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20别紧张,我不是什么好人

         送走赵正,姜一回到工作岗位,活动公司的事不能算解决。即使希望渺茫,姜一还是要努力一把,看看有没有可能碰上更有经验的搭建公司有档期也愿意接下这个项目。

         不是说对张野和赵正不信任,她绝对相信这两个男人的人品,对他们的靠谱度也毫不质疑。只是没有相关项目的备书,对工艺上能否达到品牌要求还是真的要打个问号。

         回办公室,nic就一张八卦脸凑上来,被姜一用没解决问题还有心思八卦给挡了回去。nic也知道姜一在私事分享上称得上吝啬,就知趣地不再问。

         一桩事接着一桩事,转眼就过了七点。赵正电话打来,姜一才注意到时间。

         由于amy报告拖延,导致一轮看下来发到姜一这儿晚了,她刚拿到手,起码还得半个小时。再加上杂七杂八的事情,她只能和赵正说得再需要一个小时。赵正表示没关系,她便全心投入到工作里去。

         时间估算得极准,姜一合上电脑,正好八点。下楼就见赵正半倚着车门在打电话。

         远处天幕高悬一抹淡淡的弯月,渐沉的夜色是他的背景。大楼灯光照亮他的侧脸,修长的身型,宽松休闲的衣服在他身上也显得格外精神。他目光与她相交,薄唇描画浅淡的笑意,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已替她打开车门。这场景,简洁好看得像是电影里的镜头,总带着点不真实感。

         姜一蹙眉,似乎最近的思维常容易被情绪掌控,那可真是要不得。

         坐上赵正的车,外头的嘈杂与世隔绝。姜一让自己陷在椅背里,合眼,手指揉按睛明穴。

         “累了?”赵正问。

         “我这是在闭目养神,期待看好身体。”

         赵正手扶着方向盘,笑容莫测:“不会让你失望的。”

         周五夜里市中心的交通状况并不好,大家都忙碌了一个礼拜,总会在周五晚上选择出来放松解压。路虎在这样的路况下,基本也就是只陆龟。过江隧道,车开到浦东新区。

         浦东最大的标志当属陆家嘴这地块,金茂、环球金融中心、东方明珠,现在又造了个上海中心。姜一刚来上海读大学的时候,环球金融中心才刚刚竣工,那时候从外滩向陆家嘴望去,已觉得那是一片梦幻般的土地,高楼林立,玻璃幕墙折射出的都是金灿灿的光,摩登现代得超乎想象。

         12年环球金融中心落成后,姜一还买票上了100层的观光厅。登高远眺,总给人一种错误的掌控感,以为自己看破芸芸众生,以为自己能扼住命运的喉咙,而其实不过是做了电梯,站在一栋别人建造的楼上罢了。

         她现在有时路过外滩,或在那里办活动,望向对岸的时候,不再惊叹,反感觉那更像一座孤岛,鳞次栉比的楼沉沉地压着它,让人看得难受。

         在她身处的行业,因为客户的高端定位,会接触到许多奢华绚烂的东西。活动选择的餐厅人均不会下三百,有时甚至上千,时常出入外滩3号、艺术画廊等等的高端场所。出差住酒店,也一般会根据客户的协议酒店入住五星。各种论坛、酒会、秀场、开幕聚会……各式各样的光鲜场合,千妖百媚的出席人群,刚开始内心的自卑和新鲜感让人慌张又激动,时间久了,也学会了摆出各种的姿态去迎合那高端的氛围,甚至以为自己融入了那飘摇又实际的高端之中。

         自以为融入是会付出代价的,它让人拿着卖白菜的钱却养成了资本家的消费习惯。然而那些五星酒店、米其林餐厅、摆放在橱窗里的爱马仕铂金包,又怎么能是一个普通工薪阶层所能轻易承担的?

         姜一是个好的奢侈品公关,但这不意味着她和奢侈品的距离被真正拉近了。那只是假象,她现在越来越清楚这一点。

         从自己的思绪中抽身,车已经开离闹市区,驶入住宅区,更准确的说,是别墅区。赵正轻车熟路,车行至小区门口,他降下窗玻璃,对亭子里的保安说:“我是赵正。去7号楼,要呆几个小时。”

         保安闻言,拿着对讲机对话了几句,片刻后,说道:“停地下车库吧,有位子。”

         “好的,谢谢。”

         停好车,赵正领着姜一往7号楼走。小区绿化覆盖率很高,都是独栋别墅,步道宽敞,豪华型社区无疑。听赵正和保安的对话,他肯定不是房主。幸好。

         不过,赵正带她去别人家看好身体……这事儿想起来怎么就别扭,藏着什么玄机呢?

         正想着就到了大门口,赵正按铃,一会儿,门就开了,露出吴浩然的脑袋。

         “正哥,快进来快进来!你怎么来这么晚!早就喝上了!”大门敞开,吴浩然光着膀子叉着腰,上手就拉过赵正要进去,赵正往前挪了一步,在他后侧的姜一这才进入吴浩然的视线。

         “啊啊啊啊……”吴浩然一顿怪叫,引来众人从屋内传出的不满。

         “叫什么!还不快进来!还玩不玩了!”

         “是啊!别输了不敢来呀!”

         一片吵吵嚷嚷,姜一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吴浩然,重点观察了他没穿上衣的这一段。要不怎么说韩国男星各个都是能脱的身材,看来和当兵这件事还真是有联系。她之前还真没想到,吴浩然脱了也这么有看头,这腹肌,还是很不错的。

         吴浩然注意到姜一的目光,撒腿转身就跑了进去。赵正含笑望向姜一:“满意吗?”

         姜一嗤笑:“你知道我真正想看的是什么。”

         赵正进屋,两边码得整整齐齐的男鞋和男士拖鞋,赵正给姜一拿了双稍微小点的拖鞋摆到她眼前,这才自己换鞋。“进去吧。”他说。

         宽敞的客厅里,围坐着七八个男人,三个光着上身,六条人鱼线,衣服扔在一边,桌子中间是食物、酒以及扑克牌。吴浩然还在那里唧唧歪歪,张野正要叫他好好说话呢,就见姜一和赵正一块儿走了进来。姜一和中午见的时候竟然还穿了套不一样的衣服,朱红的裙,走起路时微微摆动。

         众人集体看呆,吴浩然指着姜一,道:“你们现在明白我什么意思了吧!!”

         老虎和阿梁面面相觑,随即心领神会。从没见过姜一的熊猫带着不确定的语气问:“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吧?”

         吴浩然使劲点头:“是她是她就是她!来我饭馆的,去救人的,还有老虎在正哥家里见到的!”

         “啊~~~”原先只闻其事不见其人的不明真相群众集体发声。

         吴浩然一拍手掌:“你看!我是不是没有大惊小怪,反应很正常嘛!”

         众人纷纷起身:“姜小姐,幸会幸会,我是铁狼。”

         “老早就听说你啦!欢迎欢迎。我钱嘉立,他们都叫我栗子。”

         “叫我熊猫就成。以后就靠您罩着我们了。”

         姜一淡笑:“我是姜一,很高兴见到各位,打扰了。”她的视线从吴浩然飘过看向老虎,随即再落到熊猫的身上,嗯,还是不错看的。

         “完全不打扰!”熊猫和栗子异口同声,接着向赵正抛去暧昧的眼神。

         赵正撇开视线不接,语气平淡地对张野说:“看你们已经玩得挺嗨的了。”

         “没想到你会带姜一过来。”张野耸肩,“那我们这尺度是大点好还是小点好呢?是不是兄弟们还是得把衣服穿上,毕竟第一次见,印象多不好。”

         “对对对,嫂子,是我们不对,穿衣服穿衣服。”栗子从地上捡起上衣往头上套。

         赵正淡淡地看向栗子:“衣服可以不穿,人不能乱叫。”

         栗子哑口,衣服一只手套进袖子管,不尴不尬地顿在那里。

         “不会喊人!喝!”阿梁拿起啤酒塞进栗子手里,“叫一姐!”

         “别别。”姜一赶忙摆手,“直接叫我名字就成。”

         “那哪儿行!”吴浩然说,“一姐,你要喝点什么?野哥这儿都有。”

         “对,给我们一姐和正哥腾个座儿。”老虎起身道。

         姜一有点无奈地看向赵正,后者则笑而不语。姜一看着桌上未开的两瓶啤酒,将一瓶反转,瓶盖卡在一起,用巧劲把正立着的酒瓶起开。随即道:“为了这声一姐,我也得敬敬各位。我喝完,大家随意。”

         姜一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光下仰头开始灌酒。众人内心无不甩出我靠二字。不愧是能入正哥法眼的姑娘,这也太爽利了。

         赵正这时从姜一手上拿过未开的另一瓶酒,掀了瓶盖,说:“看什么?敬你们呢,一人一瓶,谁都别跑。”

         “是是是,一姐那么爽快,兄弟们,干了!”吴浩然豪情壮志一下子给点燃了,发言澎湃。

         张野看向赵正的目光讳莫如深,这姜一可不是什么善茬。上来就这么虎,又有赵正在边上护着,摆明了之后再没人敢去劝酒。

         一人一瓶下去,丁点儿的疏离感都不复存在。吴浩然解释说刚才他们在玩俄罗斯转盘,掷到3倒酒,6喝一半,9喝光,1脱衣服,8指定一个人喝酒。

         “一姐来了,要不咱们换一个游戏吧。”吴浩然提议,毕竟不能让女士脱衣服。

         “没事。”姜一下巴支在手背上,媚眼如丝瞟向赵正:“我要掷到1,赵正脱衣服就行了。”

         “哦~~~~~”众人起哄。

         二十分钟后,在座的基本上脱的七七八八了,什么皮带袜子手表,连张野的上衣也脱了,酒更是走得快,空瓶在边上能摞一大箱。

         可是,赵正这件上衣怎么就是脱不掉呢?!姜一掷半天就甩出过两个一,赵正连手表都还没脱了。刚才轮到赵正,他掷了个2,又是安然无恙。姜一捂着骰蛊,天灵灵地灵灵地摇晃,赵正微微弯腰,贴着她的发鬓:“你就放弃吧。”姜一拿手肘顶他,被他挡住。

         她放下骰蛊,摒气掀开,脸顿时拉得老长。

         “哎哟,一姐,你运气可真不好。得全喝了。”坐在她右手边的熊猫喟叹。

         “我喝。”赵正伸手要去拿杯子,被姜一抢先一步夺过。

         “不用。”姜一气闷,灌了下去。

         赵正无奈地摊手。上次mark说过姜一的酒量,故而现在对她喝啤酒并没太大的意见。

         姜一喝了个底朝天,放下杯子:“光这样一点意思都没有,换个游戏。”

         “对对对。”今天和1特别有缘的熊猫已经脱得只剩老爷爷大裤衩了,听到这话如释重负,“再脱下去我就成了耍流氓了。”

         “要不吼两嗓子吧?”吴浩然提议,“野哥在地下室新装了k歌系统,去体验一把呗。”

         “耗子你就一麦霸。求你今天别再唱什么滑板鞋这么魔性的歌行吗?”

         “我下去给你们打开。”张野套了上衣起身,“台球桌也安好了。你们都穿戴齐整了下来吧。”

         众人各自收拾,拿了东西纷纷下楼。姜一叹息,赵正见她这样,笑着说:“不是没给你机会。”

         姜一斜眼,微笑:“我有说什么吗?”

         赵正不再答,牵住她的手:“下去吧。”

         姜一垂眉,在心里切了一声。姐连当红小鲜肉都见过,不稀罕你这块老腊肉。

         张野的地下室彻底装潢成了个游戏厅,荧光灯、ktv设备、台球桌一应俱全。吴浩然此时已经唱上了,开嗓歌就是“最炫名族风”,音准倒是不错,选歌铁定是故意的。

         姜一唱歌平平,也没学过声乐,充其量是不难听,一般就听别人唱。赵正不知道是不是看出她兴致缺缺,提议:“打台球么?”

         姜一手搁在他肩上,微微踮脚,唇贴着他耳垂:“你要输了,我有福利么?”

         她话不点明,他也知道意思:“悉听尊便。”

         “你就这么自信?那就试试。”

         老虎扭头观察台球桌边两人在切切私语,便凑到阿梁耳边低声:“现在他们两个什么情况?总觉得不像是在甜蜜期。”

         “还看不出来啊,这俩人较着劲儿,我们那都是炮灰和摆设。”

         “我看这姜一不简单,正哥会不会吃亏啊?”

         “正哥能吃亏?”阿梁笑出声,“他不吃人就挺好的了。”

         姜一握着台球杆,赵正此刻正在摆球,神色自若,不急不缓。

         果然游戏,要棋逢对手才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