吃点吗?”

         “不用,见的是个很熟的媒体了。”唐一扫了眼桌子,赞叹道,“哇,你们三个人点这么多?那么大盆饭,一半儿都没了,你们两个胃口可真大。”

         她这句话差点没让姜一笑出声,这指哪儿打哪儿的本事唐唐可真是与生俱来。

         赵正抬起右侧眉毛:“胃口大不好吗?”

         “那倒不是。就是没怎么见过。一般男生也没吃这么多的。”唐一全然不知前后因果,如实回答。

         “一般男生。”张野抚着心口,摇头晃脑,“赵正,看来我们两个给人的感觉很一般。”

         赵正耸肩:“没办法,现在不流行我们这种款。”

         “生不逢时啊。”张野放下筷子,唇角下拉,“悲伤得我都吃不下饭。”

         “没事,我替你吃,反正我胃口大。”

         赵正面无表情地和张野唱双簧,看得唐一云里雾里。

         她凑近姜一耳语道:“我刚说什么了?”

         姜一浅笑,不答。

         “是我们两个眼力不佳。”姜一柔声,“尤其是我。男人嘛,man一点好。吃得多说明运动量大,身体好,是好事。”

         唐一在边上使劲点头:“你们两个真的是我见过最man的了!”

         张野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小唐丫头,算你识货。”

         赵正在一边不搭腔,继续淡定地吃他的饭。

         张野手肘搁在赵正肩上,冲姜一眨眼,神情暧昧:“姜一,你说话也有道理,我打包票,赵正这身体,绝对,杠杠的!”

         姜一勾起唇角:“这话口说无凭,得眼见为实。”

         赵正此刻抬眼:“吃饭的时候,少说话。”

         有唐一在,剩下三个人其实都不太需要说话了。唐唐很爱聊天,也很风趣,总喜欢分享一些有意思的见闻和评论,和她在一起,会有种减压的效果。不管人多人少的场合,都有她独特的亲和魅力。

         等三人都放下筷子,时间也不早了。姜一手机里又已经堆了好几封邮件等着她处理。她找来服务生买了单,期间张野和赵正都表示应该他们买,姜一还是执意付了钱。她意思,既然说好了是她请,那么就该说到做到。两人也没和她纠缠,毕竟不需要在一顿饭钱上多做纠结。

         临出门,张野主动提出送唐一回办公室,两个人率先往停车库方向走。

         赵正落在后头,和姜一并肩。

         “这个项目要真的给你们做,你会参与?”姜一问。

         “不会。会展这块的项目我不碰,只是需要的时候会借点人手过去。”

         “那你今天来做什么?”

         赵正停下步子,侧过身正对她,语气平缓却有力:“来见你。”

         像是一片羽毛落在心尖上,又像是一滴水落到湖面上,姜一不得不站直了身体,仰头仔细地去端详这个男人,从眉梢眼角到薄唇下巴。

         她竟然有这么一刻,对自己的赌局产生了动摇。她会被改变吗?她迟疑。

         如果他真的成功改变了她,于她,是在心志上变得更成熟,还是只会成为又一次的重蹈复撤?

         她没有答案。

         四周的人来来往往,他们这样相对而立,互相注视,他在等她开口,即使那可能要花上一个世纪。

         “赵正,对我们的赌局你有几分把握?”

         “水滴石穿,日久生情。”他在她身前,骨架瘦小的她被拢在他的阴影里,“我不打没把握的仗。前提是,你别退缩了不战而逃。”

         姜一的视线从他的脸滑落到他衬衫领口下裸.露的小麦色皮肤,她唇角微微上扬,回敬:“我姜一,从不投降。”

         “好。今天晚上有空吗?”赵正接着问,姜一疑惑地抬眉。

         男人的脸上顷刻染上点邪气,他俯在姜一耳边,嗓音沉沉:“你不是说,好身体,眼见为实?”

         姜一侧目,同样压低了嗓子:“你敢脱,我绝对敢看。咱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