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21牡丹花下死

         压下腰,抬头注视球杆与目标,左手架杆右手握杆,姜一姿势标准,拉开的手臂肌肉在击球的一刻运动流畅。

         赵正此时才真正注意到她手臂的线条,原以为只是纤瘦,可受到猛烈撞击四散的台球无言道出开球者的力量。她必是个对自我管理极其严苛的人。

         姜一的球技不差,只是没那么多时间精力花在这样的娱乐上,一般的酒具饭局也扯不上台球,所以技艺生疏,纯靠着力度和角度的计算,真碰上刁钻的球,那就看运气了。

         姜一开球,有一只彩球落袋,她再接着两杆落袋两球,第四杆实在找不出角度,只能把白球敲到个尴尬的位置留给赵正。她直起身,隔着球桌,男人的目光与她相聚。他脸色如常,眼里则含着笑意。

         第一杆,跳球落袋,姜一就明白男人这句“悉听尊便”出口是有绝对的底气的。两杆、三杆、四杆,每次出手,一击即中,姜一隐约觉得,他在打第一杆的时候,已经计算好了之后一杆的线路,因而看着格外流畅。

         只是毕竟不是职业选手,球与球的滚动轨迹不能完全预料。赵正和姜一交换了数次,赵正执杆,单色球全部落袋,只剩黑八,桌上还剩下姜一的两颗彩球。白球所在位置极佳,是赵正稳赢的局势。

         姜一内心有点失落,但不是意外的结果。赵正没急着推杆,他绕过台球桌,到姜一身侧:“你要开口,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姜一侧目,没在他脸上找出得意洋洋的神情。她抬手,手指点在他胸口,隔着他的卫衣画了个圈:“这就……看你的诚意了。”她挑起下巴,眨眼。

         赵正架杆,击□□八,黑八一路滚向洞口,却在洞口前缓缓停下。姜一笑,这个闷.骚的男人。

         “别让我失望。”他把球杆摆好,对姜一说。

         姜一自信满满,白球停的位置对她这样有利,黑八又已经在洞口了,她要是再不清台,也是不配看赵正双手奉上的福利。

         姜一果没让赵正失望,三杆清台。

         她将球杆归位,遂走到赵正边上:“虽然胜之不武,但赢了就是赢了。是不是该发福利了?”

         赵正薄唇轻轻挑起,他两手搭住她的腰,将她捧起放在台球桌沿,接着两只手撑着她的两边,将她圈在了里头。

         姜一坐在台球桌上,登时比他要高出一个脑袋,这个视角倒是挺不错的,她饶有趣味地看着他,候着。

         离两人不远处,吴浩然正和老虎飙着《死了都要爱》的高音,正飙到“宇宙毁灭心还在”,“心”字还没出来,吴浩然竟然看到台球桌那边,赵正把上衣给脱了,虽然被坐在台球桌上的姜一挡住了大半,但吴浩然站的角度稍偏,看了个正着。他那个“心还在”瞬间跑调十万八千里。老虎则浑然未觉,闭着眼睛投入地演唱。

         吴浩然内心万马奔腾:这两个人要做什么?!要做什么?!楼上有房间,上楼去啊!这还让人怎么唱啊!我这么纯洁的男孩子……

         面对着赵正的姜一此刻发出一声长长的赞叹,周遭的一切都充耳不闻,满眼都是这个男人。

         这样的轮廓,不仅是练得好,更是天赐的骨架和比例。分明的肌肉线条,不过分精壮,但无疑结实且充满了力量,肩的宽阔,手臂的起伏,以肌肉区分的胸与腹,倒三角向下延伸。像山岭组成的身体,不蛮暴,却是能挺住狂风暴雨的。这是一副值得等待的身体。

         姜一敛眉,她此刻有点不满意自己的居高临下,从桌沿顺势滑下来,姜一几乎是正面贴着赵正站稳。男人没料到她会突然下来,向后退了半步的同时,双手扶住了她的腰。姜一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嗯,现在这个角度,能更好地更近距离地观赏这漂亮的腹肌和人鱼线。

         注意到他的腹部有一道疤,姜一不自主地抬起手,但在碰到他皮肤的前一秒,被赵正抓住,他握着她的手拉开,低眉:“得寸进尺可不好。”

         他的气息将她团团裹住,自上而下的气压,姜一热血上头,又偏偏没法真的近他的身。她明明盯着他的眼睛,可看见的却依旧是他的身体。

         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姜一现在深切感受到这句话的奥妙。

         “这是我对你无声的赞美。”她笑得千娇百媚,他仍泰然自若。

         吴浩然一首歌唱罢,扔下话筒跑到张野边上:“哥,你快回头看看后边。你倒是管管这两个人!”

         张野闻言扭头,见赵正赤着上身,两手支在姜一两侧,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他轻笑:“你没见过赵正光膀子么?大惊小怪。”

         “不是!这么多人呢!正哥也不知道避一避。”

         “避什么?赵正做事分寸你还不知道?有时候真说你不开窍,就是在这儿,兄弟们都在,能发生什么事?你就少管他的闲事,唱你的‘小苹果’去。”

         被张野挡了回去,吴浩然自认吃瘪,到一边默默点歌去了。

         赵正把衣服穿上,和姜一加入到唱歌的团队里。他在张野身边坐下,而众人见姜一过来便起哄要她唱一首。姜一自知来了总逃不了得献丑,推脱了一次后,还是去点了歌。

         “看来这姑娘挺拿得住你啊。”张野递给赵正一瓶啤酒。

         赵正接过:“挺有意思。”

         “啧,看来已经享受上了。”

         “想说什么?”赵正喝了口酒,问。

         “没什么,你新手上路,我多关心关系。”

         “谢谢关心。好不好,我都想得很明白。”赵正碰了碰张野的酒瓶。

         张野笑着点头,不再多说。

         “不过,你和唐一什么情况?”

         张野挑眉,有些不解:“我们看上去有情况?”

         “有那么点意思。”

         “我的事你不了解么?我和小唐那就是天涯沦落人。”

         赵正摇头,不再言语。

         吴浩然本坐着点歌,见姜一过来,顿时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一姐,你来,你来。”他说完,就跑开了。姜一被他这一出闹得有些莫名,但也没管,坐下研究点歌系统。时间不早,姜一第二天还有约,点了歌便提了上去。

         熊猫唱完,屏幕上跳出莫文蔚的《人质》这首歌,熊猫举着话筒问:“这谁的歌?”

         姜一起身:“不好意思,插播了。”

         “没事没事,欢迎一姐!”

         熊猫带头鼓掌,七八个大男人也都在下头齐齐跟着拍手。姜一不是个怯场的人,倒也给他们整得不好意思:“我真唱得不好,大家凑活着听吧。”

         她立在大屏幕的右侧,重心落在右脚上,左脚脚尖抬起,右手拿着话筒,视线落在字幕上,身体轻微地摆动。她的嗓音温柔,不尖锐,有些平淡,踩着节拍歌唱,绝算不上一个好的歌手,却听着很舒服,像在说一个故事。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如果爱是说什么都不能放/我不挣扎反正我也没差/人质在这一刻得到释放/相爱的纯粹落得如此下场/你满意吗我们都别说谎……”

         曲子停下,四周有那么两三秒的寂静,然后大家再次鼓起掌来。

         “一姐唱得好!”“一姐再来一首!”

         姜一摆摆手,她自知歌技不高,纯是听众给面子。她把话筒递给他们,便走到赵正边上。赵正坐在沙发最靠外的地方,他仰头看她,摆在膝盖上的手抬起,牵住她的右手。

         “挺好听的。”他说,“没坐下的打算?”

         “我明天一早还有个会,得回去。”

         姜一主动提出要走,那肯定是真的有许多事。赵正偏过头对张野说:“我先送她回去。”

         张野看了他们一眼,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说:“行。”

         两个人谁都没去解释,赵正起身,牵着姜一的手就往楼上走。不和剩下的人打招呼确实不好,但这招呼要是打了,估计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的。

         更深露重,小区的路空无一人。赵正始终牵着她的手,两人并肩走着,姜一看地上一盏盏路灯照出的他们的身影,忽长忽短。她脑海里忽然又响起那首《人质》的歌词:我和你啊存在一种危险关系,彼此挟持这另一部份的自己,本以为这完整了爱的定义……

         两个人的关系,靠近或者分离,都是不讲道理的缘分作祟。如果最终要在一起,姜一不会抗拒;如果最终要各奔东西,她也不会强求。

         “人生苦难重重”,姜一从前想要逃避这个真理,现如今已学会接受痛苦,理解痛苦,面对痛苦。

         进地下车库,取车,往市区方向开。

         姜一拉下车窗,晚风清凉,她看向窗外飞速倒退的模糊的景色。

         赵正打开广播,深夜电台主播柔和的声线将一个个情感故事缓缓道来。人在夜里总变得多愁善感,因为一切喧嚣安静下来,一切热闹四处归家,一群人变回了一个人,于是孤单被放大,痛苦被放大,不安也被放大……

         “你平时晚上在家都做些什么?”姜一忽然开口。

         “看书和运动比较多吧。”

         “你好像很爱看书。”姜一想起之前看他在露台上都是捧着书。

         “以前当兵的时候没什么时间念书,现在当是补吧。”

         “这样。”姜一再度看向窗外。

         电台里开始放张敬轩的老歌《断点》,接着又是《独家记忆》,一首赛一首的悲情,姜一说:“能换个电台吗?这样听下去,心情都要变差了。”

         赵正索性抬手关了电台。

         “对了,你今天可没唱歌。”

         “我不会唱。”赵正回答得斩钉截铁。

         “要是真的可就太可惜了。一定有姑娘告诉过你,你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你就是那个姑娘。”他心无旁骛目视前方地回了一句。

         姜一轻笑:“那看在我这么夸你的份上,你怎么也得哼两句给我听听吧。”

         “我真不听歌。记得歌词的要不是军歌,就是国歌。”

         “军歌?”姜一一副颇有兴致的样子盯着赵正。

         赵正瞟了她一眼,没接话。

         姜一等小半会儿没声,耸肩靠向椅背,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在一片寂静声中,左手方向传来两句:“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姜一猛地抬头看向赵正,后者像没事人一样淡定地开车。

         姜一放下手机,拍掌三次,竖起大拇指:“实在好歌!”

         这个男人还真是……难以形容。